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十一章 說不得的惱怒

第四十一章 說不得的惱怒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408

「那……怎麼辦?」李文山再一多想,只覺得後背一陣接一陣發涼,真要象阿夏說的,梧桐要禍害他,那可真是防不勝防。

「我去跟阿爹說,不能讓梧桐跟過去!」

「你能說服阿爹?」李夏瞥著李文山。

李文山仔細想了想,一臉苦相的搖了搖頭。

「這事咱們不好料理,你去找一趟秦先生,把梧桐要跟你去杭城讀書的事告訴他,再告訴他,梧桐是鍾嬤嬤的乾兒子,在這個家裡,他只聽鍾嬤嬤的,阿爹的話,他也常常陽奉陰違。別的不用多說。」

李文山連連點頭,「我這就去,由秦先生料理,肯定……」

「凡事不能全靠在別人身上,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李夏橫了五哥一眼。

李文山被她這一眼橫的心有點緊。阿夏那一回,到底是做什麼的?

「梧桐這個人,是個能以利誘之的。

五哥,明天去杭城的路上,你就跟梧桐說,你得了王爺青眼,以後會如何如何飛黃騰達,等你飛黃騰達了,梧桐就是你身邊第一人了。

俗話說,宰相家門房還七品官呢,往後,說不定兩品三品大員,見了他梧桐都得點頭哈腰的巴結呢,就是這一類的話,往好了說,往大了說。

中間再時不常提一提,你覺得侍候你的下人,才能倒在其次,頭一條,得死心踏地的忠誠,什麼事都不能瞞著你。」

李夏眯縫著眼,話說的慢慢悠悠,李文山聽著,先是有幾分想笑,接著又有幾分森然寒意,這樣的話,別說梧桐,就是自己,只怕也得生出不少念想。

「好!你放心。」李文山深吸了一口氣,點頭答應。

………………

秦王一路上沉著臉,縱馬飛奔,一口氣進了杭城。

人多了,才放慢馬速,進到明濤山莊,跳下馬,將鞭子隨手一扔,大步留星直衝進去。

古六莫名其妙中帶著幾分驚懼。

金拙言看向陸儀,陸儀沖他垂了垂眼皮,緊跟在秦王后面進了山莊。

金拙言看著陸儀緊趕幾步追上了秦王,轉身上馬,古六哎了一聲,一把抓住金拙言,「王爺這是怎麼了?」

「這你都看不出來?不高興了唄。」金拙言隨口答了句,甩開古六,催馬走了。

「不高興我當然看出來了,可為什麼不高興?哎!你怎麼……」古六一頭霧水。

陸儀緊跟在秦王身後,進了二門,跟上秦王,裝著若無其事的陪笑道:「那小丫頭,她打她六哥,原來是為了一塊糖,我還以為她懂事老成,是我看走了眼,原來不過是個小家裡嬌生慣養長大的懵懂無知丫頭……」

「你跟我說這個話,什麼意思?」秦王猛的頓住,一個轉身,手指點著陸儀質問道。

陸儀差點撞上他,急忙往後退了一步,「沒……」

「人偶呢?」秦王緊跟著又問了一句。

陸儀一個怔神。

「你當我沒看見?你還敢跟我說這種話?你什麼意思?你以為我會因為這點破事,就破人家家滅人家門?敢情在你心眼裡,我是這麼個無德無行的人?話又說回來,人家得罪我了嗎?哪兒得罪了?你哪隻眼睛看到了?我怎麼不知道?」

陸儀被秦王怒氣沖沖質問的,張口結舌沒法答,趕緊跪在地上認錯,「是我……」

「跪著!」秦王根本不容陸儀說話,錯著牙呵斥了一句,怒氣沖沖,揚長而去。

秦王心平氣和的給金太后請了安,又陪說了一會兒話出去了。

金太后瞄著他的背影,「岩哥兒這是跟誰氣成了這樣?」

黃太監欠身答話:「陸將軍在二門裡跪著呢。好象陸將軍說了什麼,王爺發了脾氣。」

金太后側頭想了想,「你去問問鳳哥兒,出什麼事了。」

黃太監答應了出去,片刻就回來了。

「陸將軍說,這趟侍候王爺出去,他疏忽了回來的時辰,回來的晚了。」

金太后瞄了眼滴漏,失笑,「晚了?」

今天回來的不但不晚,還早得很呢。

「是。還有,」黃太監順著金太后的目光看了眼滴漏。

「老奴問話的時候,春山去尋陸將軍,說是:爺吩咐趕緊把人偶拿進來。」

頓了頓,黃太監瞄了眼金太后,接著道:「前兒個王爺跑了小半個杭城,挑了個一尺來高的美人兒偶。」

「今天哥兒去了橫山縣?」

「是。」

金太后手指慢慢撫著只白玉香球,一點點笑出來,「只怕是這美人人偶,沒送出去。這孩子……也太孩子氣了。」

「王爺還小呢。」

「不小了。」金太后斂了笑容,悠悠嘆了口氣,「孩子氣也就算了,這孩子,心地過於純良,不知道人心之惡……」

黃太監小心的瞄了眼怔怔出神的金太后,猶豫道:「橫山縣那邊……會不會?」

「那是下里鎮李家,倒是還好。盯著就行了。

哥兒不小了,該放放手,世事冷暖,人心險惡,讓他見識見識,只有好處。」

金太后象是跟自己說話,又象是在吩咐黃太監,黃太監低低應了聲是。

………………

橫山縣,秦先生送走李文山,在屋裡連轉了十幾個圈,吩咐備馬,他要去一趟江寧府。

李漕司睡的正沉,被夫人嚴氏推醒,「老爺,秦先生來了,說有要緊的事跟老爺說,明天一大早還要趕回到橫山縣。」

李漕司立刻坐起來,披了件長袍,急步出到客廳,秦先生長衫後背一大片全是汗漬,正一杯接一杯喝茶。

「出什麼事了?」李漕司腳沒落地,就急急問道。

「東翁別急。」秦先生一口喝乾杯子里的茶,「沒出什麼事,就是出事,也是好事,極好的事。」

「那就好。」李漕司心裡一松,腳下穩當了,儀態也回來了。

「山哥兒明天就要去萬松書院念書了,這信兒,是王爺親自送到橫山縣的。」秦先生眉眼裡全是笑。

李漕司也喜色盈眉,「那傻小子這麼得王爺愛重?」

「這是件小事,我跑這一趟,是為了另外兩件事。」秦先生又倒了一杯茶喝了,先將梧桐這件事說了,「……東翁啊,令侄福慧俱全,必定前途無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