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零八章 人心

第一百零八章 人心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8 09:00 | 本章字數:2269

「唉。」李文山一聲長嘆,「阿夏,你不知道,這人心……太可怕了。」

李文山看起來受了極大的刺激,「那個案子,陸將軍送了好些案卷,那幾個淫僧就不說了,不是人。可那些婦人,明明自己受了害,還要再去害別人。

橋東鎮上有個婦人,把小姑子,堂弟媳婦都帶過去,她一個人,就帶去了四個人,害了四個人,她堂弟媳婦投井死了,世子說她堂弟媳婦不一定是自己投的井,陸將軍還在查,我就是想不明白,她是怎麼想的?

還有溪口鎮一個婦人,去求子,生了兒子,大姑姐來看侄子,說了一句,她這侄兒比她弟弟好看多了,那婦人就把大姑姐哄騙過去,說是之後一兩個月,兩個人隔十天半個月就一起去求一趟子……」

李夏兩隻手撐在石凳上,漫無目的的看著遠方,聽著李文山的話,波瀾不驚。

這沒什麼想不通的,大家都一樣了,也就安全了……至於別的,沒有別的,沒什麼比自己的性命更要緊……

李文山絮絮叨叨的說著那些讓他深受刺激的人心之暗,說到最後,眼圈都紅了。

李夏側頭看著他,站起來,拽著衣袖給他擦眼淚,低低抱怨了一句,「陸儀給你看這些幹什麼。」

「不是給我,是拿給王爺看的,我跟著看了幾眼,有些,我是聽王爺說的,王爺很難過,前天一天,凈坐著發獃了,跟他說話他都不理。」

李文山摸出帕子,先給李夏擦了手和衣袖,再往自己臉上抹了幾把。

李夏一怔,給秦王看的……

是了,用這些來見識人心之惡,再好不過。就象從前,太后讓自己抄那些密折,見識世情之狠烈,人心之惡之毒,太后最擅長潛移默化的教導人……

太后教導秦王捕獵之道,現在又開始讓他認識世情人心,就象從前教導自己那樣……

李夏直直的看著眼前的菜地,李文山低頭看了看李夏,又看了看,伸手在李夏眼前揮了揮,「阿夏,阿夏!」

「想出神了。」李夏恍過神。

「想什麼呢?」李文山帶著几絲探究看著妹妹。

李夏看了他一眼,「不告訴你。」

李文山唉了一聲,他越來越覺得,從前是阿夏很厲害,至於他……他到底是死是活只怕都說不定,回回他一問自己怎麼樣了,阿夏都是迴避不答。

「對了,秦先生說,大伯捎了信,說過兩天讓四哥過來一趟,給咱們送點過年的東西,還說,過了年,初二初三,大伯就打發人過來,接阿娘,還有咱們到江寧府住幾天。秦先生立等著回話,我就先答應了。」

李文山想起來還有件正事,趕緊說了。

李夏點頭,這是很正常的兄弟往來,照理說,她阿爹阿娘應該先打發人過去送節禮……算了,這些事明年再說,今年這大半年,大事小事就沒斷過……

李文山又和李夏嘀嘀咕咕說了好半天這案子那案子的細節,以及陸將軍功夫怎麼好,古六家怎麼富貴等等等等,一直說到李冬找過來,兩人才站起來,李文山抱起李夏,和李冬一起回去上房。

………………

午後,郭勝從衙門回到自己的住處,拖了把椅子,端坐在廊下,迎著寒風,閉著眼睛,將要做的事前後理了一遍,確定都想周全了,站起來,進屋換了衣服,出來把椅子拿回去,掩了門,從後門出去,直奔北門。

臨近北門,到一家腳夫行借了匹馬,牽著出了城門,直奔杭州城。..

………………

杭州城憲司衙門。

憲司林明生忙到人定時分,才回到後衙,讓人熱了壺黃酒,揮手屏退幾個姬妾丫頭,一個人坐在屋裡,喝著悶酒想心事。

順手牽進橫山縣,是老姚的主意,他也覺得好,倒不指著能絆倒李學璋,他只是想看看明濤山莊的態度,是不是真的諸事不管,不動如山,京城三天兩頭來信,讓他想辦法探清明濤山莊的態度,他也是急了。

可沒想到,中間竟然橫生出趙鄭氏之死這件意外……

林憲司仰頭喝了一杯酒,再斟滿,又喝了。

明濤山莊的態度,他看到了,可這樣看到,他寧可沒看到。

羅帥司明鑼明鼓的替他掩下了胡家背後的指使之人,那張口供上一串串黑墨……

林憲司伸手抓過壺,又倒了一杯,抿了半杯,嘆了口氣。

那樁案子審好斷好,口供物證一應諸物,都交給了他,可他對著那串了一行墨,卻照樣能明明白白的看出來串掉了哪些字的那幾份口供,竟然沒勇氣把那些字全部再次抹黑,徹底抹掉。

林憲司又嘆了口氣,將半杯酒一口喝了,拎起酒壺,搖了搖,揚聲叫了丫頭進來,再送了壺酒進來,斥退丫頭,拎起酒壺,自斟自飲。

他看出了明濤山莊的態度,可這態度,讓他恐懼,他甚至在猶豫,要不要往京城寫這封信,甚至……他是不是該乞骸骨了……

立在屋子一角的五頭燭台上,五根蠟燭的火苗一起猛的晃了下,一下子滅了四根,已經喝的半醉的林憲司眯了眯眼,正要叫人,脖子上一片冰冷,那冰冷緊緊壓迫著跳動的頸脈和喉嚨。

「安靜,我來,說幾句話而已,這是刀背。」相比於脖子上那柄寒氣透骨的刀,這聲音就顯的分外平和安寧。

林憲司感受著刀背在脖子上壓一下松一下,又貼著皮肉來回划了幾下,確實是刀背,要是刀刃,他已經血濺三尺了。

「溪口鎮一案,趙家家破人亡,胡家家破人亡。你知道趙家為什麼家破人亡,也知道胡家為了誰破的家,亡的人,你獨坐喝酒,是替趙家,和胡家難過嗎?」

背後的聲音平平的好象沒有任何情緒,可這份沒有情緒,卻讓林憲司感覺到一陣透骨的寒意。

「你想幹什麼?」林憲司喉嚨上壓著刀背,聲音有些暗啞。

「是誰出的主意?又是誰出面,誘惑挑唆的胡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