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零九章 成長

第一百零九章 成長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18 09:00 | 本章字數:2272

林憲司緊緊抿著嘴,一言不發。

「等了你兩天,你是真不聰明。趙家兩條人命,胡家三條,五條人命,沒個交待,這杭州城裡,你能過了哪一關?」

林憲司脖子上的刀來回划了兩下,林憲司微微仰頭,「你是誰?」

「你就當我是那五條冤魂。」

林憲司緊緊抿著嘴。

「姚潛這是第幾次陷你到如此困境了?他不自知,你不知人,你打算讓他把你們林氏一族,帶入死地嗎?」

林憲司臉色微白,「你是……帥司府,還是明……」明濤山莊這幾個字,林憲司沒敢說出口。

背後的人沒理他的問話,刀背離開又貼回來,換了刀刃,林憲司頓時臉色慘白,從頭到脖子,整個人都僵直了。

刀刃一動不動的貼在林憲司脖頸上,林憲司清晰的感受到刀刃切著皮肉的那一條刺痛,清晰的感受到頸脈每一次跳動時,擠壓向刀刃的那份恐懼,每一次的跳動,都漫長的象是從繁華到洪荒,每一次的跳動,都比上一次跳動猛烈,好象下一次跳動,就能撞破刀刃,噴涌而出……

刀刃突然收回,一個小小的瓷瓶從後面扔到林憲司面前,「鶴頂紅,你和姚潛,誰用都行。」

林憲司直直的盯著面前白色瓶身大紅綢塞的小小瓷瓶,片刻,猛的轉過身,身後空空如也。

林憲司呆了好一會兒,僵直的轉回身,慢慢抬起手,掂起那隻小瓷瓶,托在手心裡看了看,小心的放到桌子上,端直坐著,對著瓷瓶直直的看著。

宮裡,最愛用鶴頂紅……

沈尚書說的對,從皇上登基那天起,甚至從皇上登基之前,太后,就一直站在朝堂中,從來沒有離開過……

林憲司垂下頭,沉默良久,伸手握起瓷瓶,直起上身,下了榻,出了門,徑直往側院姚先生住處過去。

………………

憲司衙門幕僚姚潛,半夜急病,沒等大夫到,就一病沒了。

這個消息,在姚潛剛剛咽了最後一口氣沒多大會兒,就報到了明濤山莊那間正殿里。

金太后眉頭微蹙,「是岩哥兒?」

「不是,進來前,老奴拐個彎,先去問了陸儀,他還不知道這件事。」黃太監答道。

金太后眉頭蹙緊了,「在查了?」

「是。」黃太監抬頭看了眼金太后,「陸儀說,多半是郭勝,老奴也這麼以為。

這郭勝,有仇必報,膽大包天。陸儀說,李文山看著忠厚老實,其實也是個膽大妄為的,橫山縣衙里先頭兩位師爺的事,王爺當時就讓他查過,都是李文山的手筆,陸儀說,王爺頗為欣賞。..

大約這郭勝不忿,昨天李文山回去,得了李文山首肯,就做下了這樣的事。」

金太后臉上說不清什麼表情,片刻,輕輕哼了一聲,吩咐黃太監,「去查清楚。真是橫山縣出的手……你替他們好好看看,收拾乾淨。」

「是。」黃太監明了的答應一聲,正要退出,金太后又吩咐道:「這件事,你去跟哥兒說一說。姚潛的事,不該等橫山縣自己出手,一來,李文山是他的人,他的人,他要護得住,要有所交待;其二,雖說為大局著想,不好太折損那一頭,可也沒有讓咱們吃悶虧的理兒,要打到他痛,更應該放好後手。」

「是。」

「還有,遞個信兒給那邊,林明生太蠢了,換個人來吧。去吧。」金太后接著吩咐,黃太監答應一聲,垂手退出去,先去找秦王解說這件剛剛發生的事。

………………

郭勝在杭州城裡的一個小腳店裡,聽到了姚潛暴病而死的信兒,牽著馬出城,直奔萬松書院。

李文山剛進了書院,就被郭勝叫出來,俯耳低低說了姚潛暴亡的事,李文山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指著郭勝。

沒等他說出話,郭勝看著他笑道:「姚潛是這一行里的老人了,自然懂得規矩,連累東家陷入如此境地,換了我,也要這樣以謝天下。五爺一會兒見了王爺,只怕要提起這事,所以我特意過來先跟五爺說一聲。五爺心裡有數就行,王爺問起,只當不知道,我先回去了,縣尊小病剛好,衙門裡不能離了人。」

「哎!」李文山總算說出話了,「郭先生,你以為……這事,這樣的事,你先跟我說一聲,你得先跟我說一聲!」最後一句,李文山帶著惱怒,聲音裡帶著了絲絲厲色。

郭勝一怔,隨即鬆開韁繩,雙手抱拳長揖到底,起身正色道:「是在下疏忽了,五爺教訓的極是,五爺放心,下不為例。」

遠遠的,一隊人馬往書院奔過來,郭勝掃了一眼,趕緊告辭,「五爺,我得走了,五爺放心,必定沒有下次,五爺記著,只當不知道。」

郭勝一邊說著,一邊急忙上馬走了。

李文山站在書院門口,雙手叉腰,苦惱萬狀的看著縱馬而去的郭勝,他都知道了,還怎麼當不知道?他倒是想當不知道,可他做不來這事,他瞞不過他們哪!

郭勝和李文山看到人馬時,陸儀已經看到了郭勝和李文山,勒馬靠近秦王,指了指示意,「郭勝,正跟李五說話呢,咦,跑了,跑的真快。」

「不是挺有膽子么,跑什麼啊。」金拙言涼涼的說了句,秦王眯眼遠眺著縱馬跑的飛快的郭勝,臉色不怎麼好。

一群人馬速很快,幾句話之間,就到了萬松書院門口。

秦王等人下了馬,長隨牽著馬退到旁邊等著,秦王理了理衣服,摸出摺扇在手裡轉著,走到李文山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

李文山被他看的莫名其妙,片刻,又有所悟,就心虛起來,抬手揉了下鼻子,再揉一下,目光躲閃,正想顧左右打個岔,秦王笑起來,「李五,看你這樣子,也不象個心機深沉的,這麼件大事,怎麼前天沒見你有一絲動靜?我眼拙了?」

「我也是剛知道。」李文山話音沒落,急忙接著道:「也不能算剛知道,我是說,是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