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第九十六章 及時捨棄 在劫難逃利令昏

第九十六章 及時捨棄 在劫難逃利令昏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3-19 10:03 | 本章字數:3329

無論是剛才裝腔作勢的許自德、許自強、許自明,還是囂張無比的許家仁、許家豪都面如土色,似乎在等待最後的宣判。

果然,羅大師第一個點的就是許家豪:「此子蛇目無義,桃花嘴鼻,最為貪/淫好色,雙耳招風,最為招惹是非,可以斷定,此子在將來必定因為女人和大人物結怨,從而為你們許家樹立仇敵,導致覆滅。」

此話一出,許家豪頓時臉色蒼白,幾乎要癱軟在地。

羅大師接二連三的不停,指著許家宏:「此子則是心胸狹窄,不學無術,口是心非,面相鷹鳩,正在積蓄實力,一旦得勢,怕是身邊人都要遭殃,除此之外,此子有諂狽之相,將來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引狼入室。確要小心。」

許家宏臉色劇變,的確他最近有一系列的手段,想不到被羅大師直接看了出來。

「還有此子。」羅大師再指著許家仁:「此子倒有些心機,面相為詐猿鬼狐,好讀書,卻都是詭詐之事,陰謀算計,這種人在歷史上往往是奸臣,為了自己利益,不惜禍國殃民,卻也小有才華,如蔡京、秦檜之流,可他之才華,卻連此二人萬一都不到。只能夠敗壞家族。」

「我」許家仁正要說話,突然許喬木大吼一聲:「住口!羅大師,你繼續說下去。」

羅大師倒也不管,看向了許明德。

許自德心中不好,就看見羅大師那可怕的嘴巴裡面說出來了一連串的話:「此子脾氣暴躁,鼠目寸光,為鼠竊之相,鼠為自己一己私利,拉一粒屎則可以敗壞一鍋湯。為敗家之相。」

隨後,他一口氣更不停留,指著許自強、許自明:「這兩人一個獐頭無良,一個則是烏鴉啄屍之面,我可以斷定,將來許喬木你奄奄一息之時,他們兩人就會大動干戈,讓你死不瞑目。好了,我就言盡於此,其它的人還算可以,雖無振興家族之能,卻也沒有敗家討債之相。我已經為你許家指出來了人才和討債鬼,任務完成。」

「爺爺!千萬不要聽這個江湖術士之話。」這時候,許家仁猛的哭喊著:「漢武若不信這些術士之話,就不會有巫蠱之禍,秦皇如不信方士,也沒有二世之亡。這個假大師肯定是我們許家敵對勢力找來的。我們都為家族做了很多事情,現在掌握家族的生意很多部門,如果爺爺把我們全部開了,家族的生意很快就要陷入周轉困難之地步。」

許喬木眼神有些遲疑。

的確,羅大師說的這個六個人,都是許家骨幹,現在都身兼要職,如果全部開了,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什麼替代的人。而且這些人如果不服氣作亂起來,一時之間,也難以收場,如果自己身體好,再年輕十年,絕對可以鎮壓局面,但現在就有些力不從心。

「成敗得失都在一念之間,天機之下,五蘊皆迷啊,不是誰都有革鼎的勇氣。」羅大師站立起來:「許喬木,我就言盡於此。小朋友,一起走?」

他在對蘇劫說。

「行。」蘇劫在許家其實也沒有意思,巴不得離開這裡,他眼睛看向了許影。

「爸,我回去還有些事情,等過一陣再回來看你。」許影極其聰明,立刻就看出來了一些端倪,本來她要和蘇劫在這裡過年,可現在看來,只怕多待一天都很危險。

說話之間,她甚至不等許喬木的允許,就和蘇劫匆匆忙忙離開了許家祖宅。

當然,一起離開的還有羅大師。

看見她和蘇劫離開,許多人都鬆了口氣。

「父親,可惡,那姓羅的離間我們父子感情。枉費我們給了他那麼多的錢。」許自強上來安慰許喬木,同時想探探口風。

「你們都下去。」許喬木冷冷看了他一眼:「家志留下。」

這些人都面面相覷。

「嗯?你們都不聽話了?想造反?」許喬木語氣變得冰冷起來。

許自明知道這是老爺子動了真怒,不敢觸霉頭,連忙離開了這裡。

村頭,羅大師、許影、蘇劫都坐上了一輛車子,那是羅大師私人的車,車內極其寬敞,除開司機之外,周圍還跟著幾輛車,都是清一色的保鏢助理。

羅大師排場比起麻大師要強很多。

「你一介女流,卻也毫不含糊,如果被親情羈絆,留在許家,或許還會連累你兒子。」在車上,羅大師看著許影,微微點頭。

「我爸已經徹底老了,沒有了當年雄風,剛才的遲疑猶豫,我就看得出來。」許影道:「本來我認為我爸讓我回去在公司任職,在他的幫助之下,清理毒瘤,但現在看來,已經沒戲了。我爸自己都不敢動手,我若是進入公司,根本無濟於事。現在我是徹底死心了,許家和我再無關係。」

在瞬息之間,蘇劫就看到了自己老媽的確是有女強人的潛質。

許影非常有眼力勁,在這一場小風波中就看出來了許喬木失去殺伐決斷的性格,變得畏首畏尾,許家已經失去了頂樑柱,剩下一些城狐社鼠在日夜敗壞根基,沒有許喬木的支持,她覺得無法力挽狂瀾。

「我是替徐喬木指出來了禍害。」羅大師道:「不過這也加速了許家關係的惡化,如果許喬木有壯士斷腕的決心,立刻清理門戶,那許家氣數還在,如果猶豫不決,這幾個人狗急跳牆拚死一搏,怕會飛速瓦解,甚至許喬木會早死。」

許影皺眉,她聽得是驚心動魄。

不過她也知道,今天羅大師當中指出來許自德,許自強,許自明,還有他們的兒子許家豪,許家仁,許家宏是討債鬼,可謂是徹底在許家之中撕破了某種底線,再也沒有迴旋餘地。

「那羅大師,你看那許家志被我爸青睞,可以分憂解難不?」許影問。

「他雖然是個人才,有深沉厚重品質,可畢竟積蓄尚淺,不可能支撐大局。當然,也說不定有奇蹟。」羅大師道:「走吧,你兒子蘇劫絕對是人中之龍,沒有必要在許家這個泥潭中打滾,廣闊天地,任他翱翔。」

蘇劫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他覺得自己真的不怎麼出色,雖然讀書次次考第一,功夫也還不錯。可家裡很多事情都沒有解決,老姐也只能讓她深陷虎狼之窩。

「蘇劫,那你就跟著羅大師和麻大師學習,我這就回去。」許影知道羅麻兩位大師都是奇人,既然看上了蘇劫,要教他東西,這是天大的好事。

車子幾個小時後到了G市。許影坐飛機前往S市。

而羅大師卻帶著蘇劫直接飛去了B市。

B市是北方,真正全國中心,和S市一南一北,在世界上都有巨大影響力的城市。

基本上國內的一流大學都在B市。

羅大師帶著蘇劫下了飛機之後,就有人來接,到達了一片古老的四合院外才停留下來。

蘇劫進入了四合院中,發現裝修很簡單,但他的心陡然安靜了下來,四周一點聲音都沒有,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覺得十分柔和,他不懂風水都覺得這院落之中,大有學問,似乎天文地理人和都處於了一種極其協調的狀態之中。

這就是建築的藝術。

「易經之中講究的是觀察天地萬物,藉助山川大地來陶冶人之性情,最後到達天人合一之境界。」羅大師道:「觀山之雄偉,得人之品德如山一樣高尚,觀大地廣袤,學其厚重沉重承載一切的胸懷。最後人的心靈融入天地,不分彼此,此心靈境界,又超過了活死人之地步。」

「可是麻大師說超過了活死人的心理素質狀態,貌似就是金剛經之中所說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蘇劫站在院子中:「這是看破了成住壞空,獲得本性不滅的精神狀態,不過儒家講究的是天人合一,我也不知道究竟哪種精神狀態更高一籌。」

「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羅大師道:「天人合一,是我們華夏文明的根,我們華夏文明講究的是人和天地無比和諧,本就是一體,而佛家禪宗講究的是一切為空,連天地都沒有。這是一個永恆的哲學思考,究竟如何,就要你去探索。其實我和麻豐年都在探討這個哲學課題。」

蘇劫也陷入了思考。

哲學這方面的東西,實際上非常深奧,比起任何科學都要複雜,是個指導人思考的鑰匙。

「蘇劫,你現在還年輕,不足十八歲就有了這樣的成就,這是我看中你的原因之一,可仍舊不是最重要的。」羅大師道:「最重要的是你這個人的品質已經做到了知行合一,而且胸懷正氣,雖然現在還稚嫩,可只要走下去,不走偏,就會大成。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三觀正確。其實像你這樣的少年,我也不是沒有看到過,但性格有的是孤傲不遜,有的是偏激成狂,有的是一心求道,冷酷無情。還是你的這種性格符合我口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