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十四章 一門營生

第三十四章 一門營生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290

鍾老太太一臉傲然的鄙夷著楊婆子,楊婆子乾笑幾聲,接著給她添酒。

「這一家子,到今天這地步兒,夠了!」鍾老太太再一拍桌子,一句話說的斬釘截鐵。

楊婆子一怔,鍾老太太仰頭喝了酒,將杯子拍在桌子上,「大妹子,我跟你說,你心眼少!你不懂!這一家子,那倆妮子,就是這樣的人家最好!進府做了妾,富貴一文兒不少,可……」

鍾老太太一陣接一陣乾笑,「老姐姐跟你說,這富貴用在自己身上,才叫富貴!」

這話楊婆子不好接,打著呵呵應酬過去,再給她添上酒。

又兩三杯下去,鍾老太太醉的坐不住了,楊婆子叫了楊大媳婦進來,扶鍾老太太半躺下,打發楊大往縣衙後宅遞信兒。

楊大媳婦拉了拉楊婆子,示意她出來,「老姑,她那幾句話,我聽到了,這不是個好人,這哪能……」

「噓。」楊婆子示意她噤聲,「這也是一門營生,以後我再跟你說,你聽到的,就當沒聽到,咱們得罪不起她,這樣的人,可惹不起。」

楊大媳婦不停的點頭,不敢再多說。

………………

一大早,李夏剛從自己屋裡出來,還沒來得及對著朝陽再多打幾個呵欠,就被鍾老太太一把揪住,「你這死妮子!太陽都照到屁股上了,這會兒才起來!快跟我來,有好吃的!」

李夏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被一股妖風撮著的,再有個飛沙走石就全活了。

鍾老太太將李夏扯到離後廚不遠的假山旁,從懷裡摸出個油紙包,打開捏了塊芝麻糖遞給李夏,放柔聲音一臉笑容,「咱們九姐兒最乖,先吃塊糖,姨婆有幾句話問你,你只要好好告訴姨婆,看到沒有,這一大包芝麻糖都給你吃,九姐兒說好不好?」

娘的!拿她當小娃兒哄!

「好!」李夏長睫毛撲閃撲閃,一臉天真。

「前天去杭城,九姐兒一直跟在你姐姐身邊的?」

李夏咬著芝麻糖,用力點頭。

「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好看的男人跟你姐姐說話?都說什麼了?你學給姨婆聽聽!」鍾老太太屏氣看著李夏。李夏咬著糖,眼珠慢慢轉過去看著鍾老太太,突然從嘴裡拉出咬的粘呼呼的半塊糖,一把拍到鍾老太太衣服上,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叫,「才沒有呢!我才沒看見呢!你亂說!」

鍾老太太噁心無比的看著衣服上粘呼呼的糖塊,氣沒升上來就笑起來,這死丫頭,人小鬼大,這一跑可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

秦先生來的很快,隔天就到了橫山縣衙。

李縣令再怎麼和伯府有仇,和兄長有恨,也不至於擺在外人面前,何況人家秦先生是來給他的寶貝兒子當先生的,熱情客氣的請秦先生吃了頓飯,再熱情的邀請秦先生住進縣衙,秦先生推辭說愛個自由自在,已經在離縣衙不遠的地方尋好住處了,李縣令客氣了幾句,就不堅持了。

飯後茶畢,李文山送秦先生去住處,梧桐立刻悄悄溜出去,到後宅尋鍾老太太。

說不上來為什麼,梧桐總覺得這位秦先生的到來象災星降臨,秦先生看他時,他有種被當眾剝光的感覺,得趕緊讓乾娘出手,把這個災星趕走。

鍾老太太沒等梧桐說完就炸了,一件兩件,當她是擺設嗎?

「那群壞種!又想來害咱們!雜種!壞種!狗娘養的東西!」鍾老太太怒極了,不等梧桐說完,就破口大罵。

「乾娘,您在這兒罵有什麼用?也就是累壞您自己個兒,您得到……」梧桐努著嘴往前衙示意,「跟老爺好好說說,唉!老爺也真是,最近這是怎麼了?一陣接一陣的犯糊塗!」

鍾老太太被怒氣沖暈了頭,這十幾年,這個家,誰敢逆著她?誰敢?

梧桐的話提醒了她,鍾老太太直衝前衙,在內院門口,正撞上送秦先生回來的李文山。

「你幹什麼去了?你們瞞著我,跟那幫壞種穿一條褲子!你這個混帳行子!」鍾老太太揪住李文山,劈頭蓋臉就罵上了。

李文山由著她揪著,一臉唯唯諾諾,「姨婆這是怎麼了?我沒幹什麼,阿爹替我請了個先生……」

「從哪兒請的?從江寧府?從那個壞種手裡?你當我不知道?你爹是瘋了還是邪了?當了個小小芝麻官,他以為他就能入了人家的眼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凈做美夢……」鍾老太太破口大罵,嗓門亮的整個衙門都能聽到。

李文山更加怯懦害怕,連聲喊著阿爹。

前衙各屋,書辦衙役們探頭探腦,一臉興奮的看著熱鬧。

李縣令三步並作兩步,從籤押房衝出來,推著鍾老太太和被鍾老太太死死揪著的兒子往裡走,「這裡是衙門,老太太這是幹什麼?有話進去說,先進去。」

「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非得進去說?」鍾老太太鬆開李文山,一把揪住李縣令,「你這是瘋了還是鬼上身了?啊?你竟然讓那個壞種來給山哥兒當先生?你就不怕他害死了山哥兒?那一家子壞種只恨咱們不死,成天想著害死咱們,你是瘋了還是傻了……」

「老太太,這是衙門,不能說這樣的話,阿爹的官聲!這要害死阿爹的,還有咱們一家,求求你了老太太,我給您跪下了!」李文山撲通一聲跪在鍾老太太面前,「老祖宗,求您了。」

李縣令臉都青了,猛一把甩開鍾老太太,伸手去扯跪在地上的兒子,一個錯眼看到從院門裡伸頭伸腦的梧桐,一聲暴呵:「還不把她拖進去!真是反了!太太這是怎麼齊家的?一個……一個……奴兒……反了天了!」

李縣令這一急怒交加的暴喝,喝的鐘老太太的哭聲罵聲戛然而止,梧桐嚇的趕緊上前去拖鍾老太太,鍾老太太不敢相信的瞪著李縣令,他敢跟她吼?他怎麼敢跟她吼?

李文山被阿爹這一聲大吼,吼的大喜過望,急忙嗷的一聲哭,掩飾住笑意,一隻手抹著兩隻眼,膝行到李縣令面前,「阿爹,老祖宗是長輩,您這是不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