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468章 字有禍福 山脈龍爪親鬥法

468章 字有禍福 山脈龍爪親鬥法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9-27 17:26 | 本章字數:3310

「當然關注,武唐兩家的爭鬥看起來是武家打壓唐家,實際上是對我們下手,如果不予以反擊,以後恐怕是寸步難行,我也在思考反擊之策。」茅文急於表示忠心,至少他現在沒有反骨,也沒有反叛的心思。

「這件事情你還沒有能力插手,以後再說。」蘇劫擺擺手,看了看茅文練字,筆法飛揚,好像狹長的劍,在宣紙上面跳躍,似乎要躍出紙面,割破人的皮膚。

這是宋徽宗的「瘦金體」。

「你擅長的是瘦金體?」蘇劫眉頭一皺。

「此體之中,暗含道家劍術,極為玄妙。多多練習,能夠以筆為劍,一撇一拉一橫一豎,一勾一挑,都是無上劍道。」茅文疑惑道:「這還是茅老頭指點了我的一句,他說宋徽宗是道君皇帝,極為好道,本身說自己是道君化身下凡,宋朝最為崇道,連儒家都壓了一頭,當年宋徽宗召集天下道士,冊封國師,神霄道的林靈素甚至力壓蔡京,才有神霄一府總諸天之說,在道家之中,神霄道雷法冠絕世間,降妖伏魔,無所不能,當年宋徽宗日日夜夜跟隨許多道家高人練氣,練習劍術,雷法,等各種道術。不知不覺之間,就把這些功夫融入了書法之中,創造出來瘦金體。所以觀摩宋徽宗的瘦金體,對於我們學道中人極其重要。我這些年來練習這字體,功夫上也獲得了巨大成就。」

「道理是這樣。」蘇劫點頭:「書法暗含劍術,刀術,槍術,以小見大,用來練功,那是最好不過,但還有一個運在其中,宋徽宗是亡國皇帝,他的命極為不好,在他的字體之中,就帶著亡國亡家亡天下的霉運。你可以借鑒他的筆法,從其中參悟出來道家修行之法,但切不可滲透進入其中,以自身的運和他的運結合在一起,那以後必有大禍。你練字,我建議你練習館閣體。此體為明清兩朝科舉考試的專用字體,氣度堂堂,而且所有練習之人,都是社會主流,代表的是福祿壽之氣運,你以此為核心,練之增壽,增運,增福,久而久之,必定貴不可言。這點你恐怕是不知道,茅老頭故意把你引導,走上歪路。」

「受教了。」茅文頓時出了一聲冷汗,剎那之間,他感覺自己好像逐漸在踏入深淵,但及時懸崖勒馬。

他的茅山術也有一些心得,雖然不是從小練習,但天生聰明,偷學自學也獲得了不少。

他是茅家的私生子,在國外長大之後才認祖歸宗,學習這些東西自然不如茅家正宗弟子那麼根深蒂固。

有些玄妙的茅山之術,茅家也根本不會傳授給他。

「茅山術也不是什麼好路,其中騙人的把戲諸多,其中的精華也都逃不過心理學,神經科學,腦科等等,你也沒有必要這麼重視,其實你沒有深刻學習倒是好事,不容易形成思維定式。」蘇劫道:「接下來,我這裡會有一套專門的課程給你學習。」

「林湯開始反擊了。」

這個時候,張晉川走了進來,他自然是在密切關注這次的動靜,他也參與了其中,調集資金,不過這次的戰場主要是在國外,武家龐大的基金是在國外金融市場上賺錢。他也很難插上手,但在國內的市場上,他嚴防死守,怕武家有什麼動作。

他拿著一台筆記本,上面顯示出來了最新的消息和新聞:「你看,這十多家公司突然發生了大利空,股價在猛烈下跌,而武家掌控的基金重倉了這些公司,立刻損失嚴重。不過,這貌似不是我們的力量,是另外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攻擊。」蓋世邪君

「不錯。」蘇劫面帶微笑點頭:「如果我沒有猜錯,是該隱先生的組織出手了。」

「你算準了這個組織會出手?」張晉川問。

「這個時間節點應該如此了。我不過是個引子。」蘇劫道:「該隱先生的組織對武家可謂是恨之入骨,早就想瞄準機會進行打擊,我讓蜜獾先生和拉里奇先生放出話來,並沒有真正動手,只是稍微泄露一下消息,讓該隱先生的組織知道了,這個組織就開始行動,所謂是借刀殺人,煽風點火,兵法三十六計。當然,武家其實也預料到了這件事情,過一會兒,他們就開始防禦反擊了,但那個時候,林湯應該可以抓住機會。」

幾人密切關注國際金融市場的動靜。

果然,不一會兒,那幾十家公司的股價突然大幅度反彈,隨後各種澄清的消息傳來,穩定住了市場上很多投資人的信心。

但是,突然之間,市場上又多了一股強大的做空力量,這股力量簡直是鋪天蓋地,勢不可擋,打得多頭潰不成軍。

「這不是我們的力量。」張晉川駭然道:「這股力量之強,遠超了我們。」

「這當然不是我們,是提豐出手了,武家竊取了提豐的機密,提豐對武家的產業進行打擊,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這也不足以動搖武家的根基。」蘇劫道:「我點了一下小火,引發一個爆炸,讓武家嚇了幾下,也是很正常。接下來,武家會進行更強大的防禦和反擊。」

果然,在接下來,突然市場上多了一股做多的力量,開始瘋狂買入。

但又有一股更強的力量把這股力量按了下來。

雙方膠著,十分刺激。

「林湯的財富在增加。」張晉川看著再度傳來的消息:「隨著武家和該隱組織,提豐的爭鬥,林湯兩邊薅羊毛,佔了很大的先機,這次我們賺大發了。」

「賺錢是第一位的,無論怎麼和人爭鬥,第一目的是賺錢。」蘇劫道:「不賺錢,那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我是不會去做的。」

「局面平穩了下來。」張晉川仔細觀察了一個小時,發現那幾十家公司的多空雙方,都平穩了下來,並沒有太過激烈的爭鬥,似乎這是個小小的試探。

大鱷之間的戰鬥,這看似驚心動魄,實際上也不過是個開胃菜而已。

「這場戰鬥,武曲都沒有親自出手。」蘇劫道:「武曲的操盤手法比這要高明得多,他在觀察,等待最關鍵的時候出手。甚至他還有閑心到我們這裡來教授林湯,你信不信?」零苑

蘇劫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了保安的消息,在屏幕上顯現出來武曲的身形。

蘇劫示意保安放行。

過了一會兒,武曲走入了這個實驗室的外圍場地,他就看到了蘇劫。

蘇劫也看到了他:「武曲先生,你真是信人,居然遵守承諾,來教授林湯,實在是讓我感到意外。」

「無需意外,我們武家一向都是遵守承諾。」武曲笑著,臉上沒有絲毫的敵意,似乎和蘇劫是多年的好朋友:「林湯呢?」

「他在裡面進行操盤,你可以去見他,正好他向你學習一下實戰。」蘇劫指著裡面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武曲點點頭,就這麼走了進去。

「你就不怕出現什麼事情?」許德拉走了出來。

「放心好了,都在我的算計之中。」蘇劫對許德拉道:「跟我走一趟,我們去拜訪下武心宇。此人的實力極為強大,我想你也想見一見這個讓該隱組織土崩瓦解的傳奇人物。」

「這是我們說好的事情。該隱組織是我們暗世界之王,傳承了千年,卻隕落在這片土地上,神秘的東方,終結他統治的人我真的想看一看。」許德拉道:「不過,你知道他會在哪裡么?」

「我當然知道,這會兒他肯定在一個地方。」蘇劫道:「你跟著我走是了。」

說話之間,蘇劫坐上一輛車,開了三個小時,這才來到城外,登上一座高山,這高山乃是燕山之旁支,如龍爪上翹起的指頭,指向了整個b市。

許德拉和蘇劫登上山頂,發現風景極好,天高雲淡,舉目四望,一覽眾山小。

在山頂上有一些人造的景觀,涼亭,石碑,石刻,在山中還有許多別墅,度假山莊,遠處還可以看到長城如白龍,蜿蜒在山脈之中。

這是一處古迹,但遊客還是比較稀少。

蘇劫和許德拉一眼就看見了,在一處涼亭之中,坐著一個大約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的中年人,或者說他是青年也可以,身穿一件運動服,腳穿登山靴,好像是專門爬山運動的驢友,但並沒有背包。

這個中青年,舉目遠眺,一動不動,好像雕塑。

蘇劫走到了涼亭之中,坐下來,也沒有打招呼,自顧自的道:「此山為孽龍之爪,直指京城,所有幽州苦海冤孽之氣在地底聚集,可以通過此爪堅散發出來,不過這些年國運昌隆,人定勝天,冤孽之氣化解,所剩無幾,國民一心,降妖伏魔,想要人為激發作祟,怕是很難如願。」

「是嗎?」這個中青年也不回頭:「小小年紀,也懂得觀天察地之大勢么?山河之深,民心之難測,豈是冠弱黃口之年能夠懂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