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六九章 餞行

第一百六九章 餞行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09 18:30 | 本章字數:2308

「沒有。」李夏打斷了郭勝的話,「舅舅知道了?阿爹呢?」

「還沒告訴李縣令,我想著,他知道,也就是知道,令尊膽小心細,倒不如等這事塵埃落定了,再告訴他。」郭勝先解釋沒告訴李縣令這件事。

李夏嗯了一聲,她也是這個意思,這會兒,阿爹不知道,比知道好。

「徐大郎心緒不靜,出門逛街去了。」郭勝接著說徐煥,「徐大郎是個難得的明白人,略一指點,立刻就能悟了。」

李夏又嗯了一聲,低頭開始描字。

郭勝看著她,猶豫了下,低聲問道:「伯府那位大爺,不會有事吧?」

「不知道。」李夏沒抬頭,手裡描著的字也沒有絲毫停頓,隨口答了句、

郭勝看著她流暢的描著字的手,暗暗鬆了口氣,看來,伯府那位大爺,至少沒什麼大事,這就好。

……………………

京城,五月的熏風裡,透著刺骨的寒意,和濃濃的血腥味兒。

大理寺後面,那座陰沉沉的地牢里,永寧伯府老大李文杉和老三李文林,一人提了一個食盒,跟在獄卒後面,腿腳發飄,一步一挪的下了濕滑的石頭台階,走過一條暈暗的、長長的過道。

前面,一支火把插在石頭縫裡,那火燒的象鬼火一般,照著地上一個挨一個的錦衣囚徒。

獄卒叮叮咣咣開著鐵門,李文杉和李文林緊挨在一起,站在獄卒身後,直直的看著蜷坐在地上的明尚書,和明大公子。

聽到動靜,明尚書抬頭看過來,獄卒已經開了鎖,推開鐵門,「半刻鐘,別多耽誤,這都違了禁令了!」

「明世伯。」李文杉抖著腿挪進鐵門,看著神情灰敗的明尚書,嘴唇抖了幾下,眼淚成串掉下來。

「大郎。」李文林緊跟其後,蹲在明大公子旁邊,伸手扶在明大公子肩上,一臉的淚。

明大公子看著他,想笑,卻淚水橫流。

「你來了……你怎麼來了?你怎麼能到這裡來?你不該來。」明尚李文杉,又看向和兒子面對面哭成淚人兒的李文林,「我這案子,不是舞弊,你不該來,你和文林……你阿娘知道嗎?」

「阿娘知道,阿娘說……我知道世伯的意思,阿娘也跟我說過,阿娘說,要是阿爹在家,也會來的,還有五弟,是五弟求了秦王爺……我和三弟……來給您和大郎餞……我給您帶了酒菜,您……說是明天……明天就……」李文杉語不成句,眼淚流個不停。

這是他頭一次這麼近的經歷家族覆滅,轉眼人頭落地這樣的慘事。

李文杉一邊哭,一邊打開食盒,將食盒裡酒菜一樣樣放到地上,斟了酒,託了一杯遞給明尚書,又託了一杯,遞給明大公子。

明尚書接過酒,沖李文杉舉了舉,一飲而進。「謝謝賢侄,回去替我謝謝你阿娘,以後見了你阿爹,跟他說一聲,若有來生,明某願和他再結兄弟。」

「嗯,我都記下了。」李文杉淚如雨下,不停的點頭。從明尚書手裡接過杯子,正要再斟酒,突然想起來,急忙道:「五弟有句話,讓我捎給你,五弟說:聽說皇上年裡年外生的那場小病,差點沒能熬過來。說是您……欺皇上病重……」

明尚書呆了片刻,突然重重一拳捶在地上,「原來……是這樣,我大意了,著了她的道兒!我害了太子……我大意了!」

李文杉看著瞬間激憤懊惱痛心無比的明尚書,怔的眼淚都不流了。

明尚書一連幾聲悲傷的哀鳴長嘆,看著一臉呆怔的李文杉,伸手在他肩膀上了拍了拍,「替我謝謝五哥兒,五哥兒……李家興盛有望,我很高興,我很替你阿爹高興,好,這很好。」

李文杉眼淚又成串掉下來,低頭又斟了杯酒,不等他舉起來,明尚書伸手拿過喝了,盯著他看了片刻,突然伸手從懷裡摸了個折的極小的方勝出來,動作極快的塞到李文杉手裡上身前傾,附耳李文杉低低道:「把這個交給五哥兒,你不要看,交給五哥兒,就說,這些,都給他了,明某無所求。」

李文杉再怎麼也聽出這話里的意思,急忙將方勝收進荷包。

明尚書坐回去,長長嘆了口氣,「我不過寄了萬一之望,沒想到……下里鎮李家仁義傳家,果然如此。走吧,若有來世……走吧。」

外面,獄卒沉重的腳步聲漸行漸近,明尚書揮著手,示意李文杉和李文林。

兩人站起來,退後半步,跪倒在地,沖明尚書磕了幾個頭,稍稍轉個方向,又沖明大公子磕了幾個頭。

明尚書和明大公子端坐受了禮,這就算是生祭了。

……………………

李文山捏著那片只有一枚銅錢大小的方勝,呆了半晌,低頭塞進荷包,出了府門,直奔秦王府。

秦王府書房裡,秦王看起來十分閑適的坐在長案後,翻來覆去的看著李文山遞給他的小小方勝,看了好一會兒,抬手將方勝遞向陸儀,「你看看,這東西疊的倒是精緻。」

陸儀接過,也翻來覆去看了幾個來回,重又遞給秦王,帶著笑道:「確實精緻,看這方勝,明尚書這赴死,算是從容。」

秦王接過,慢慢拆開,看著紙上一行行整齊漂亮的蠅頭小楷,一行行慢慢看完,抬手將紙遞給了金拙言,目光卻落在坐在扶手椅上,神情低落,只顧埋頭喝茶的李文山。

金拙言看的極快,看完折起,遞給秦王,兩人對視了一眼,金拙言走到李文山身邊,用摺扇敲著他的肩膀,「明振邦確實犯了國法,更算不上純臣,他既然站上了台,今天這樣的慘事,他必定早就想到了,有所準備,你別多難過。」

「我知道,不是難過,就是……」李文山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心裡塞的滿滿的,各種各樣,紛亂龐雜,說不來理不清楚的情緒。

「你的功夫有一陣子沒練了吧?一會兒讓承影陪你走幾招,出一身汗,人就能清爽鬆快不少。」陸儀過來,拍著李文山的肩膀,溫聲道。

李文山悶悶嗯了一聲,站起來,「我去找承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