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八八章 不要心虛

第一百八八章 不要心虛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17 01:33 | 本章字數:2304

「你到底打算怎麼辦?不是說……」徐煥拖了把小竹椅,一屁股坐在郭勝旁邊,有些著急了。

郭勝昨天就說過,從今天一早起,就是隨時,要是今天夜裡就出了事怎麼辦?

「你看你急什麼。」郭勝伸長脖子,專註的看著他甩出去的這一鉤。

「這是什麼事?能不急嗎?萬一今天夜裡……那咱們就是前功盡棄!不是咱們前功盡棄,這簡直是……」

「淡定。」郭勝將釣桿插在錨孔里,拖了把竹椅子坐到徐煥旁邊,看著他,「你以後入仕為官,頭一件,就是得先學會沉得住氣,我都不急,你急什麼?」

「第一,你急不急,我看不出來,第二,你心裡有數,你沒跟我說,第三……」徐煥沖郭勝一根根曲著手指。

「我心裡是有數,有點數,這事急也沒用,不光這事,什麼事都是急也沒用。我知道我知道,你先聽我說。」郭勝沖徐煥擺著手,「董老三還在塘泥鎮上看著呢,到現在沒傳信過來,那就是說,至少到現在……到咱們上船之前吧,董老三還沒看到有船靠近查看。

這就是暫時沒事,那幫子海盜,謹慎得很呢,再怎麼也是殺官,而且是柏景寧,動手前,肯定要查看清楚,一切準備妥當了,才敢動手,連看都不看,就敢帶著船直衝上前動手?他們不敢,今天夜裡,肯定平安無事,你不要急。」

徐煥長長吐了口氣,「也是,你這話有道理,是我太沉不住氣了。」

「再說,咱們已經示過警了,柏景寧又不是沒經過戰事的紙上將軍,他算是個有本事的,柏家又底蘊深厚,不留心容易著了道了,留心之後,說不定,他自己就能把自己護的好好兒的,放心吧。」

郭勝拍了拍徐煥的肩膀。

「也是,」徐煥往後靠到矮矮的椅背上,「我這是關心則亂,不過,真要象你說的,他被人掂記上了,還是……咳!」徐煥用力咳了一聲,把還是後面那些令人恐懼而憤怒的猜想咳回去,「他這會兒飄在海上,四下無靠,現調自己人一時半會到不了,這沿岸官兵,他還沒就任……」

「你想到的,我都想到了。第一,有事沒事還不知道,只是猜想么……」郭勝一句話沒說完,就被徐煥鄙夷的眼神給看的轉了彎,「我真沒得什麼信兒,就是猜想。」

「舅舅的信兒過來沒有?」徐煥盯著郭勝問了句。

「過來了,只說肯定不是他們,別家,這種極其機密的事,要打聽到哪有那麼容易?唉。」郭勝嘆了口氣,「老徐啊,這事,真就是我瞎猜測,你真別多想,我不是跟你說了么,這幾年遊歷天下,聽到過那位江娘娘幾件小事,我就覺得,她是個毀天滅地的暴烈性子。

你想想,柏景寧要是能穩住南邊沿海,對江家,對她,對太子,會怎麼樣?」

「我看柏帥是個公心為國的。你也說過。」徐煥神情凝重下來。

「我們看有什麼用?暴烈之人,多半固執自信,慮事不周全。」郭勝沉默了一會兒,聲音低下去,「不能說慮事不周全,也許是慮事太周全了。老徐,那江家,跟我一樣,都有一個沒法揭開的過往,柏帥真要清凈了沿海匪患,能牽出多少事,誰知道?

柏帥公心為國,柏家又是手捏免死鐵券的豪門世家,柏帥真查出什麼了,只怕不會隱瞞,哪家撞到他手裡,哪家就得傾覆,就是江家,只怕也不會例外。」

徐煥輕輕打了個寒噤。

「為私,柏家和蘇家結成了兒女親家,柏家女現在是蘇貴妃嫡親的侄兒媳婦,更不會放過江家,唉,不是她慮事不周,實在是……看來,柏景寧真是個有本事的,假以時日,能給這一帶一個清平安寧。」

郭勝仰頭看著陰沉的天空,最後一句,更象是自言自語。

「明天怎麼辦?」徐煥上身前傾,看著郭勝嚴肅問道:「你得先跟我說一聲,讓我心裡有個底,象再象今天上午那樣,我都不知道你要說什麼。」

郭勝斜著徐煥,不跟他說,可比跟他說,要好得多了!

「迎上去,咱們走的時候不是漏過話了,要找條船也到海上飄幾天,現在找到了,就去找他們搭個伴。」郭勝這話,聽在徐煥耳朵里,就是這郭勝又信口胡扯上了。

「我問你正事兒呢!到底怎麼辦?」

「到底就是這麼辦,迎上去,找到他們,隔著船拚命喊,和他們一起走,搭個伴,說說話喝喝酒喝喝茶,就這樣。」郭勝看著徐煥,極其認真的又說了一遍。

徐煥瞪著他,「你這簡直……你既然明刀明槍的擺明了,那今天上午就該明說,還姓什麼胡?」

「老徐,你這叫心虛。」郭勝用手背一下下拍在徐煥肩上,「你想想,好好想想,要是沒有這些事,咱們什麼打算也沒有,今天上午,咱們跟他們就是一個偶遇,遇到了柏帥,發現柏帥平易近人,和咱們十分談得來,咱們很想和他再多聊幾回,他也很願意和咱們來往聊天,你會怎麼辦?有機會肯定再坐一起喝茶聊天對不對?現在咱們找了條船,正好跟他們順路,難道不是找到他們,搭個伴,酒逢知已千杯少,以解海路之枯燥?」..

徐煥被郭勝說的連連眨著眼,怔了好半天,這話好象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可是……嗯,他確實十分的心虛……

「好……吧,明天一早啟程?船好象動了?」

「哪能明天一早,這會兒天落黑了,就得走了,先往下南走一段,繞一點路再往北,這種算計別人算計別人的算計,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稍一粗心,誰是黃雀,誰是獵人,就說不準了。」郭勝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收了他那根釣桿。

「這是吉兆。」郭勝收起釣桿,看著空空如也的一串魚釣,滿意的笑道。

徐煥失笑,「沒釣上來是吉兆,那要是釣上來魚呢?也是吉兆?」

郭勝點頭,「大戰之前看兆頭,必定是吉兆。行了,進去吧,至少上半夜都能太太平平,趕緊吃了飯,能睡一會兒是一會兒吧。」

徐煥跟著站起來,一起進了船艙。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