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零七章 杜鵑和蘭草

第一百零七章 杜鵑和蘭草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8 09:00 | 本章字數:2272

「我跟山哥兒說幾句話。」李縣令沖徐太太和李冬往外擺手,示意她們出去,徐太太一臉的莫名其妙,這怎麼跟兒子說幾句話,還得把她趕出去了?

徐太太莫名其妙歸莫名其妙,還是推著李冬往外出,經過李文山,拉了拉他,往外走了一步,咬著耳朵囑咐了一句:「你爹說病就病倒了,大夫說他受了驚嚇,你問問你爹,出什麼事了,我問他,他一個字也不說。」

李文山連連點頭,眼角瞄著一步步往他身後挪過來的李夏,正要伸手拉她一把,李夏卻被徐太太一眼看到,伸手拉住李夏,拎著出了門。

李縣令關著門,和李文山一直說到午飯前後,徐太太不放心,打發李冬貼門上聽了好幾回,凈聽到李縣令哭了,聽了這麼幾回,這心沒放下來,反倒提的更高了。

午飯都做好等著了,李文山總算開了門,叫蘇葉端了盆水進屋,和李冬兩個,侍候李縣令凈面。

李縣令眼睛通紅,看氣色神情,卻好了不少,李夏趴在榻沿上,看著她爹的神情,暗暗鬆了口氣。

象昨天那樣的痛苦鬱結,再有幾天,非得一場大病不可。

吃了飯,李文嵐去前院上課,李文山帶著李夏到後園去玩。

李夏最粘她五哥這事,一家人早就習以為常。

李文山牽著李夏,在後園裡轉了半圈,在菜地旁邊的石凳上坐下,今天天氣好,無風大太陽,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十分舒服。

「阿爹沒事了吧?」李夏甩著腿問五哥。

李文山點頭,「應該沒事了,阿爹都想辭官了,說要不還是去當教諭算了。」

「阿爹現在還不能辭官,等這一任做完吧,正好,太后也該回京城了,到時候再看,阿爹這樣的脾氣,最好在工部,或是鴻臚寺這樣的地方,領份閑職。」李夏晃著腿,低聲道。

李文山笑起來,抬手摸了摸李夏的頭,「阿夏這話說的,好象阿爹做什麼,能由著咱們挑一樣。」

李夏晃著的腿僵了僵,垂落下去,可不是,現在哪能由著她安排呢,唉。

「你多跟阿爹說說,讓他凡事多聽郭勝的話,至少這一任,再怎麼也不會有什麼事,至於這一任之後,唉,到時候再說吧。」

「說了。不過,」李文山皺起了眉頭,「我覺得郭勝這個人,好象太有主意了。」

李文山將郭勝去江寧府的事情說了,「……他從杭州城回來,換了匹馬就去了江寧城,我總覺得他不是臨時起意,既然早有打算,為什麼在杭州城的時候,沒先跟我說一聲?我想來想去,總覺得不妥當,這不算小事,總得跟我說一聲吧?秦先生也不知道。

還有就是,他怎麼能把淫祀案這事全都告訴阿爹呢,那樁淫祀案,下過封口令的,他又不是不知道,萬一阿爹不小心流露出去,那得是多大的事兒呢?」

李文山連聲抱怨,李夏眼皮微垂,聽他抱怨完,掃了眼明顯有幾分氣惱的五哥,「五哥別多擔心,郭勝和縣衙這邊,我看著呢。」

「就是知道你看著,我沒怎麼擔心,要不然……唉!」李文山煩惱的嘆了口氣,跟秦先生相比,他明顯覺得郭勝讓他不怎麼安心。

「五哥,郭勝和秦慶不一樣。一來,秦先生做了幾十年的幕僚,很知道怎麼樣敬重東主,郭勝多數時候是個獨行俠,只做過幾年師爺,也是跟著他舅舅一起,隱在他舅舅身後,怎麼和東家相處,他肯定不如秦先生。」

李文山不停的點頭,確實是這樣,秦先生多好,凡事都那麼周到,讓人如沐春風。

「第二,秦先生和郭勝脾氣性格不一樣,秦先生性子濕和細緻,他待你,是幕僚也是先生,郭勝這個人,特立獨行,極有性格,他不講究細節,跟他相處,五哥得大度些。」

李文山點了下頭,這也是,郭勝和秦先生站在一起,就是滿山怒放的杜鵑,和一盆優雅蘭草的區別。

「第三,郭勝的才能,不是秦先生能比擬的,秦先生只能輔助,郭勝這個人,自己就可以做大事。」

「啊?」李文山怔了,他心目中,還是秦先生更能幹老辣些,不過既然阿夏這麼說,那肯定是他看錯了。「那,他自己都能做大事,那他還……」

他還依附他做什麼?..

「他已經絕了仕途,不依附於人,就沒有做大事的機會了。」李夏想著郭勝這個人,這樣的人,她從前見過一個兩個。

郭勝那句:想身歷常人不能歷之奇,這一句,是他的真心話。

他把她當成了會說話的貓一樣的奇異之物,要跟在她身邊,歷常人不能歷之奇,一時半會,至少在她長大之前,她不擔心他,至於她長大之後……她都長大了,那就更用不著擔心他了……

「五哥放心,郭勝身上,有一份俠義之氣,他又是個自負的人,最多也就是有一天拱手告辭,至於別的,我覺得不會。」李夏低聲道。

李文山長長鬆了口氣,「你既然這麼說,那就好,這幾天把我擔心壞了,又不敢露出來。對了,秦先生說,把梧桐交給他處置,你說,會不會……」

李文山不擔心郭勝了,又想起了梧桐,秦先生上回安置鍾婆子的事,讓他至今心有餘悸,梧桐雖然罪不可恕,可罪不至死。

「你要是擔心,就直接跟秦先生說,或者你直接告訴秦先生怎麼處置梧桐,五哥,秦先生要聽你的,而不是你聽他的,他說的話,你覺得有道理,就聽,你覺得沒道理,你就駁回去,當然,你駁回去了,他又駁回來,你說不過他的時候,那你就得認真考慮考慮,是不是你錯了。」

李夏側頭看著五哥,李文山呆了片刻,兩隻手一齊撓頭,「好吧,阿夏,以前我覺得讀書最難,現在才知道,讀書最容易。」

「那當然,人情練達難極了,洞悉人心更是難上加難,真正洞悉人心的,天底下也沒幾個人。」李夏也跟著感慨了一句。

太后大概能算一個。她自己肯定算不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