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十三章 怪人郭勝

第四十三章 怪人郭勝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345

秦先生聽到這是就全明白了,這是要拿兩浙路糧比帳多這樣反常的常平倉,給橫山縣那兩個師爺下套了。

朱參議介紹完,閃參議看著秦先生問道:「秦兄覺得怎麼樣?」

「什麼時候發動?」

「一個月後。」

「那來得及了。」秦先生渾身放鬆,往後靠到椅背上。「別的都容易,就是後續接手的人,讓人頭疼,說到這個,正好請三位幫個忙,若有合適的人,還請推薦一二,我們三老爺雖說這前程上……不瞞三位說,這人,算是替五郎備下的。」

朱參議眼睛一亮,「要是這樣,我這裡,還真有一個。」朱參議頓住話,有幾分遲疑,

秦先生立刻笑道:「朱兄只管說。」

「小郭?」姚參議反應極快,見朱參議點頭,轉向秦先生笑道:「我替朱兄說,朱兄說的,是他外甥郭勝,這是個奇才。只是,經歷坎坷,很有幾分性子。」

秦先生恍然明白了,「我知道他,是個奇才!他現在在杭城?只要他肯曲就,那是求之不得。」

朱參議這個外甥,他早有耳聞,是個極其不簡單的,只要他肯幫忙,橫山縣和李縣令身邊那些小事,不值一提。

「五郎脾氣好,本性忠厚,心地寬大,是個極好的東主。」秦先生看著朱參議,對李文山極口稱讚。

「我看著五郎也極好。」閃參議忙接過話。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狠誇了一通李文山。

秦先生沒敢多耽誤,又說了一會兒話出來,到帥司府遞了李漕司的拜帖,羅帥司正忙,只讓人出來,囑咐了他幾句諸事經心的話。

秦先生出了帥司府,猶豫了片刻,讓人趕著車,往城外請見關副使,關銓沒見他,只讓人傳了話:用心侍候,好不好,他都知道。

秦先生納悶之餘,心裡升起股寒意。這位關副使,到底和五郎……或者說是和李縣令一家,是什麼淵源?

秦先生跑了一天,度著李文山快到了,往西門迎出去。沒多大會兒,就看到李文山縱馬在前,梧桐緊跟在後,越來越近。

秦先生下了車,李文山看到秦先生,急忙勒住馬,緩行幾步到秦先生面前,翻身下馬,「先生是來接我的?怎麼敢勞動先生?」

「萬松書院管得緊,一會兒進了書院,想出來可不容易。有幾句話得交待交待你。」秦先生瞄了眼緊跟在李文山後面下了馬,態度神態很有幾分不一樣的梧桐,示意李文山上車。

「三件事。」從西門到萬松書院不算遠,秦先生直入正題:「從明天起,你就算正式跟在王爺身邊了,一是人,二是錢,都得跟上。」

秦先生頓了頓,看著李文山,「昨天夜裡我去了趟江寧府。你得記著,你姓李,你的家,是京城的永寧伯府,不是橫山縣衙。」

李文山直身肅容,這樣的話,阿夏也鄭重交待過他。

秦先生滿意的看著李文山的神情,這一件事不用多說了,「用人首重可靠,這事我就託付給你大伯父了,你大伯父能做到一品大官,眼光見識都極好。」

秦先生這話里的意思,一重接著一重,李文山連連點頭,他只聽懂了頭一重:大伯父挑的人,不會差。

秦先生卻以為他都聽懂了,笑意從嘴角漫出來。

「銀子上,你大伯父指了杭州城幾間鋪子給你用。這會兒你用不了幾兩銀子,也不宜多用。這兩件事,你心裡先有個數,不過,暫時不宜為外人道。」

李文山點頭表示聽懂了。

「第二件。」秦先生欠身附耳,將閃參議要用常平倉算計那一對郎舅師爺的事說了。

「……這件事,我本來打算晚些告訴你,之所以這會兒就說了,是因為朱參議薦了位師爺,姓郭名勝,是朱參議嫡親的外甥,這個郭勝,有幾分不一般,得先跟五郎說一聲,才敢定下來用不用。」

「先生看中了就行……」李文山是打心眼裡把秦先生當先生信任尊敬。

「五郎,我知道這是你信得過我,可你得記住,別的事都能假手於人,只用人一件,一定要親自過眼操心。」秦先生正色教導了一句,才接著道:「你先聽聽這個郭勝。

郭勝是朱參議大姐的女兒,兩歲多不到三歲,就被人拐走了,賣到浙南一帶。

十二歲那年,他一路要飯,回到了紹興府。說是被人買去當獨養兒子,養父母待他極好,十歲那年,養父母意外死了,囑咐他回紹興認祖歸宗。

郭勝聰明天成,異於常人。

在浙南時,已經進了學,讀過幾本書,回到紹興郭家後,讀書極其刻苦,雖說晚了幾年,可後來居上,二十歲那年,縣試考了頭名。

隔年,帶足了銀兩去考府試。郭氏一族都對他寄以厚望,他卻在赴考路上,失蹤了。」

李文山呆了呆,彷彿想到了什麼,瞪大雙眼看著秦先生。

秦先生看著他點了點頭,輕輕嘆了口氣,「兩年後,郭勝自己回來了,怎麼失蹤的,這兩年在哪兒,隻字不提。

而且,再也不肯讀書考試,說是決心已定,此生不入仕途。

他父親和郭氏族長,將他捆在祠堂里對著祖宗思過,半夜裡,他逃出來,找到舅舅朱參議……

這個郭勝,從十二歲回來,跟父母兄妹,以及郭家諸人,都極其疏離冷淡,只對朱參議這個舅舅,十分親近。

就這樣,郭勝就跟著朱參議,入了幕僚師爺這個行當,一入行就很不一般,只是,他隱在舅舅身後,聲名不顯。

就這樣過了五六年,他已經將近三十歲,他爹娘,甚至朱參議,替他說了不知道多少門親,他只是搖頭,說不但絕了仕途之念,連成家這事,也是不想的了。

大約是被擾的煩了,隔年,他就離開朱參議,四處遊盪。

正巧,他前些天經過杭城,這會兒正好在,朱參議拿他當兒子一樣疼愛,雖說對他這任意妄為無可奈何,可還是盼著他能安穩下來,就薦了他。

這個人,若能長遠的跟著五郎,極為難得。唉,只怕不能,不過,哪怕只是暫幫一時,能度過眼下這個難關,也是極好的事。五郎看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