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九十二章 放下放不下

第九十二章 放下放不下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6 17:22 | 本章字數:2290

陸儀介紹的極其詳細,金拙言聽眼睛微眯,秦王悶哼了一聲,「有哪些人家過去求過子?哪些得了子?」

「正在查。從曹興做定海寺知客僧那年查起,不太好查,很吃功夫。」陸儀答了句,跟著嘆了口氣。

「這個楊陳氏,也是禍首之一!」金拙言咬牙道。

「這個案子,咱們要是出手,瞧在有心人眼裡,就得成了干預地方政務,再說,這麼骯髒的事,不犯著沾上咱們的手,這是憲司衙門的事。」秦王臉色不怎麼好看。

「想辦法捅給林明生,那個小沙彌,找到沒有?」金拙言臉上透著怒氣,眼神閃動間,殺氣隱隱。

「怕是找不到了。」陸儀看了眼有幾分出神的秦王。

「找不到,就安排一個!」金拙言錯著牙,「蛇鼠一窩!」

「從那個楊陳氏身上揭出來吧,寧安寺在山陰縣境內,楊俊是山陰縣秀才?」秦王手指慢慢敲著沉重的紫檀木長案。

「是。」陸儀答應了,見秦王和金拙言,一個仰著頭眼望藻井,一個眯著眼看著窗外出神,等了一會兒,正要退出。秦王又慢吞吞道:「死了就死了,不用活過來,死了也能說話,找一找家人,或者安排其它人,還有,把那個空戒……一塊兒吧,一個是姦夫,兩個也是姦夫。」

陸儀看了秦王一會兒,垂頭答應,剛退了一步,秦王突然又吩咐了一句:「查查先前那個知客僧是怎麼死的。」

「是。已經在查了,僧人死後都是火化,沒有屍首,已經三三年過去了,怎麼死的,只怕很難查出了。」陸儀忙站住答道。

秦王半晌才嗯了一聲,陸儀等了片刻,才告退出去。

陸儀出了秦王院子,徑直進了太后正殿,剛說了兩句,就被金太后抬手制止,「鳳哥兒,往後,哥兒手裡的細務,不用再一一過來稟報了,哥兒長大了,這是他的事,往後,你就一心一意扶助他,我這裡有什麼事要問,就去尋哥兒。」

陸儀臉色變了,抬頭看向金太后,金太后笑看著他,點了下頭,「哥兒大了,不是小時候了。」

「是!」陸儀心裡突然衝進股說不清的情緒,眼眶一熱,眼淚差點兒奪眶而出。

哥兒長大了。

看著陸儀垂手退出,金太后慢慢吐了口氣,站起來,出了殿門,沿著檐廊,慢慢走著,心神有幾分恍惚。

一眨眼,岩哥兒就要長大了,過了年就能行冠禮了。以後,她不能再象從前那樣,對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了如指掌,她把他握在手心裡,他就長不大,永遠長不大……

長大,是要付出代價的,她就曾經付出過,慘痛的代價……

金太后頓住,抬手撫了撫檐廊上掛著垂垂累累的吊蘭,掂了一朵,看著那吊蘭腳上已經突起的根芽,稍稍用力掐下那朵吊蘭,掂了手裡看了看,示意韓尚宮,「讓花兒匠栽上,就放在我那屋裡,我要看著這朵蘭長成的象這盆一樣。」

金太后指著眼前姿態優美、生機勃勃的那滿滿一盆弔蘭。

韓尚宮小心的接過蘭朵,親自捧著,趕緊去找花匠。

金太后接著往前走。

這放下,她早就打算好了,他來問她那天,她就打算好了,可臨到頭上,她才知道,這一放心,是多麼揪心!

金太后閉了閉眼,就這一會兒,剛剛鬆了手,她這心裡,就已經忐忑的沒有半分安寧,她這心裡,怎麼凈想不好的事呢……

垂花門外,黃太監小步緊走,跨進垂花門,迎著金太后過來。金太后站住,看著黃太監,等他過來。

「娘娘,郭勝那邊,查到了一點。」黃太監跟在金太后身後,低低稟報,「郭勝跟李縣令說,要去查看紫溪鹽場的工役,從橫山縣衙出發,直接去了溪口鎮,到了溪口鎮,就四處打聽鎮上一戶姓趙的人家,這趙家……」

黃太監細細介紹了趙家,「……午時前後,郭勝離開溪口鎮,去了橋頭鎮,進了橋頭鎮就打聽胡家,之後,就回了橫山縣,隔天,一早進了衙門,就鑽進了橫山縣堆放舊案卷的屋子,一直在裡面呆到下午,到了給李縣令幼子和幼女上課的時辰,才出了卷宗房。

下課之後,郭勝就從縣衙借了馬,就往杭州城來了,在城外馬家腳店歇了一夜,第二天天沒亮,到萬松書院找的李文山。

郭勝從萬松書院回到橫山縣衙後,換了匹馬,就直奔江寧府去了。」

金太后一邊凝神聽著,一邊進了正殿,在炕上坐好,黃太監才剛剛稟報好。

「讓人去查橫山縣舊檔了?」金太后眉頭微蹙。

「是,已經在查了,那戶姓趙的人家,揚州那邊,也傳了話在查,胡家老三胡明德和王大魁,也在查。」黃太監問一答十。

金太后嗯了一聲,想了一會兒,十分困惑,「一個書辦而已……」

「老奴也覺得奇怪,淫祀禍亂這事,老奴覺得,應該確是偶然發覺,可江寧府為什麼要查這趙姓人家,十分奇怪。」

黃太監比太后更加困惑,下面報上來時,他再三追問,又重新打發了一撥人去查了,江寧府查趙姓人家,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這不是大事,記著留心就是了,哥兒那邊,你多看著些,我放了手,可這心,總放不下。」金太后輕聲吩咐。

「娘娘放心。」

………………

橫山縣後衙里的李夏,這會兒正提著心吊著膽,決定無論如何,她都要縮著脖子,一動不動的當上半年幾個月的縮頭龜了。

她剛一伸手趙家這樁案子,竟然牽出了當年那樁曾經讓她好幾夜睡不著覺的淫祀案,這樁案子,她不能不說,而且不能不趕緊說,她一天都不敢拖。不瞞不拖的後果,就是她現在必須乖乖的一動不能動。

自從被郭勝看出端倪,再投到門下,她這心就一直提著,郭勝是個聰明人,可象他這樣的聰明人,或者比他聰明得多的人,至少現在的杭州城裡,多的是!

她得小心再小心,多小心都不為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