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二七章 與平常不同的年夜飯

第二百二七章 與平常不同的年夜飯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29 10:27 | 本章字數:2209

陸儀嗯了一聲,將抬腳要走,又回頭問了句,「李五前兒又問了一回,他大伯下一任,有什麼信兒沒有。」

「就秦鳳路吧,做一任安撫使。」秦王臉色微冷,「李學璋這個人,心眼太活了些,他那隻腳,恨不能踩齊所有的船。放到秦鳳路看看吧,要是這一任還定不下心,哼。」

陸儀被秦王這似有似無的一聲冷哼,哼的心裡一緊,忙低頭應了,退了兩步,轉身走了。

……………………

徐太太一直病到臘月二十九,大夫來診了脈,說脈象平和了,葯不用再吃,只是不能太辛苦,還是要好好將養一陣子,畢竟久病初愈么。

姚老夫人也是臘月二十九這天,看了這一年裡的最後一趟脈,就說她好了。

她倒不是為了大家過年過的舒心,而是,大年三十請大夫,這可不吉利,一直到正月十五,她都一定要好好兒的,大夫無論如何是不能上門的,到她這個年紀,最忌諱這樣的不吉利。

大年三十一大早,永寧伯李老太爺帶著二兒子和五個孫子,先從伯府大門起,新桃換舊符,挨門貼春聯,伯府不算小,要貼的門多,換了桃符春聯,李老太爺又帶著兒子孫子,往族裡幾個長輩族老家中,送了桃符門神,直忙了整整一天。

姚老夫人也不能閑著,坐著轎子到府里各處拜各種神,再到廚房轉一圈,回來再親手擺好初一祭祖先祭神的幾樣最主要供品,忙完,這一天也差不多了。

臨近傍晚,永寧伯府上上下下燈火通明,到處是亮堂的、喜慶的大紅大綠,丫頭婆子們個個喜氣盈腮,腳步輕快,走路帶風,處處都要洋溢著年節應有的喜氣和吉慶才行呢。

一年中用不了幾回的榮禧堂里,外面擺了一桌,李老太爺高居上首,二老爺李學珏坐在老太爺左邊,李老太爺招手叫了大孫子李章顯,讓他坐到自己右手邊,李學珏下首是二爺李文櫟,對面是三爺李文林,李文山和李文嵐坐了最下首。

二老爺一幅看笑話模樣,不停的瞄著李文山和李文嵐。

李文山和李文嵐卻渾然無覺,老太爺疼孫子,李章顯又小,緊挨老太爺坐著,很正常啊,他們家裡,有好事兒,從來都是阿夏排在最前的。除了顯哥兒,兄弟中間,他倆最小,不陪末座,還能坐哪兒?

二少爺李章明跟著阿娘趙大奶奶,在裡面一桌。

裡面也是一桌,和平時用飯一樣,從嚴夫人到姚四奶奶,全都站著侍候,坐著的,還是平時那幾個,還是一樣的位置。

郭二太太避開嚴夫人,時不時狠剜徐太太一眼,她嫁過來這些年,年夜飯不坐著吃,倒要站著侍候,這是頭一回,都是小三房,多餘出來的一房人,非得腆著臉往府里擠,偏還擠進來了,老祖宗的心情,她覺得她比老祖宗更加感同身受。

趙大奶奶時不時瞄一眼徐太太,再瞄一眼不停的狠剜徐太太的郭二太太,保持著臉上得體的微笑,心裡卻跳動著一團幸災樂禍,雖說站著,心情卻還不錯。

她總覺得,那年春闈,老五沒下場,一定是從王爺那裡得了什麼信兒,他得了信兒,自己躲遠了,卻一聲不響的看著他大哥下場考試,讓他大哥從此沒有前程,這人,怎麼能壞成這樣呢?

阿娘說的對,這人哪,為了往上爬,什麼黑心爛肺的事做不出來?庶出子有幾個不是壞的腳底板流膿的!

可她那一對舅姑,偏偏瞎了眼,豬油蒙了心,這麼個壞種,她們還能紅口白牙說他什麼忠厚,真就是一個呸字!

黃二奶奶外面台上一台大戲,屋裡連台大戲看著,原本應該挺高興的,可這會兒,她既高興不起來,也沒有看戲的心情。

夫人回來之後,她就被派了管事的活兒,到現在,要緊的事越管越多,不說壓過大嫂,至少不比她權輕了,大嫂和二太太已經把她歸到巴結小三房那一堆里,只要見面,就時不時譏諷她幾句,平時撥火使絆子就更不用說了。

她這個被拖上了台的,開始還能跑跑龍套,現在……還看什麼戲啊,現在是她演給別人看了!唉,她這一肚皮接一肚皮的煩惱啊。

沈三奶奶嫁過來這兩三年,這是頭一回年夜飯要站著侍候,不過她倒無所謂,老一輩三個媳婦兒都站著呢,她心氣平和的很。

姚家是大族,姚四奶奶在家裡當姑娘時,從家到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常聽嫁出去的姑姑、姐姐們說當媳婦的苦,她這門親事,就小家來說,很是高攀,她這個婆婆,又是出了名的精明強幹,眼裡不容沙子。

從定了親,她就悄悄兒的請教族裡的姐姐們,苦練侍候婆婆立規矩的各項基本功,以及中等高等各種這個那個,嫁過來前,就做好了吃足媳婦苦的技能和心理準備。

可到現在,她那些功夫竟然沒機會施展,也就是今天這年夜飯上,比做姑娘時委屈了,可作為老一代小一代七個媳婦中最小的那個,今天這苦,也就是一直站著罷了,站的竟然有點兒累了,她苦練的基本功,好象已經荒廢了,姚四奶奶剛剛昂揚起來的鬥志很快疲軟下來,有點兒分心的盤算起了初二回娘家這件大事……

徐太太好好歇了這幾天,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這會兒打點起十二分的精神,跟在嚴夫人後面,用心侍候。

今年這年夜飯氣氛不對,連玉姐兒都覺出來了,乖巧無比的坐在椅子上,時不時拉一拉緊挨她坐著的李夏,「九姑姑,我想吃那個糖……」

「噓!」李夏瞄了眼已經一個眼刀沖她飛過來的姚老夫人,俯到玉姐兒耳邊,低低道:「現在不能吃糖,你看太太婆生氣了。」..

玉姐兒看了眼姚老夫人,連連點頭,不敢再說話,太太婆最近凶得很。

內外兩桌,都是一片安靜,外面戲台上小唱微微一點顫聲,都清晰入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