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第200章 張茅二家 一心之用計多端

第200章 張茅二家 一心之用計多端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5-09 13:16 | 本章字數:3360

蘇劫等茅力強離開之後,並沒有在屋子之中待著,而是直接出門。

他感覺到這裡並不是很安全,時時刻刻處於危險之中,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

這次他跟著張曼曼來到國外,就是為了幫助她獲得關鍵性職位之後,藉助她的能力和張家情報,獲得姐姐蘇沐晨的種種資料,然後想辦法去營救。就算營救不出來,也要知道她究竟在哪裡,不然兩眼一抹黑,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順便,蘇劫還可以歷練自己。

他倒是接觸了不少東西,比如暗世界的幾位賞金獵人,還有拉里奇應聘保鏢的經歷也讓他受益匪淺。

只是現在看來,張家比他想像的還要複雜,居然和茅家有牽扯。

茅家是什麼情況,蘇劫完全不知道。

「目標出門。茅力強試探失敗」

在不遠處的房間中,有一架高倍望遠鏡對準了這裡,時時刻刻注意動靜。在蘇劫出門之後,那個用望遠鏡觀看的人立刻進行彙報。

此時此刻,在市中心,一處辦公樓的茶室中,兩個青年正在下圍棋,黑白交錯,而旁邊一個青年正在觀看。

兩個下棋的青年,一個大約是二十三的樣子,另外一個大些,二十五歲。

而看他們下棋的青年,則是秦輝。

二十三歲的青年,身穿灰色緊身衣,服裝沒有任何多餘,也沒有戴任何首飾,給人一種隨時都準備和人動手的樣子,沒有任何累贅,隨時都可以輕裝上陣。

而二十五歲的青年,則是穿著比較寬鬆的棉麻衣服,有一些鬍渣,帶著翡翠戒指,好像個搞藝術的。

「緊氣,我要吃你這片大龍了。茅心,我看你如何應付這個殺招?」二十三歲的青年啪的一聲落子。

他執黑,落子驚雷,殺氣四溢,彷彿要穿透棋盤。

「我這片可以送你。」二十五歲的青年絲毫不管,劍走偏鋒,在另外的地方走了一招閑棋,居然放棄了這條大龍,但就是這一字閑棋落下,卻開闢了一片全新的戰場:「有些時候,這裡到了絕境,你就放棄,去尋找別的天地,回頭再看,風景就不同。開太,你覺得如何呢?」

「閃轉騰挪,避實就虛,這太極拳打得不錯。」二十三歲的青年正是張曼曼的親哥哥,張開太。

而這個二十五歲的青年,就是茅心。

茅家最為傑出的青年。

無論是張開太還是茅心,代表的都是兩家年輕一輩之翹楚。

「兩位,關於那蘇劫的情況我已經彙報完畢。」秦輝在一旁不動聲色的說著:「他很有可能被拉里奇看上,從而獲得貼身保鏢的位置,這對兩位的計劃可是個巨大的阻礙。」

「這枚棋子使我們兩人都失算了。」張開太突然點在了棋盤上:「我要殺你這條大龍,你居然打劫數?茅心,你覺得如何?」

他一語雙關。

「這個劫對於我來說,是個無憂劫,打贏打輸都沒有關係,而對於你來說,卻是個生死劫,一旦打輸,就滿盤皆輸,為什麼我不能夠打呢?」茅心笑著道。

「這個劫對於你來說也未必是無憂劫。」張開太道:「此劫也關係到你茅風兩家的氣數,一旦失敗,可謂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好一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茅心大笑起來:「那我們就把這個劫消掉如何?和氣生財。」

「正合我意。」張開點頭:「人生在世,還是要以消劫為主,否則陷入劫中,在劫難逃,怕也難免隕滅。」

「兩位,這個劫糾纏很深,怕是不好消吧。」秦輝問。

「其實也無所謂。」茅心一抹棋盤,把所有的棋子都拂散,一局棋就這樣中斷了:「這個劫來源於我們的爭鬥,如果我們不爭鬥,劫自不來,你說呢?」

「這個可以。」張開太也大笑起來。

「棋劫已消,可那個蘇劫怎麼消?」秦輝想聽具體的方案。

「秦輝,你和那蘇劫無冤無仇,為什麼現在這麼恨他?」茅心問。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秦輝絲毫不在意:「我這樣的回答,您能夠滿意么?」

「很滿意,很直接,我很喜歡。」茅心點頭:「不過好像是你在考核之中失敗,就算是沒有蘇劫,你考核不通過,也根本不可能當得了拉里奇的貼身保鏢。拉里奇是什麼人,身價數百億美金的超級大富豪,掌握的公司更是世界排名前十,你想獲得他的青睞,憑藉現在的實力遠遠不夠。」

「我從小受過嚴酷訓練,這些年一直沒有懈怠,還經過了許多實戰,但那蘇劫聽說才去武校學習一年,就遠遠超過了我,我絕對不甘心這樣的結果。」秦輝語氣雖然平靜,但是骨子裡面是強烈不平造成了心態的波動。

「你覺得不甘,我也覺得不甘。」茅心笑著:「這的確是個奇蹟,連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風恆益更是覺得匪夷所思。他在娘胎裡面就開始訓練,但居然在擂台比武之中,沒有能夠殺死這個蘇劫。他比你更委屈。」

秦輝不說話了。

「真是條過江猛龍。」張開太道:「不過,到底還是嫩了一些,如果能夠為我們所用,倒是一員衝鋒陷陣的猛將,不亞於曹操得了許褚典韋。」

「你想多了,這種人的境界,可不是猛將那麼簡單,能夠修鍊到達活死人之境界,那是心志堅定不可動搖,有了自己的路,不會聽從任何人安排。在古代,這種人會開宗立派,成為一代宗師,一方教祖。你覺得這樣的人可以收為麾下?」茅心搖搖頭:「我是沒有這個痴心妄想。」

「的確可怕。」張開太眯著眼睛,一粒粒把棋子整理好,放入棋罐之中:「他這次來幫我妹妹獲得蜜獾安保那個高管的位置,如果讓家族裡面的元老知道了他是此等境界,怕很多人也會產生動搖。長久以來,這個境界在我們張家之中已經形成了盲目的崇拜,我覺得也實在是可笑。」

「你也是這個境界的既得利益者。」茅心笑著:「你父親如果不是踏入了這個境界,是不可能成為大龍頭的。」

「話雖如此,可這個境界說到底也不過是一種心理素質的狀態而已,已經被神話了,是時候來打破這個神話。雖然是我妹妹,可蜜獾安保的那個位置我勢在必得,誰都不能夠和我競爭。」張開太把黑白兩枚棋子捏在手中,猛一用力摩擦,兩枚棋子居然碎裂了。

這個細節看得秦輝眼神一麻。

這種握力和手勁實在是恐怖。

「你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打破這個神話?」茅心喝了口茶:「恐怕不是那麼容易,風恆益都殺不了他,你能夠翻轉過局面?」

「風恆益殺不了的人,你我就殺不了?」張開太笑了笑:「當然,用不著殺他,把他擊敗就好了,讓他不要摻和我們張家的事情。但茅心你似乎還有另外的想法?」

「那是當然。」茅心點點頭:「我們茅家的想法你就不要管了,總而言之,我們合作只會給張家帶來好處。」

「別忘記了我們的計劃。」張開太叮囑:「這個蘇劫不過是插曲而已,我們的真正計劃可不要因為這插曲而耽擱了。」

「這個你放心。」茅心點頭,走了出去,在出門的時候,拍拍秦輝的肩膀:「兄弟,有時間也來我茅家坐坐,我看你面相最近煞氣沖頂,諸事不順,也許我可以幫你化解。」

「那就多謝了,有時間我一定去拜訪。」秦輝連忙站起來道謝。

等茅心出門之後,張開太輕笑:「茅家的人就喜歡裝神弄鬼,當然他們忽悠人的本事是有一些,很多茅山術的障眼法也能夠把不懂行的人騙得一愣一愣。你認為呢?」

「我倒是想知道,風家是怎麼崛起的。」秦輝深思:「到底是不是裝神弄鬼其實並不重要,我是現實主義者,科學也好,玄學也好,只要能為我服務,我就可以拿來為用。」

「看來你的確有雄心大志,根本沒有把小小的挫折放在心上。」張開太盯著秦輝看了好一陣:「你也算是和蘇劫交過手了,現在就我的局面,你覺得應該如何是好?如果你能夠出個主意,讓我順利獲得那個職位,我保證可以讓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好主意。」秦輝搖搖頭:「如果蘇劫能夠應聘上拉里奇的保鏢,張曼曼基本上沒有什麼阻力。畢竟雖然張家是老家族,按照慣例女子不能夠在高位,但蜜獾安保首先做的是生意,誰能夠把生意做大,誰就會上位。二來既然在你們張家之中,活死人的境界被神話了,張曼曼得到蘇劫這個活死人的輔助,更加有優勢。你如果要得到那個職位,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蘇劫消失。」

「你要借刀殺人。這個心思也還可以。」張開太眼神很怪異。

秦輝沒有在意他的眼神,理直氣壯,臉皮也厚得嚇人,似乎擺明了自己就是在借刀殺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