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十章 人偶

第四十章 人偶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361

「你試試這個。」古六這一陣子對九連環興趣正濃,拿了匣子里最大的一隻九連環遞給李夏。

李夏挪了挪坐好,接過開始解。

金拙言也踱了過來,和秦王並肩站著,看了一會兒,伸手拿了只九連環,笨拙的解下再套,套上再解下,解出頭一個環,舉到秦王面前,「難倒不難,這麼快真不容易,你試試?」

「這有什麼不容易?」秦王堵了金拙言一句,立刻轉話題,「你讓人做的糖呢?這都多長時候了?怎麼不讓人去催催?越來越不經心了!」

秦王轉臉看向陸儀,「還有你,也不看看,這都什麼時候了?這是橫山縣,不是杭州城,難道要我摸黑回去?你這差使怎麼當的?這種事現在都得我自己操心了?」

陸儀欠身認錯。

古六看李夏解九連環看的太專心,聽到了秦王的話,卻沒聽進去。

金拙言掃了眼不知道怎麼掉到了桌子底下的華麗人偶,再看看頭抵頭解九連環的古六、李夏和李文山三個,再瞄一眼秦王,若有所悟。

九連環是古六的主意,人偶,可是王爺親手挑的……

小廝飛奔去催,片刻功夫,幾個茶酒博士還真抬了兩隻大筐過來。

李文嵐高興的臉都紅了,伸手去拉李夏,「阿夏阿夏!你看你看!」

秦王斜著盯著糖筐流水口的李文嵐和李夏,悶哼一聲,抬腳就走,「天兒不早了!」

走出幾步,猛一個轉身,摺扇指著李文山,「後天到書院,最晚卯初,不能晚了,要上晨課的!」

不等李文山答話,秦山呼呼帶風的走了。

陸儀走在最後,看著掉在桌子下沒人理會的人偶,左右看了看,彎腰撿起來,背到身後,急步跟了出去。

…………

回到縣衙,李文山先往前衙跟李縣令說了後天卯初就要到書院上晨課的事,李縣令忙將手裡的公事交待給兩位師爺,帶著李文山匆匆進了後衙。

後天卯初就要上課,那明天就得走。

萬松書院的學生都住在書院內,住處不用找,可行李總要打點,還有跟去的人,李文山到現在也沒有小廝什麼的,得再從家裡挑人,還有給先生的禮物……

說起來,他應該親自送兒子過去,拜會師長,囑託一番,可他守土有責,不經許可不得擅離……

都是大事!

李縣令帶著李文山進了上房,剛跟徐太太說了一半,猛然頓住,懊惱的拍了拍額頭,「冬姐兒,你去一趟,請嬤嬤過來,就讓她聽聽。」

李縣令交待了冬姐兒,又帶著一股子說不清的心虛,跟徐太太解釋了句,「嬤嬤畢竟經得多見得多。」

鍾嬤嬤跟著李冬進來,李縣令急忙站起來,躬身將她往上首讓。

「老爺,上下有別,雖然沒外人,可也不能不講究。」鍾嬤嬤規規矩矩給李縣令和徐太太,甚至李文山見了禮,一臉正色和李縣令道。

李縣令又是感動又是愧疚,「嬤嬤教訓的是,是我……嬤嬤知道我這一片心……」

「我都知道,老爺,太太,請上座。」鍾嬤嬤帶著得體的笑,欠身應了,示意站著的李縣令和徐太太坐下。

李縣令渾身不自在的坐下,欠身對著鍾嬤嬤,徐太太瞄著李縣令那樣子,沒敢坐實,半靠半坐在炕沿上。

「嬤嬤,請您來,是商量山哥兒後天到萬松書院讀書的事,行李衣服,這是小事,有兩件大事,得聽聽嬤嬤的意思,一是挑誰侍候山哥兒過去,這人得穩重知禮,分得了輕重,第二,是我是不是得跟去一趟?不去吧,於師禮上有失,去吧,我又不能擅離本土,這會兒再打發人往杭城請羅帥司示下,只怕來不及……」

鍾嬤嬤專註的聽李縣令說完,掃了眼徐太太,欠身笑道;「老爺,挑人這事,咱們家哪有什麼人能挑?就這幾個人,都是我看著長大的,照我看,梧桐最合適,只是要委屈老爺了。」

「不委屈不委屈……我也覺得梧桐好,我也是這麼想。」李縣令片刻猶豫之後,立刻答應。梧桐性子過於跳脫,又愛酒愛逛……好在他知道輕重。

「別的,老爺也知道,我是個內宅婦人,這事,還得老爺自己拿主意。」鍾嬤嬤見李縣令應了,彷彿舒了口氣。

李夏坐在炕上,兩根胳膊支著炕桌,托腮看著鍾嬤嬤。

讓梧桐跟五哥去,她怎麼捨得梧桐這個左膀右臂?她早就知道了五哥要去杭城讀書的事,讓梧桐跟過去,只怕是她早就打算好的……嗯,也好……

李縣令掂量來衡量去,最後決定寫一封信讓李文山帶給山長,他還是不去了。

定了大事,徐太太和李冬忙著給李文山收拾東西,李縣令叫了梧桐進來千叮嚀萬囑咐。

李文山回到自己書房,收拾要帶的書本筆墨。

李夏悄悄溜出來,去找五哥李文山。

「我正要找你。」李文山看到李夏進來,放下手裡的書,將李夏抱到桌子上坐下,「我明天就得走,我想過了,得找秦先生借個人,讓他來回往家裡送信,就是還沒想好,這信怎麼交到你手裡,又不讓阿爹阿娘知道……」

「這是小事。」李夏甩著腿,打斷了五哥的話,「鍾嬤嬤讓梧桐跟你過去,我覺得,她是要下手了。」

「下手?讓梧桐跟跟過去怎麼下手?總不能……害了我?」李文山一臉茫然。

「梧桐能做的事太多了,讓梧桐把你帶壞,讓梧桐在秦王,或者是山長啊同窗啊面前敗壞你。」李夏慢吞吞道。

「這怎麼可能?這……她有什麼好處?」李文山一臉的不可思議。

「五哥,你想想,她從咱們家高高在上、尊貴無比的老祖宗位置上,跌到現在,至少明面上跟洪嬤嬤她們一樣了,就是個奴婢,是從誰身上起來的?是為了什麼事?

阿爹鐵了心要明上下尊卑,又是為了什麼?

阿爹說什麼討身契要誥封的話,你覺得可能么?侯府那位真正的老祖宗,會把身契放出來?朝廷能讓你放著嫡祖母不請誥封,給一個奴婢請封?」

李夏一連串的話問出來,問的李文山不停的眨著眼,不敢相信,可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