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六零章 聽自己的

第一百六零章 聽自己的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06 12:02 | 本章字數:2358

羅尚書從中書出來,回到工部衙門,一個人坐著喝了兩三杯茶,讓人去請姚參議。

姚參議進來,羅尚書屏退諸小廝,和姚參議低低道:「這一科,已經定了,點了明振邦主考,你悄悄問問老閃,讓他自定吧。」

姚參議眼裡閃過道亮光,答應了,又笑道:「老閃這福運不錯。」

羅尚書嗯了一聲,帶著笑意,端起了茶杯。

姚參議出了工部衙門,直奔閃家在京城的宅院,去找閃參議。

從去年進了京城後,因為有要參加春闈的打算,為了避嫌,閃參議就沒再跟到工部衙門,而是從進了京城起,就閉門讀書。

送走姚參議,閃參議回到書房,在院子里來來回回走了十幾趟,深吸了幾口氣,只覺得天藍雲白,風清日麗,景色一片大好。

明尚書是個講情份的,羅尚書可幫了他不少忙,幫這些忙,多數都是他經的手……

……………………

永寧伯府得到這一科是明尚書主考的信兒,比羅尚書就晚了好幾天,不過永寧伯府不用考慮要不要考這場春闈這樣的事。

大爺李文杉是必定要考的,他場場都考,至於李文山,他原本是打定了這一場不考的主意的,可這一場點了明尚書主考。

李文山坐在書房裡,桌子上攤著郭勝的信,對面坐著秦先生。

秦先生的神情凝重無比,他也看著桌子上郭勝那封信,這封信,他看了十七八遍了,越看,越覺得糾結無比,拿不定主意。

郭勝態度極其堅決,極力反對李文山考這一場春闈,因為李文山的文章學問,較之秋闈水準,都差了不少,這一場再下場,就顯的過於急功近利了,從長遠來想,這樣對李文山不利。

可郭勝寫這信時,不知道今年這春闈主考,點了明尚書,也不知道明尚書的大公子遞了話。

這是極其難得的機會,這一步上去,李文山這一生,再蹉跎也有限了,多少人才華才幹樣樣不缺,卻卡在科舉不第這上面,只能一輩子蹉跎,比如他秦慶……

「五爺,這是上天給予的機會,不能不受。」糾結了半晌,秦先生咬牙道。文章學問遠如五爺,而中了舉的,可不能算少,這個機會,不能錯過!

「可郭先生……」李文山指著桌子上的信,「先生,我也覺得,我這文章學問,確實差得遠,是該多讀幾年書。」

「五爺的學問文章,差不差,得看跟誰比,跟那些真正的飽學之士,確實差了不少,可五爺往後,是要走仕途,理國是,這些,可不是文章學問能有用的,早入仕途,多多歷練,經多見廣,才最要緊。」

秦先生拿定了主意,「五爺想想,生員之考,和秋闈那兩篇時文,要不是五爺跟在五爺身邊,查看民情,走了福建這一趟,能得了唐尚書青眼?文章以立意為重,五爺您,更不能以文章學問來論之,做官,和做學問,大不一樣。」

這話說的很是,李文山煩惱的用力揉著額頭,唉,要是阿夏在就好了,問一句就行了,現在,到哪兒去問……

對啊!李文山福至心靈,還是有人問的,王爺……陸將軍!這事不好直接問王爺,可陸將軍那裡,是可以問的,問了陸將軍,也就是問了王爺!

他離開橫山縣時,阿夏就交待過,凡事自己作主,萬一有自己不能裁決的事,就去問王爺。

「我去問問陸將軍,聽聽他是什麼意思。」李文山看著秦先生道。

秦先生連聲贊同,「我也是這個意思,就是定下來,也是要跟王爺那頭打個招呼的,那你快去,再晚就來不及了。」

李文山出了永寧伯府,直奔秦王府,越過大門,直奔西側門。

陸儀統管王府宿衛,侍衛處在西側門。

這會兒,陸儀正站在侍衛處門口,看著王府侍衛操練排陣,看到李文山,笑著招手示意他過去說話。

李文山幾步走到陸儀旁邊,看著幾個對打的侍衛,陸儀看了他一眼笑道:「你那趟拳練的怎麼樣了?找個人練幾趟?」

「練熟了,回頭再說,我找你有事。」李文山這會兒沒有和人對陣練拳的心思。

「什麼事?能在這裡說嗎?」陸儀側過身,看著一臉糾結的李文山。

「能,就是這一科春闈的事。聽說點了明尚書?」李文山放低了聲音。

「嗯。」陸儀眼神微凝,看著李文山。

「秦先生說,機會難得,昨天晚上,明大公子把大哥叫過去喝了一場酒,大哥回來的時候,高興得很,後來,大伯娘把我叫過去,讓我好好準備準備,這一科一定要好好考。」李文山聲音壓的更低。

陸儀移開目光,嗯了一聲。

「郭先生寫了信,說我學問文章就是離秋闈,都差了不少,讓我不要急於求成,囑咐我靜下心好好讀幾年書。」李文山再說郭勝的意見。

陸儀又嗯了一聲。

「你說,這一科,到底考不考?」見陸儀光嗯,一個字不說,李文山只好直接問。

「你自己怎麼想?」陸儀看著李文山問道。

李文山攤手,「我不就是沒主意,才來找你討教。」

「你自己怎麼能沒主意?你是個有主意的。」陸儀似笑非笑,「靜下心,好好想想,要是沒有秦先生,沒有郭先生,沒有今年誰主考這事,憑你自己的心,你打算怎麼做?怎麼打算,就怎麼做。」

李文山瞪著陸儀,這不是跟他掏漿糊么……嗯,好象不是,上回唐尚書也說過一回,這叫本心……那他的本心呢?

李文山獃獃的想出了神,陸儀看了他一會兒,往旁邊挪了挪,指著被打趴在地上的侍衛,勾勾手指,示意他爬起來再打。

李文山呆了好一會兒,哈了一聲,抖了幾下長衫,跳兩步站到陸儀旁邊,背著手看著搖搖晃晃爬起來,又撲上去的侍衛,「我覺得我的學問文章差得遠,得好好讀幾年書才行。我瞧他這功夫,跟我差不多,新招進來的?讓我跟他打一場?」

陸儀笑著點頭,示意剛剛打勝的侍衛退下,李文山甩了長衫,嗷嗷兩聲壯了膽氣,衝上去,被那個在他看來跟他差不多的侍衛,打的爬起來倒下,倒下再爬起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