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三四章 話不好亂說的

第一百三四章 話不好亂說的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2-27 08:41 | 本章字數:2275

陸儀又是驚訝又是想笑,同樣俯耳過去,低低道:「程家哥哥好久沒見你,見到你很高興,他最近很累。」

「嗯。」李夏放重聲音嗯了一聲,他最近很累……

「我最近不累。」李夏看著笑容溫和看著她的陸儀,又多說了一句,她不但不累,而且心情還很不錯,她知道他的意思,她可以多忍耐多陪一陪那位王爺,為了她的陸將軍。

陸儀臉上的笑容濃的化不開,連連點頭,「阿夏真懂事……」

「阿夏跟鳳哥兒說什麼呢?」陸儀話沒說完,秦王湊過來,也蹲在李夏面前,沖李夏張開胳膊。

李夏胳膊搭在陸儀肩上,側頭看著秦王,陸儀一隻手在李夏背後輕輕拍了下,李夏挪過去,靠在秦王胳膊彎里,輕聲細氣道:「說你累得很。」

「嗯!」秦王看起來心情好極了,頗有幾分拿捏的攬著李夏,連連點頭,「當了大人了,當然很累,阿夏呢?你五哥說你現在天天跟著先生念書,和嵐哥兒一樣,念書累不累?」

「不累。」

李夏答了句,看著陸儀站起來,往後退了兩步。

「真不累?那是因為你沒好好念書吧?十年寒窗苦,念書很累的。」秦王站起來,坐到剛才李夏坐的矮凳上,將李夏抱到自己腿上坐著。

「什麼是寒窗?」李夏看著秦王,很認真的問道。

「寒窗就是……」秦王卡了片刻,才接著解釋:「要是冬天裡,屋裡很暗,就得湊到窗戶邊上看書寫字,窗戶邊上肯定有風,就很冷,所以就叫寒窗了。」

「屋裡有燈,」李夏一下接一下撲閃著長長的眼睫,「有炭盆,不暗,也不冷。」

他這解釋的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哄三歲小孩子也不能這麼說啊,再說,她從來沒覺得讀書苦,多數時候,她苦於不讓她跟著先生讀書……就算是讀書苦,他說的也是貧寒之家,象他,象金拙言這樣的人,讀書之苦,絕對不在寒窗上頭。

重新坐回去的金拙言還沒坐穩,就笑的肩膀聳動,「剛才跟你說了,這小妮子鬼得很,看看,又被她堵的沒話說了吧。」

秦王狠橫了金拙言一眼,乾脆的轉了話題,「阿夏喜歡盪鞦韆?你五哥說你鞦韆盪的簡直要飛出去。」

李夏點頭,又點頭,她喜歡簡直要飛出去的感覺。

「阿夏膽子真大,鞦韆盪這麼高,還喜歡看錢塘潮,以後哥哥帶你去騎馬好不好?打獵?知道什麼是打獵嗎?還有演武,你今年看了錢塘潮,可惜沒看到錢塘潮演武,演武也很好看。」

「哥哥說話要算數的。」李夏仰頭看著秦王,一臉認真,話說的很慢,頗有幾分你別騙我的意味。

秦王頓時張著嘴不敢往下接了。

金拙言笑的跺著腳,摺扇點著秦王,「跟你說了多少回,剛才還提醒你,你當她是李五啊?看看!又著了她的道兒了吧。」

秦王再次怒目金拙言。

李夏在根本不會抱孩子的秦王腿上坐的難受,乘著他怒目金拙言,一幅要吵一架的姿態,忙從他腿上往下滑。

秦王一把抱回她,「阿夏生氣了?你放心,哥哥說話算數,哥哥說話……肯定算數!不過,今年你太小了,你才六歲,騎馬打獵什麼的,都得等你再長大一點。

讓我想想,要不,明年秋天吧,明年你七歲,再長高一點,我帶你去騎馬,然後去打獵,演武……看演武等你到京城再看好不好?

也用不了幾年,你肯定也得回京城家裡了,到時候,我接你去看金明池演武,怎麼樣?這兒演武不好看,都是趕著錢塘大潮來前,而且就是打仗,一點也不好看,船晃的又太厲害,你看看,你五哥都受了傷,傷的很重的,你看到了吧?你太小,不能去的,咱們就看金明池演武,行不行?」

秦王解釋的又多又仔細,李夏看著他,他說一句,她點一下頭,笑容一點點綻放出來,他這麼說,不管以後能不能帶她去,至少這會兒,他是真心打算要帶她去的了,對一個小孩子能這樣,已經十分難得了。

「讓人擺飯?」陸儀踱過來,看著秦王笑問道,秦王點頭,放下李夏,又伸手牽住她,「哥哥讓人做了好些你愛吃的菜。」

「謝謝你。」李夏謝了秦王,又看向陸儀。

金拙言站過來,在李夏額頭上彈了下,「這小妮子,鬼靈精,你看陸將軍幹什麼?你知道是他安排的?你是謝王爺,還是謝陸將軍呢?」

「謝謝你。」李夏仰頭看著金拙言,也認真的謝了句。

金拙言被李夏這一句想不到的謝,謝的兩根眉毛一起挑的高高的,「你謝我幹什麼?」

「哥哥對我好。」李夏看著金拙言,彎著眼睛笑容甜甜,和從前相比,他現在對她,簡直太好了。

金拙言被她一句話說的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了,「你這個小妮子,你這話……哥哥不對你好都不行了。明年王爺帶你騎馬,我送匹小馬給你,外加一幅小弓一壺小箭,怎麼樣?」

陸儀失笑,「你送她馬……」後面的話陸儀沒說下去,也行,李家上半年開了兩家鋪子,到年底就該有不少進帳,到明年,多幾匹馬,還是養得起的。

兩三隻小船靠過來,小廝們接過食盒,拎進船艙,片刻間擺了滿桌。..

秦王牽著李夏,自己坐了上首,李文山忙過去要去抱李夏,被秦王擺手制止,示意李夏坐到他旁邊的椅子上。

李夏爬上坐好,小廝過來,將椅子往前推到正好。

金拙言在李夏下首坐下,一邊凈手,一邊伸頭看著滿桌的菜,伸手端了碟看起來依舊完整如初的魚過來,放到李夏面前,「這是你最喜歡吃的細鱗魚,已經抽乾淨刺了,放心吃吧,別動魚頭,不能吃。」

李夏看著那條看起來還是十分完整的細鱗魚,卻沒有了想吃的**,她就喜歡一點一點的挑乾淨魚刺,辛辛苦苦吃到那一口凈肉的感覺。

唉,前世今生,多事的人都是這麼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