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六三章 勸留

第一百六三章 勸留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07 13:05 | 本章字數:2334

「太外婆講的故事,就是太外婆的故事。」李夏辯解了一句。

李文嵐不停的眨著眼,看向笑個不停的徐煥,「阿夏說的不對,太外婆講的故事,怎麼能是太外婆的故事……」

「不是太外婆的故事,那是什麼?」李夏堵了一句。

李文嵐一臉委屈的再看向徐煥。

徐煥笑不可支,「太外婆講給舅舅聽的故事,舅舅覺得吧,得算是太外婆和舅舅的故事。」

「唉!那好吧,舅舅就是偏心阿夏,跟阿娘一樣。算了,誰讓我比妹妹大呢。」李文嵐雙手托著腮,一幅老氣橫秋的樣子,嘆了口氣。

徐煥笑了半邊,才接著講故事。

……………………

等到徐煥好到能夠走出高郵縣衙,滿城亂逛時,李夏從徐煥的故事,以及洪嬤嬤今天一點明天一點的零碎話語里,大致拼湊出了這位太外婆和太外婆的故事。

太外婆是她太外公第三房妻子,太外公的元配生了大伯和徐太太的父親,第二房妻子生了三個女兒,現在這個太外婆沒生過一子半女。

太外婆在嫁給太外公之前,已經嫁過一回,嫁過去四五年,沒能生出孩子,就和離了,太外公卻正看中太外婆不能生孩子,就娶了回來。

太外婆比徐太太的大伯還小了幾歲,嫁過去沒幾年,太外公就一病沒了。

大伯很不喜歡太外婆,太外公死後,大伯屢次想逼著太外婆再嫁,不過太外婆很厲害,從來沒落過下風。

洪嬤嬤很愛講太外婆和大伯你來我往的爭鬥,以及太外婆對族裡那些親戚半步不讓的事兒。

徐煥卻從來沒說過這樣的事兒,他說的,都是太外婆喜歡聽戲的趣事兒,愛喝幾杯老酒的趣事兒,以及,太外婆怎麼幫人,怎麼勸人,怎麼看得開。

這位太外婆,以及眼前這位舅舅,和李夏從前印象中的冷漠和潦倒,截然不同。

……………………

徐煥徹底恢復之後,開始打點著啟程返回明州。

李縣令和徐太太極力挽留。徐煥這一場病誤了春闈,李縣令和徐太太都是滿腔無名的愧疚,極想留徐煥多住一陣子。

郭勝領了李夏的吩咐,拎了一罈子上好女兒紅,又讓廚房準備了幾樣下酒小菜,再從外面買了帶殼花生,酥蠶豆等幾樣下菜乾果,在兩人同住的小院廊上,擺了張小桌,對坐閑話喝小酒。

徐煥自小兒跟著愛喝幾杯的太婆長大,雖說酒量不怎麼樣,喝還是很愛喝個幾杯的。

木瓜拎了只小泥爐過來,徐煥抓了把帶殼花生,放到爐口四周,和郭勝說著話,抿著酒,摸著哪個花生熱了,就剝開來吃。

郭勝也學著他摸熱花生吃,果然好吃多了。

兩人也不吃別的了,剝著熱花生抿了一杯多酒。郭勝問道:「真要回去了?」

「嗯,在這裡哪是長法?」徐煥又抓了把花生放到爐口四周。

「我倒是覺得,你該跟著你姐姐、姐夫,住上半年一年,或者是乾脆住到下一科春闈。」郭勝直截了當的說道。

徐煥一個怔神,「怎麼你也這麼勸我?這裡是姐姐家。」

「你還是個過繼的繼子,是吧?」郭勝抿了口酒,看著徐煥笑起來。

「你笑什麼?難道不是實情?」徐煥也淺淺抿了口酒。

「是實情。可就是因為你是過繼子,我才要勸你留下來。」郭勝一邊說話,一邊剝著花生,「你姐姐、姐夫都是實在人,嘴裡說什麼,心裡就是什麼,你也看到了。」

徐煥點頭,確實實在得很。

「你姐姐我不知道,你姐夫,是打心眼把你當你姐姐的親弟弟看待的。」郭勝看著徐煥,徐煥一邊點頭一邊接了句,「姐姐也是,這都是我的福運。」

「你來這一趟,你姐夫高興得很。你姐姐、姐夫家裡,從前那些事,那位老太太,你肯定聽說過。」

徐煥眉頭微蹙,嗯了一聲,看著郭勝低聲道:「一直沒好開口問,這會兒說到這話,那位鍾老太太,怎麼不見了?」

郭勝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將李縣令一家剛到橫山縣那一年的事,低低說了,徐煥聽的眼睛都瞪大了,「這可真是不簡單!怪不得能入了秦王爺的法眼,先頭聽說,我還納悶……難得難得,姐姐、姐夫以後有大福了。」

「嗯,這幾年,你姐夫越想越明白,常常喝點兒小酒,就難過的不行,說這十幾二十斷絕親戚、孤家寡人的日子,都是因為他太糊塗,連帶著幾個孩子也可憐,沒有長輩疼愛,也沒有諸多兄弟姐妹一起熱鬧,明明是大家大族,卻活的象孤寡之家。唉。」

郭勝嘆了口氣,徐煥臉上透出幾分寥落,太婆和族裡交惡,他對族裡也印象極其不好,這些年,他和太婆除了過年回去一趟祭祖,其餘時候,從不來往。

他小時候,有一陣子,就特別羨慕學裡那些堂兄弟表兄弟沾親帶故一扯一幫的孩子。

「你看看,六哥兒和九娘子天天過來找你,你姐夫說,六哥兒成天把舅舅說的掛在嘴上,你姐姐、姐夫想留你住下,也存了心疼孩子的心。」

徐煥想著嵐哥兒和阿夏,心裡一片溫情暖意,「這兩個孩子,是真好。冬姐兒也好,懂事的讓人心疼。」

「嗯,第二條,從你來說,更該留下,跟著你姐夫,學一學民政經濟。你學問文章都極好,可政務經濟民情這上頭,說你一無所知,也不算太過。你真要是中了進士,十有**要選做地方官,你這樣一無所知,家裡又沒有支撐,那真是……」

郭勝擔憂的看著徐煥,沒往下說。

徐煥一聽就明白了,「這事我也想過……可後來又一想,做天子門生,除了學問文章,還得看運道。

你看看我這運道,頭一趟考春闈,好好兒的,竟然莫名其妙拉了小一個月肚子,硬生生誤了春闈,這運道上……

唉,老實跟你說,我覺得吧,我這輩子的運道,在遇到太婆這件事上,已經用掉了八成,別的,真不敢再多想。偶爾想到你說的這個,剛一想就轉念,進士還不知道在哪兒呢,就想這個,想的也太多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