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七十八章 雨過天青灰

第七十八章 雨過天青灰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304

太原府的壽桃,一個差不多半斤。

「說是照著宮裡和明州江家派壽桃的規矩做的。」陸儀聽起來象是接李文山的話,眼睛卻看著秦王。

秦王用摺扇推了推壽桃,臉上倒看不出什麼表情。

金拙言欠身拿了一隻,轉著看了一圈,掰開,壽桃里包了粒紅棗。

古六從金拙言手裡拿過一半壽桃,掰了一小塊,聞了聞,又捻了捻,放到鼻子下再細聞了聞,嘴角一路往下撇,「就是白面小饅頭。」

「白面棗心小饅頭。」金拙言摳出那隻棗,舉起來看了看,連那半塊壽桃一起,扔到了細布上。

秦王翹起二郎腿,有一下沒一下的搖著摺扇,似笑非笑的帶著幾分冷意,看著金拙言和古六挑剔那隻壽桃。

李文山一臉茫然,派壽桃還有什麼規矩?這壽桃不是白面小饅頭,還能是什麼?對了,應該是白面大饅頭,半斤一個的。

李夏緊挨在五哥身邊,咬著塊紅豆糕,垂著眼皮,專心的聽著秦王等人的話。

這壽桃,大約也就是在江皇后這裡,有另外的規矩。

除江皇后外,宮裡派壽桃,都是半斤一個,做壽桃的面里,一定要揉進足夠多的油酥。沒有棗心。

這派壽桃規矩的由來,她聽太后說過。說是從太祖母親李太后手裡興起來的,說是李太后說,來領壽桃的,都是窮苦人,壽桃半斤一個,再揉進油酥,那些窮苦人領上一個兩個,就能讓一家人好好打一頓牙祭了。

宮裡是這樣的規矩,古家,金家,李家,鄭家,周家……好些人家,都是這樣的規矩,只在江皇后……好象就是從太子立了太子之後,逢著江皇后過生辰,這壽桃就是眼前這樣的了。

不過,江皇后過生辰派壽桃,也沒能派幾回……

「太原府的壽桃也是半斤一個吧?」陸儀看著一臉莫名其妙的李文山問了句,李文山急忙點頭。

「京城也是,多數人家,派壽桃都是半斤一個,面里還要揉進油酥,太原府的壽桃,有油酥嗎?」陸儀笑著解釋了一句,又問了一句。

李文山點頭,「就數德隆老號派的壽桃最香甜。」

「那是我們家的。」古六急忙接了一句。

「聽說最早,這壽桃半斤一個,多多揉油酥,就是從古家興起的……」

「對對對!」陸儀話沒說完,就被一臉得意的古六打斷,「從前朝就是這樣的規矩了,宮裡也照樣半斤一個派壽桃,還是從我們家學過去的呢。」

秦王斜著昂頭得意的古六,嘴角往下扯了扯,又扯了扯,用手裡的摺扇將那包壽桃往邊上捅了捅,站起來,「走吧,看看湖光山色,去去悶氣。」

「你們先去,我得帶阿夏去買幾支筆。」李文山趕緊接話道。

秦王頓住,側頭斜了眼急的臉都有點白了的李文山,「你跟你妹妹,怎麼過來的?騎馬?」

李文山趕緊點頭,「對,一匹馬過來的。買好筆,我就去慶豐樓找你們,一會兒,就一會兒!」

「馬呢?剛才進來,沒看到鋪子門口有馬,你那個梧桐呢?來了沒有?」秦王轉個身,對著李文山。

「馬放到先生的住處了,梧桐沒來,他不得空……」李文山有幾分莫名其妙,問這個幹嘛?

「那你等會兒怎麼去慶豐樓?慶豐樓在西湖邊上,離這可不近,怎麼?準備背著你妹妹走過去?或是,跑過去?」秦王低頭看著一塊紅豆糕從進來咬到現在的李夏。

「這個……」李文山撓頭,他沒想到這個,慶豐樓那樣的地方,他一趟也沒去過。「一會兒雇輛車過去。」

他們在太原府,就經常雇車用。

「雇輛車?」古六一聲驚叫,「那得多臟!」

沒等他再多叫一個字,就被陸儀伸手拎到了一邊。

「那就雇輛乾淨的,也就是多花幾個大錢,我們在太原府時,都是雇車。那大車又要馬又得人,誰家閑著沒事養輛大車!」李文山瞪著古六,一句話懟了回去。

秦王別過頭,笑的肩膀聳動,金拙言一邊嘴角往上擰,牙痛無比的看著古六。

陸儀拚命忍住笑,猛推了一把梗著脖子就要駁回去的古六,看著李文山,想說話,卻憋笑憋的說不出來。

李夏將餘下的半塊紅豆糕一下子塞進嘴裡,她那個祖父,說這樣的五哥心地不正,妒人富貴,上不得檯面……

「你……」倒是秦王先說出話,「別雇車,慶豐樓過去……遠,咳咳,」秦王也不知道是嗆著了,還是因為別的什麼,用力咳了好幾聲,嚴肅著一張臉,「真挺遠的,雇輛車得不少錢,貴得很,我看這樣,我們……你去買東西,我們在外頭等你,勻一匹馬給你,咱們一起過去,能省就省,一個錢也是錢,你說是不是?」

古六哈哈大笑起來,「對對對!我們在外頭等你,帶你和阿夏過去,能省就省嘛!一個錢也是錢!」

李文山看看秦王,再斜一眼古六,又看看往外看什麼看的出神的金拙言,點頭,「那也好。」

這是笑他又窮又摳,他知道,可這有什麼好笑的?窮有什麼大不了的?又不丟人,摳……他沒錢當然得摳了!

阿夏說得對,這幾個吃喝玩樂就是人生最大事的公子哥兒,不能以常人度之!

李文山牽著李夏,和眾人一起出來,秦王等人也不過去,就在祥記銀樓門口等著,李文山牽著李夏,進了隔壁的文房鋪子。

剛一進鋪子,掌柜就緊幾步迎上來,引著李文山和李夏往裡走,「李爺往這邊,李爺要的東西,都備好了,就等李爺過了眼就包起來。」

李文山一個怔神,抬眼卻看到垂手站在書案一角,沖他微微欠身的承影,立刻就明白了,這備好了,必定是陸將軍安排的。

李夏看了眼承影,垂下了眼皮,心裡一陣酸軟溫暖,眼睛澀澀的想要掉眼淚。

她的禁衛軍都指揮使……

後面案子上,擺著只釉色溫和通透的天青灰汝窯筆洗,筆洗旁邊放著只大方古樸的黃花梨匣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