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第116章 古為今中 歷史處處可借鑒

第116章 古為今中 歷史處處可借鑒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3-29 15:22 | 本章字數:3364

蘇劫聽著張晉川的話,心中又湧起來一種做夢的感覺。

他們現在還是高三的學生,要緊鑼密鼓的籌備高考,他的同學都在緊張學習,做題,考試。而自己卻在異國他鄉的戰亂之地,面對幾次槍林彈雨,險象環生,現在甚至是給武裝分子頭目出謀劃策,揪出內奸,平定叛亂。

這讓他有種身處歷史中的感覺。

他每每讀歷史,就感嘆,霍去病當年十七歲,就率領八百輕騎,遠征數百里,斬殺敵人數千,俘虜敵軍大批首腦。

那時候,少年英雄,勇冠三軍,就是他現在這個年紀。

而大詞人辛棄疾在二十一的時候,就率領五十人襲擊敵人萬軍大營,活捉叛徒,揚長而去。這些都是活生生的歷史,不是小說。

思緒電閃而過,蘇劫回過了正常,他看著張晉川道:「接下來,我們就只有等待了,希望芙雅能夠成功,否則我們也很麻煩。」

「凡事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盡人事,看天命,歷朝歷代大事決斷也都是如此。」張曼曼倒不在乎成功和失敗:「這個計策很不錯,看來我來找你們兩人是正確的選擇。張晉川,你果然是克制風家,不過這次的事情其實功勞在蘇劫身上,不是他放了那蓋爾,我們這個計策根本無從下手。怎麼樣?你要的六成是不是應該給蘇劫分一些。」

「一碼歸一碼。」張晉川連忙道:「我們來的時候可是簽了合同,契約精神還是應該有,另外只要蘇劫答應進入我公司一起做事,條件還有得談。」

蘇劫看見張晉川寸步不讓,知道此人其實並不是性情中人,而是有個自己的核心利益,可以合作,但不能夠託付交心做兄弟。

他也有自己的一套「相人之術」。

正說話之外,外面傳來腳步聲。

三人閉口不言。

這個時候,蓋爾進來了:「我父親已經處理完畢了事情,現在接見你們。跟我走吧。」

蘇劫站起來,三人跟著蓋爾走過了長長的軍營,來到莊園面前,頓時有士兵上來搜身,把武器匕首都沒收了,這才准進入其中。

莊園裡面很簡譜,就栽種了一些樹木,甚至沒有人去修剪,但地面上卻打掃得乾乾淨淨,整潔到一塵不染,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在莊園裡面也有許多士兵作為守衛,死死盯著三人,嚴密防備。

走入其中之後,就是個辦公政務大廳,大方桌,前面坐著個人,皮膚黝黑,身穿軍裝,一隻耳朵沒有了,頭上還有許多彈痕的中年男子。這男子目光極其銳利,看著蘇劫等人,就好像猛獸看獵物。

不過在這中年男子的脖子上掛著大金項鏈,手指上也帶著大金戒指鑲嵌寶石,每隻手都有好幾枚,在手腕上還戴著金錶,樣子好像活脫脫的土財主暴發戶。

在國內,哪怕是最土的煤老闆都不會這麼戴了。

蘇劫並沒有笑,他其實明白,這人之所以戴這麼的首飾,實際上是為了隨時出問題逃走做準備。

因為在這裡,哪怕是手握大權也隨時有可能被推翻,在動蕩的時候,人有的時候根本來不及帶走財富,不如隨身攜帶首飾,遇到了困難的時候,還可以進行典當交換,來維持生存,同時東山再起。

「父親,他們來了。」蓋爾對這中年人道。

很顯然,眼前的這個中年人,就是當地頭目,阿瓦西將軍。

「昨天我兒子對你們的襲擊,我在這裡道歉。」阿瓦西道:「還有,你叫做張曼曼,是張教官的女兒吧,我在青年時代,曾經在蜜獾訓練營培訓過一段時間,也算是張教官的學生,如果不是那一段日子,我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將軍,我們今天是來」張曼曼開口把話引入正題。

這個時候,阿瓦西將軍擺擺手:「那批貨物按照我們的法律,的確是應該被扣押,我的所做都是通過正規手續。」

聽見這個話,蘇劫知道,這阿瓦西並不好對付,很難讓他放棄這塊到口的肥肉。

此時此刻。

在離軍營不遠的一處醫療所中,「灰狼」躺在病床上,睜開眼睛,動彈不得,他的下半身已經完全癱瘓,連大小便都不能夠自理,這都是被蘇劫那一下「鋤钁頭」變化的「折樹枝」斷掉了脊椎。

「灰狼」的雙目之中出現了仇恨至極的眼神。

在他的旁邊,有個年輕人,大約是二十七八歲,也是身穿迷彩服,渾身上下都很陰冷,看起來並不是很壯實,可仔細一看,土黃色的迷彩服之中全部都是精鋼一般的肌肉,給人一種哪怕是刀都看不動的堅固感。

他的手長而粗,手指上的皮膚魚鱗似也,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的摸爬滾打。

這就是「餓狼」。

「灰狼,你的脊椎斷裂,這裡的醫療條件不可能讓你恢復,得要去美國進行高科技治療,花費起碼上百萬美金才可以恢復。」「餓狼」道:「我們的計劃失敗了,誰能夠想到那小子居然和蓋爾化敵為友,現在不但計劃沒有成功,反而使得阿瓦西對我們產生懷疑。」

「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灰狼」道:「還好,巴塔是我們的人,為今之計,恐怕只有破釜沉舟,直接讓他發動我們的計劃,只要計劃成功,這三個小雜碎也不過是瓮中之鱉,全軍覆沒。我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也只能如此了。」餓狼道:「那阿瓦西把兒子從國外召回來,實際上就是想培養以後接班,巴塔這次已經失去了信任,的確是要動手,我去說動他」

突然之間,餓狼臉色大變,猛的一縮,從天花板鑽了上去,好像老鼠,一陣窸窸窣窣就不見了影子。

過了一會兒,無數腳步聲出現,芙雅破門而入,看見就「灰狼」躺在床上,不由得皺眉:「搜!還有,立刻施展計劃。」

莊園內,張曼曼沉默了,正要想辦法說服阿瓦西,同時也在等待芙雅那邊發動。

「我很尊敬張教官,但生意是生意,法律是法律不過,你們想要我放心這批貨物,也不是不可能,只要」阿瓦西將軍用純正的英語說著。

突然,在外面就傳來了槍聲。

他猛的站起來:「警衛,警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他好像敏捷的兔子,直接就閃身到達了角落裡面,同時大聲呼喊,看來是經常遇到這種事情,養成了技術性的習慣動作。

警衛也行動起來,陡然衝進來,拿槍.包圍了蘇劫三人。

再次被搶指著,蘇劫卻一點都不心慌了,這個時候,他大腦深處已經冷靜下來。

隨後,又有一個警衛首領跑步進來,用土語喊著:「將軍,外面在喊巴塔叛亂。」

「什麼?巴塔叛亂?」阿瓦西從角落裡面走出來:「芙雅,芙雅在哪裡?究竟什麼事情?巴塔居然敢背叛我,昨天的事情我已經開始懷疑了,沒有立刻調查他,他居然敢率先發動叛亂,這是在找死!」

他大聲的呼喊著。

蘇劫只聽懂了幾個詞,因為阿瓦西在憤怒之下,語速太快了。

過了一會兒,芙雅大踏步走進來,她滿臉喜色:「將軍,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後,我立刻去調查灰狼和餓狼,開始審問,發現果然是他們和巴塔勾結,要害死蓋爾。我正準備向您彙報,同時去阻止巴塔的陰謀,但巴塔在剛才居然率領了自己的衛隊衝出軍營逃走了。」

「該死,該死」阿瓦西暴跳如雷:「居然敢害我兒子,速速去抓,跟我去指揮台!」

他怒氣沖沖的走了,要調兵遣將,同時對芙雅道:「你留在這裡,招待他們三個客人。蓋爾,跟我走。」他還是不放心自己兒子留在這裡。

「事情很順利。」等阿瓦西帶著警衛走了之後,芙雅對張晉川道:「果然,我這一喊,巴塔居然沒有敢反抗,直接就逃走了。早知道這麼簡單,我還高估了他的膽量,以為他會和我對干。」

「這叫杯弓蛇影,疑神疑鬼。不過他是個聰明人,跑得快。」張晉川也鬆了口氣:「如果他硬來,根本是死路一條,就算是不承認,面前阿瓦西分辨,也凶多吉少,第一阿瓦西肯定會解除他的兵權,審查他,他想要逃跑都困難了,於是當機立斷立刻逃走。就算審查不出什麼毛病,也失去了阿瓦西的信任,還是凶多吉少。」

「這和曹操當年刺殺董卓有些類似。」蘇劫道:「曹操刺殺董卓,被看見了,連忙跪地獻刀。董卓事後心疑,有人給他出主意,立刻再召喚曹操前來,曹操如果來,就是真心獻刀,如果不敢來,那就是刺殺。果然曹操心中有疑,立刻逃走了。」

「這心理戰有些意思。」張曼曼心中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大半。

「芙雅。」張晉川道:「等下你還要在將軍面前陳述利害關係,你這樣對他說」

說著,他把芙雅拉到一邊,叮囑著什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