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七十一章 再明理也是酸的

第七十一章 再明理也是酸的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236

杭州城外明濤山莊,第二天一大早,明紹平就到山莊請見,金太后照例打發人問話關切賜茶,就是不見面,秦王打發小廝去書院告了假,這都是常例了。

明紹平在山莊門外磕了頭,回到驛館,李文林就趕緊拖著磨的血肉模糊的兩條腿,去萬松書院找堂弟李文山。

李文山沒在書院,答話的老蒼頭一臉不耐煩,沒在就是沒在,他哪知道為什麼沒在?不等李文林再問,就咣的關上了門。

李文林憋了一肚子閑氣,趕緊打發人去和等在得月樓的明紹平稟報,明紹平趕緊打發人去找鄭漕司和秦先生,打聽李文山到哪兒去了。

秦先生沒在杭州城,鄭漕司得了不知道從哪兒傳出來的信兒,說李文山昨天沒跟著王爺回杭州城,這會兒還在橫山縣家中。

明紹平趕忙讓李文林跑一趟橫山縣,把李文山帶過來,他這個正牌子欽差,這會兒再往橫山跑一趟可不合適。

李文林咬著牙上了馬,跑到一半,迎面遇上一派悠哉往杭州城去的秦先生,聽說李文山不在橫山縣,下馬就上了秦先生的車,橫山縣不用去了,直接往杭州城折回。

這一折騰,已經差不多午正了。

秦先生幾句話就從李文林嘴裡得知了昨天那一場幾百里空跑的來來後後,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立刻就明白了,李文山這是躲開了,這躲開,只怕還是王爺的意思。

秦先生心裡有了底,陪著李文林在臨安城吃了頓豐盛無比的,只有臨安才有的飯菜,又在臨安城找了位跌打大夫,把李文林那兩條磨的皮肉不全的大腿上抹滿了藥膏,再上了車,一路慢慢悠悠進到杭州城,天已經黑透了。

明紹平在得月樓幾乎枯等了一整天,一趟趟打發人往橫山縣跑,杭州到橫山縣,一來一回,最好的馬,最快也得兩個時辰,頭一趟沒找到人,第二趟也沒找到,不過第二趟的人剛回來,李文林也到了。..

明紹平對著渾身藥味兒,兩條腿上沒有衣服,只蓋了條薄被,一幅痛的死去活來、苦情將軍一般的李文林,氣的頭一陣接一陣的發暈。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就得啟程趕往明州,他這個欽差,日程都是限好了的。

………………

秦先生坐在輛最常見的桐木大車上,看著明紹平的車隊出了杭州城東門,馬兒們一路小跑走遠了,才吩咐回去。

回到租住的小院,秦先生坐在廊下,看著地上落了一層的銀杏樹葉,出了一會兒神,叫了吉大進來吩咐道:「你立刻去一趟江寧府,面見大老爺,跟大老爺說,五爺昨天午前回到杭州城,又陪著王爺去橫山縣走了一趟,大約是昨天回來的晚了,今天就沒去書院。三爺去書院沒找到他,以後他在橫山縣,在去橫山縣的路上遇到我,一起回到杭州城時,天色就很晚了,今天一大清早,三爺已經和明大少爺啟程去明州了。」

吉大凝神聽完,又重複了一遍,見秦先生點了頭,垂手告退,出來牽了馬,往江寧府去了。

………………

李漕司打發吉大下去歇息,端坐在上首,臉色有些青冷。

坐了一會兒,李漕司起身進了後衙,嚴夫人見他臉色不對,忙打發了眾丫頭婆子,親自沏了茶遞給李漕司,看著他的臉色問道:「出什麼事了?」

「剛才秦先生打發吉大過來……」李漕司喝了半杯茶,緩過口氣,將吉大帶過來的那番話說了,神情黯淡中透著一絲一絲的惱怒失落,以及別的說不清的味兒,「秦慶和我認識了二十多年,竟然……」

李漕司一聲長嘆,嚴夫人呆了一瞬,有幾分不怎麼確定的問了句,「老爺這話?秦先生?」

「嗯,秦慶已經投到五哥兒門下了。」李漕司臉上的黯然更濃。

嚴夫人有幾分不敢相信,呆站了片刻,側身坐到李漕司旁邊,剛要說話,看著李漕司手裡的杯子空了,忙起身重又沏了杯茶給他,再坐下,心裡已經比剛才多轉了幾個彎,「老爺,我倒覺得,這算是好事,頭一條,您沒看錯五哥兒,咱們李家,下一代必定能青出於藍,這是好事兒。」

「你說的是。」李漕司想笑,卻嘆了口氣。這要是他親生的孩子,那該多好。

嚴夫人心裡也一陣陣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強笑道:「第二條,秦先生跟老爺相識相交那麼多年,秦先生什麼樣的人,老爺一清二楚,老爺什麼樣的人,秦先生也都知道,有他在五哥兒身邊,總比別人強的多了。」

李漕司沒說話,慢慢嘆了口氣。

「不瞞老爺說,一想到李家下一代,最出色的那個,不是咱們生的,我這心裡……就是酸的厲害,我不象老爺,我這心胸上到底差了些,可酸歸酸,大理兒我是知道的,從咱們大哥兒到五哥兒、六哥兒,都是親的不能再親的兄弟,都是一家人。」

嚴夫人接著道,李漕司又是一聲長嘆,「人之常情,我也酸,唉。我倒不是因為這個,是想想秦慶……算了算了,不想了,當初秦慶讓我給五哥兒挑人的時候,就放過話了,說那些人,以後都是五哥兒的人,讓我想開些,我當時覺得,這怎麼會想不開?我能因為這事想不開?真臨到頭上……唉!我沒想到秦慶……」

李漕司一聲接一聲長嘆,嚴夫人看著李漕司,跟著嘆氣。

「你放心,我也就是跟你說說這些話,疏散疏散,這些慶,也就能跟你說說。我能想開,當初秦慶主動要去……我知道,這都是免不了的,要是這人,送出去了,還是我的人,五哥兒收服不了,那倒不好了,你放心,我想得開,就是有點兒……唉。」

「想的再開,難過還是難過。」嚴夫人接了句。

李漕司想笑,笑到一半再次嘆氣,拍了拍嚴夫人的手,「你我夫妻,這心意相通……好啦,我不難過,你也別酸了,誰讓咱倆沒生出個好兒子呢。」

,無彈窗閱讀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