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獵戶出山 >第665章 多大的事兒

第665章 多大的事兒 (1/2)

小說: 《獵戶出山》 | 作者: 陽子下 | 更新時間:2019-02-12 06:57 | 本章字數:3592

報仇雪恨,是智慧重要還是勇氣重要。≌面對薛家這樣強大的敵人,在大多數人看來無疑智慧和隱忍最重要,但在陸山民看來,恰恰相反,勇氣最重要。

沒有拚死一搏的勇氣,任何陰謀陽謀都是空中樓閣。

這也是陸山民為什麼選擇用外家拳打這場擂台的原因,這是勇氣和決心,唯有勇往無前視死如歸才有取得最終勝利的可能。

面對薛家和納蘭家這兩個龐然大物,哪怕升起一丁點怯懦,就已經是未戰先敗,最終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薛涼的拳腳不停的打在身體上,猶如老黃的白蠟棍一棍棍抽在身上。疼痛依舊,但沒有絲毫痛苦感,反而隨著一拳拳打在身上,全身的熱血沸騰,精神愈發亢奮。

自從唐飛死後,這股恨實在憋得太久。此刻的他,就像被揭開蓋子的火山,內部的熔岩在全身的憤恨下噴薄而出,源源不斷,沒有絕期。

薛涼此時的狀態也差不了多少,每一拳打在陸山民身上,興奮就增加一分。他對陸山民的殺心與當初在金三角不可同日而語。

那個時候,不過是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帶著玩兒的心態。而現在,龍雲的死,薛平的臉,

是仇恨,更是薛家的榮譽。

薛宇嚴格不苟言笑,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從小到大,無論薛涼做什麼事,永遠得不到他的認可。

但這一次,薛涼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斷沒錯,陸山民表面上沒有撼動薛家的能力,但他發現陸山民和他是一樣的人,不顧生死,不達目的不罷休。這樣的人足以威脅到薛家的生死存亡。

父親的認不認可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認為對的,就必須去做。

擂台上拳影重重,拳頭打在身體如重錘擊鼓,不絕於耳。

這樣的擂台比武讓在場的很多人都看呆了,正規搏擊比賽一個回合三五分鐘,就這短短的三五分鐘就足以消耗掉一個拳手大部分體力。此刻擂台上的比武已經進行了十幾分鐘,但台上的戰鬥氣氛不但沒有減弱,反而越演越烈。而且兩人的體能也沒有絲毫下降的跡象。

這場比賽繼續顛覆著在場人的認知,台上兩人拳法好壞大多數人看不出來,但僅從兩人展現出來的力量和身體的耐力,就足以讓人震驚得目瞪口呆。

這十幾分鐘,陸山民大多處於挨打局面,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頭,多少次在很多人認為他要倒下的時候,依然屹立不倒。

薛涼一如既往的瘋狂進攻,在仇恨的驅動下,一拳比一拳重。陸山民的抗擊打能力遠遠超過了他的意料,不過沒關係,哪怕他是鐵打的,也要把他打成一堆廢鐵。

陸山民咬著牙死死硬撐,有內家拳氣機護體,他的氣息比薛涼要悠長得多,只要護住要害部位不遭受重擊。熬到薛涼力竭的時候,就是他fǎngōng的時候。

一個力量佔優,一個抗擊打能力佔優,就看誰能先熬倒誰。

這是一場殘酷的戰鬥,除了比拳法、體魄、力量,更重要的是比毅力。

恰好,兩人都不是缺乏毅力的人。

這註定是場不死不休的戰鬥。

兩個拳頭再一次在空中炸開,陸山民後退,薛涼提膝前進。膝蓋撞向陸山民胯下,陸山民後退之中失去平衡。雙手變掌交叉下壓,膝撞的衝力將已經徹底失去平衡的陸山民撞飛出去。

陸山民身體剛接觸到擂台邊緣是繩索,薛涼的拳頭已經逼向面門。

「去死」!薛涼帶著怒吼撲面而來。

陸山民臉上露出猙獰冷笑,立足未穩,這一拳躲不過,也不必躲。

藉助繩子的反彈之力,爆喝一聲,全身肌肉暴漲。

「砰」!

兩道鮮血噴出!兩人一合及分,眉角各自露出一道血口子。

剎那間,陸山民感到眼前一黑,一拳之下竟是暫時失明。待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薛涼帶著怒吼再次沖了過來。

胸口傳來一砰的一聲,陸山民後退兩步,眉角的鮮血迷糊了雙眼。

一招敗,招招敗。連連立足不穩終於還是不可避免的讓薛涼抓住了機會。

耳邊拳風響起,一聲巨響在太陽穴炸開。

久防之下必有失時,陸山民終於在要害部位遭受了薛涼的重拳。

陸山民怦然倒地,整個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尖叫聲呼喊聲從遙遠的天際傳來,聽不真切。

........

.......

納蘭子建重新拾起棋子擺好棋局,慢慢道:「這小子是個山野村夫,也是個名門之後。說著頓了頓,「不過總歸來說還是個山野村夫」。

朱老爺子皺了皺眉,「有話直說,有屁就放。我最煩你們納蘭家那些彎彎繞,說起話來能急出心臟病」。

納蘭子建嘿嘿一笑,「外公,什麼叫我們納蘭家,我可是你親外孫,我們也是一家」。

「少貧嘴,撿重點的說」。

納蘭子建低聲問道,「外公應該聽說過陸晨龍吧」?

「是他」!朱老爺子輕啟嘴唇。

「不是他,是他兒子」。

「我還沒老糊塗,還用你說」。「當年納蘭家和陸晨龍有競爭,你爸媽來求我幫忙,被我拿著棍子趕了出去」。

納蘭子建嘆了口氣,「現在他兒子回來複仇來了,咬著我們納蘭家不放,您說麻煩不麻煩」。

朱老爺子很不解的看著納蘭子建,「有什麼麻煩,他跟納蘭家有仇與當我的外孫女婿有什麼衝突」。

納蘭子建一陣苦逼,委屈道:「外公,我也行納蘭,我可是你親外孫」。

「等等」!朱老爺子思索了片刻,淡淡道:「他找納蘭家復仇,以你們納蘭家的尿性,一定會斬草除根,這樣一來我這外孫女婿就有了生命危險,要是我這外孫女婿有個三長兩短,梓萱豈不是要痛徹心扉,這確實是個大麻煩」。

「咳咳,外公,您就沒想過我這個外孫會不會有危險」。

「外孫我有很多,但梓萱只有一個」。

納蘭子建拍了下額頭,這話老爺子說起來理直氣壯,實際上毫無邏輯可言。

「外公,您這話太傷人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