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五十四章 沉重打擊

第五十四章 沉重打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221

鍾嬤嬤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猛啐了一口,「生了兒子,她以為她有靠了,她用不著我了,想借那些蠢貨的手,要把我趕盡殺絕!我呸!老娘手裡調教出來的,還不知道她是個什麼阿物兒!」

「那你?」楊婆子的聲音里透著驚懼。

「我跟你說,就是得下得去手!要不然,死的就是我!」鍾嬤嬤錯著牙,「那個賤貨,她要是肯聽老娘我的話……算了,不說這個了,這就是挑瘦馬的難處,太笨了吧,調教不出來,太聰明了,得了機會她就想吞了你!」

「可不是,難哪。老姐姐,我替你難,你看看這官家,多好,可你這……我真替老姐姐你難過。」

「你放心!」鍾嬤嬤冷哼了一聲,「大風大浪我都過來了。我跟你說,當年,那賤種頭年中秀才,隔年就中了舉人,想當大官的心,旺炭兒一樣,我費了多少心思,熬白了頭髮,才算把他勸下來,這進士,就沒考,唉。」

鍾嬤嬤一聲長嘆里充滿了懷念,「在太原府時多好,他那個媳婦,不是個東西,你看看,我就知道,這官不能當,唉!我這是一時失手。你放心,大風大浪我都過來了,那個小崽子,他以為他真搭上了王爺?人家龍子鳳孫,能看上他這樣的賤種?不急,先把那死妮子送到王同知床上,一個一個來……」

李文山聽不下去了,看著臉色死灰的阿爹,伸手扶住他,拖著他往外走,李縣令被李文山拖著走出去幾十步,還是呆怔的木偶一般。

「阿爹,您沒事吧?我扶您……先到書房坐一會兒?」李文山看著李縣令的樣子,心裡七上八下有些惶恐了。

李縣令木木獃獃,由著李文山連推帶扶,進了李文山那間小書房。

「阿爹,您沒事吧?阿爹?」李文山推著李縣令在椅子上坐下,伸手在李縣令直勾勾的兩隻眼睛前晃了晃,又晃了晃,提高了聲音,「阿爹!」

「沒事!」李縣令猛抽了口氣,「我沒事,沒事……沒事……」李縣令一句話沒說完,嘴角抽動了幾下,身子一軟,從椅子上滑下去,兩隻手捂著臉,縮在地上抖成一團。

「阿爹,阿爹!」李文山嚇壞了,彎腰抱在李縣令掖下,用力想把李縣令抱起來。

「沒事,沒事,沒事……」李縣令癱在地上,兩隻手胡亂揮著,嘴裡喃喃了七八個沒事,才說出別的話,「別怕,山哥兒,別怕,阿爹,阿爹,沒事。」

李文山見他爹能把話說成句了,一口氣松下來,腿一軟,緊挨著他爹也軟癱在地上。

「阿爹,你……你別這樣,老太太……我是說,姨婆……不是,鍾氏,我是說鍾氏,阿爹,鍾氏一直這樣,大家都知道,大家都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阿爹你別難過,不是一天兩天,一直這樣。」

李文山幾句話說完,才覺得他這話好象哪兒不對,可他這會兒心裡亂的厲害,心眼全卡在一堆堵在那兒,哪兒不對這事,也卡住堵裡面了。

「阿爹,我是說,那個……」李文山頓住,看著他爹,「阿爹,冬姐兒,還有阿夏,阿爹,你別讓……你是阿爹……阿爹……」

這一句話不知道觸動了哪裡,李文山眼淚湧出來,話說不出來了,只揪起袖子,一把接一把的抹眼淚。

李文山哭的說不出話,李縣令心疼兒子,心裡倒清明了,撐著椅子站起來,彎腰去拉兒子,「別哭了,你是長兄,你放心,都是阿爹,阿爹……山哥兒放心,放心。」

李文山一邊哭一邊爬起來,看著他爹兩眼發直、失魂落魄的樣子,心裡有些倉皇,他爹要是有個好歹……那可怎麼辦?

「阿爹,都怪……」後頭的我字在李文山舌頭尖上滾了好幾滾,卻沒能滾出來,這事不能怪他,那個人那些事,阿爹得知道!「是兒子不孝。」李文山只好哭了句不孝。

「是阿爹……」李縣令跌坐在扶手椅上,抖著手卻不知道為什麼抖。

父子兩個,一站一坐,哭了一會兒,李文山先沒了眼淚,摸到暖窠,倒了杯溫茶遞給李縣令,「阿爹,您喝杯茶。您別生氣,氣壞了身體,我和阿夏,還有嵐哥兒,阿冬,還有阿娘,都靠著阿爹,阿爹,您……」

「我……」李縣令被兒子這幾句話說的心裡刀絞一般,「阿爹知道,你放心,阿爹……阿爹……」

李縣令抬手捂在臉上,他心裡一片混亂混沌,彷彿整個人崩塌碎掉了,「沒事,沒事,你去吧,歇著,明天一早……好孩子,你去……沒事,我……累了。」

「我扶您到床上躺一會兒。」李文山伸手去扶李縣令,李縣令胡亂推著他的手,抖著腿站起來,「沒事,沒事,阿爹,沒事,你去吧,阿爹歇一歇,歇一歇就好。」

李縣令抖幾步挪到床邊,一頭倒在床上,側著身子,慢慢蜷起來,蜷成了一團。

李文山輕手輕腳的幫他脫了鞋,拉開夾被蓋上,掂著腳退到床尾,滑下坐到腳塌上,他得看著阿爹。

這一夜,李縣令蜷在床上,也不知道是昏是睡還是沒睡。

李文山坐在腳塌上,磕頭打盹睡一會兒醒一會兒。

徐太太一夜沒睡,李冬陪著徐太太,也是一夜合不上眼。

洪嬤嬤一夜起來不知道多少回,扒著窗戶縫、門縫往外看,卻不敢比平時多出去哪怕一趟,要一切如常么。

李夏睡的很沉實,不過醒的卻極早,側身躺在床上,支著耳朵聽動靜。

事情要是發作起來,動靜肯定小不了。

第一縷曙光灑在縣衙後宅,李縣令撐著身子坐起來。

「阿爹。」李文山急忙站起來,愕然看著彷彿一夜老了十年的阿爹,心疼的眼淚都下來了,「阿爹!」

「你在這兒坐了一夜?」李縣令更加心疼的看著兒子的黑眼圈,「你怎麼還沒走?你趕緊回去,再晚就誤了早課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