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一百九六章 領一個謝字

第一百九六章 領一個謝字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19 04:56 | 本章字數:2295

「你懷裡抱的是什麼大事?」金拙言沒答秦王的話,指著李文山小心抱著的那個包袱問道。

「在外面沒這樣,進了這院子才不綳著了。」李文山一邊小心的將包袱放到長案上,一邊看著秦王,先解釋不動聲色這件事。

秦王看向陸儀,陸儀一臉笑,「在外頭比這強一點兒。」

金拙言走過去,解開了包袱。

李文山一屁股坐下,自己先給自己倒了杯茶喝了,看著金拙言解開的包袱道:「這是郭先生昨天晚上送進來的。阿爹剛到高郵縣時,那些什麼打行把行的,我跟你們說過,郭先生那脾氣,最記仇,哪,都查出來了,背後勾連高郵軍,看郭先生查到的這些,高郵軍已經敗壞的簡直……你們看看吧。」

秦王眉頭微蹙,看了眼陸儀,陸儀看起來也很意外,金拙言正要拿起一份卷宗的手一滯,看向秦王,又看向陸儀。

沉默片刻,秦王給金拙言使了個眼色,金拙言放下剛剛拿起的卷宗,見秦王坐到李文山身邊,自己坐到了兩人對面。

「我剛剛讓人去叫你,你知道什麼事么?」秦王翹起二郎腿,搖著摺扇,看起來十分愜意自在的問道。

「剛才陸將軍說了,什麼事?」李文山放下杯子問道。

「你家那位郭先生,給鳳哥兒寫了封信,說二月初,他和你舅舅徐煥外出遊歷,順手辦了件大事,沒跟你說?」秦王語調輕鬆中,還帶著幾分調侃之意。

李文山搖頭,郭先生和舅舅外出遊歷這事他知道,家裡來信說了,已經回去了?不是說要遊歷至少半年?

秦王看了眼陸儀,「我就說,這件事兒,郭勝只怕不敢跟這傻小子說。」

金拙言失笑,「這事是不該跟他說。」

秦王看著眼瞪著他的李文山,一邊笑一邊用摺扇拍著他,「玩笑玩笑。鳳哥兒你跟他說說。」

「郭勝來信說,他和徐煥遊歷到平江府,碰巧聽說了幾件事,說是有海上來的人,打聽柏景寧的行蹤,郭勝說,因為柏景寧這一趟赴任,首要之事,是清剿海上和沿海匪患,現在海上來的人打聽柏景寧,他就留了心,碰巧……」

陸儀的話頓住,看向秦王,秦王沖他垂眼示意。

「你太外婆姚氏,有個侄子被挾裹在海匪當中,這事,你聽說過沒有?」陸儀又看了眼金拙言,語調輕鬆的問道。

李文山急忙點頭,這件事兒,他來京城前,阿夏就跟他說了,又讓他去問了洪嬤嬤,以便他心裡有個數。

「知道,我也是湊巧知道的。跟著阿娘陪嫁過來的洪嬤嬤,是太外婆自小的丫頭,我那時候還小,有一回在洪嬤嬤懷裡,聽洪嬤嬤和老伴閑聊天,說到了這個,我就一直記在了心裡。

後來,找機會問過洪嬤嬤一兩回,確實是有這麼回事,是太外婆嫡親的侄子,倒不是什麼挾裹,他是自己主動去找人家入的伙,好象有什麼事,要報什麼仇,這個洪嬤嬤也不清楚。

洪嬤嬤說從前經常見他,說他氣性特別大,很聰明,書讀的好,是個有本事的,洪嬤嬤還說,這個侄子,就跟太外婆最親。別的,洪嬤嬤就不知道了。」

「還在懷裡抱著,聽到一句話,你就記下了?」金拙言驚訝笑道。

「對啊,這是海盜!我小時候最喜歡俠客義盜什麼的,現在也喜歡,別的記不住,這個,真就是過耳不忘。」李文山笑著點頭,他小時候就是這樣。

「五郎是個實在人兒。」陸儀看著金拙言,話裡有話的說了一句,接著道:「你既然知道,這話就好說了,你這個舅舅的舅舅,如今已經是海上一夥大海盜的二當家,據說極有威望,你舅舅就找他舅舅打聽了。

還真是有一夥海匪,要對柏景寧不利,郭勝和你舅舅,就找到平江府運河上的扛夫老大胡磐石,再從你舅舅的舅舅那裡,借了人手,正好趕上柏景寧一家遇襲,援手救下了柏景寧一家。」

陸儀說的簡潔無比,李文山聽的目瞪口呆,心裡隱隱湧起股說不清的感覺,這件事兒太巧了,不象是郭勝的手筆,這更象是阿夏……

秦王和金拙言幾乎同時欠身往前,秦王在李文山目瞪口呆的臉上拍了下,金拙言一摺扇敲在李文山頭上。

「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兒!」金拙言一臉嫌棄。

「救下來了?那柏帥現在?」李文山沒理秦王和金拙言,只仰頭看著陸儀說話。

「嗯,柏景寧脫了這場生死之險,由海路改走陸路,又求助到關銓那裡,現在已經平安到了福建任上。」陸儀笑道。

「你家那個郭勝,給自己胡編了個胡姓,說他叫胡勝,卻把你舅舅的名字實說了,柏景寧寫了信給我,向我致謝。」秦王摺扇拍著李文山的肩膀,「這個謝字,我已經替你領受了。你回去,跟你大伯娘提一提,別多說,只說郭勝和你舅舅遊歷途中,湊巧幫了柏景寧一個小忙。」

「柏景寧從前在江南東路的時候,跟你大伯不怎麼和睦,柏景寧那個人性子傲,大約不怎麼看得上你大伯,柏家一向有恩必報。」金拙言接上話說道。

李文山連連點頭。

郭勝這算是救了柏景寧一家人的性命,柏景寧謝到秦王這裡,往後對大伯,至少也會委婉的表示一下謝意,大伯要知道一點,才好應對。

「那個,就交給你了,兵部歸你管,高郵軍歸兵部管。」李文山指著長案上的卷宗,和秦王道。

秦王點頭,「交給我吧,你阿爹這一任快到期了,前兒聽吏部說,你阿爹考績不錯,今年肯定能得個優字,下一任,你阿爹有什麼打算沒有?」

「正愁著怎麼跟您開口,阿爹的打算……我的打算吧,和大伯娘也商量過,阿爹這人太老實,當初在橫山縣時,就很吃力,他也沒什麼大志向。冬姐兒今年都十八了,還沒議親,要是可能,最好能在六部給阿爹找份差使,鴻臚寺什麼的。」李文山看著秦王,帶著十二分的不好意思。

「這容易。」秦王失笑,金拙言看了眼秦王笑道:「我來安排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