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四三章 一群旁觀者

第一百四三章 一群旁觀者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01 11:46 | 本章字數:2276

「那你說怎麼辦?他沒有這進士出身,這樣樣都好的親事就攀不上,等到這進士出身吧,你又嫌等不及。那你拿個主意。」趙大奶奶斜睇著李文杉,一句話堵了上去。

「你看看你,這脾氣就是急。」李文杉失笑。

「這是父親母親交待的事,從去年九月里回來,到現在,小一年了,好不容易有了這門四下都好的親事,總算有人家看上他了,偏偏你還挑三揀四,你說我能不急么?」趙大奶奶推著李文杉,「我這個當孫媳婦的不容易,你也得替我想想。」

「好好好,我怎麼不替你想了?可這親事……」

「這親事好不好,我說了不算,你說了,也不算,到底好不好,得老五他自己看,我不過就是讓你跟老五說一聲,實話實說,人家郭家門第兒怎麼樣,五娘子嫁妝怎麼樣,五娘子長得至少比我好,不欺不瞞。

至於別的,那些笑話兒,那可都是咱們私底下說笑的,這樣的笑話兒,我小時候的,也有一堆呢。這親事要是能說成,說說也就算了,他們小夫妻床頭床尾,自然是什麼話殾有說;可要是說不成,人家小娘子小時候的事兒,可不好說給外人知道,就是你,也不該知道,是我多嘴罷了。」

趙大奶奶一邊說,一邊瞄著李文杉。

李文杉想了想,點頭,確實是,無論如何,不能拿人家小娘子的私事到處說,這不是他們這樣的人家,他這樣的君子所為。

見他點了頭,趙大奶奶心裡頓時放寬下來,「我告訴你,這牽線搭橋的,能說的,也就是門第兒,嫁妝這些硬體兒,至於人長的怎麼樣,脾氣性格兒怎麼樣,連你也不知道不是?

這個也容易,讓他們自己相看就好了,一趟不成,那就看兩趟,人家姑娘又不怕看。

老五要是覺得好,這就是他們的緣分到了,老五要是相不中,或者是老五相中了,人家姑娘相不中,或是郭家看不上老五這個人了,那是他們沒緣分。

再好的親事,都得看緣分呢,成不成咱們是管不了的,我這裡,跟老五這情份……你也別挑剔我,我反正,只管看著父親和母親的吩咐,把事辦好,這一樁親事提過,至少,我也能交待一二,不至於見了父親母親無話可說,這就算你替我著想了。」

李文杉想了想,點了頭,「行,我跟老五說說,省得你說我不體貼你。」

「要說就快,正好考出個一等第七,正有臉面呢,找鐵趁熱。

再說,今年有秋闈,眼看要考了,老五那樣張揚的性子,這趟考了個第七,指定覺得自己不得了了,秋闈必定要考一考的,說不定忙過這一通熱鬧宴請,就嚷嚷著要閉門念書,到時候,你再去說這事……」

趙大奶奶嘴角往下扯,「人家說不定要說你妒嫉,故意拿這事兒去分他的心呢,等到秋闈落了榜,真要說出這話……咱們這好心,豈不就成了驢肝肺了?那可不犯著。就這兩天吧,要說趕緊說,算是你替我應了樁差使,沒讓我在父親母親面前沒臉。」

趙大奶奶摟著李文杉的胳膊,推著他笑起來。李文杉被她搖的上身來回晃,一邊晃一邊笑,「好好好,再怎麼,也不能讓我的卿卿沒臉。」

………………

秦王奉命查看京城四周州縣農桑,看了一圈,回到京城王府時,離生員考試已經過去小半個月了。

金拙言從秦王手裡接過李文山那篇一等第七的時文,只掃了幾眼,就笑起來,「讓他得了便宜。」

今年的時文,是論商之末農之本的,他們去年那一趟福建之行,至少商這一塊,可真是看了不少,這題撞到李文山手裡,真是讓他揀了大便宜。

「誰出的題?」金拙言看著陸儀問道。

「唐尚書,他兼著京畿提舉學事的差使,別的都不怎麼管,只院試這一件,從來不假手他人。」陸儀多解釋了幾句。

金拙言喔了一聲,上身放鬆,往後靠進椅背里,仔細看起那篇文章。

既然是唐承益親手主理,這李文山,就真是又撞上一回好運道。

看著金拙言看的差不多了,陸儀看著秦王笑道:「唐尚書很欣賞這篇文章,說雖說稚氣未脫,文筆尚嫩,卻難得看事深入,兼有一顆悲憫之心,還特意把李文山叫過來,說了半天話。」

「秋闈怎麼樣?」秦王來回晃著摺扇,沒答陸儀的話,卻沒頭沒腦的問了句。..

金拙言已經看完了文章,看了眼陸儀,接話答道:「大約要點唐尚書,除了他,這會兒也沒有別人了。」

這會兒的京城,有這份做秋闈主考的威望和學識,又能讓各方都點頭認可,再能有足夠風骨的,搪得住各方說項的,真是只有唐承益了。

「李文山怎麼打算的?」秦王看向陸儀。

「要考一考,說是知道他這學問文章都還差的不少,一等第七不過僥倖,沒打算考中,就是想經經場,先知道知道真正的大考怎麼個苦法。」陸儀笑道。

「他這福運真是不錯!」金拙言感嘆了一句,笑起來。

秦王點頭。

唐承益對他這評價不低,照唐承益的性子,十有**,要憐惜他這份看事深入和悲憫之心,錄了秋闈,讓他在春闈上再好好磨練學問文章。

「還有件事,」陸儀看著秦王笑道:「前些天,李家老大李文杉,給李五提了門親,是光祿寺卿郭懷寧的女兒郭五娘子。」

秦王和金拙言都是一個怔神,金拙言脫口道:「他才多大?就議親了?」

「十八了。」陸儀無語的看了眼金拙言。

金拙言被這個十八噎的呃了一聲,他怎麼總覺得李五比他小呢……李五是比他大,雖然只大一歲。

「這門親事,成了?沒成?有什麼不對?」秦王看著陸儀,肯定了自己最後一個直覺,「哪兒不對?」

「這個……」陸儀一臉苦笑,「郭家門第兒不差,家風也不差,家中子弟都過得去,聽說這郭五娘子,嫁妝極為豐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