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二八章 做和想

第二百二八章 做和想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3-29 10:27 | 本章字數:2269

「前兒鐘鳴閣那場文會,你去了?」外面,李老太爺帶著滿滿挑剔的聲音響起。

李夏眼皮微垂,凝神細聽。

「是,蘇大公子作東,是古家六少爺……」李文山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苦惱,聽五哥這聲調,這什麼文會的事,不是頭一回鬧了。

「你如今是不得了的厲害了,叔伯長輩不在你眼裡,連我這個祖父,也不在你眼裡了,是吧?」李老太爺打斷了李文山苦惱無比的解釋,「沒規矩的東西,你難道不知道,一個孝字,比什麼都要緊?就連皇上,那也是以孝治天下!你這麼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真以為我治不了你了?」

「祖父,不是……」李文山的話剛出口,就被李老太爺一聲斷呵,「你還敢跟我狡辯!沒規矩的東西!你太婆說的對,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孫!」

「翁翁,二叔當時要跟著去,五哥兒就當面跟二叔解釋的清清楚楚,雖說是在鐘鳴閣,那天的鐘鳴閣被蘇大公子包下了,連夥計都趕了出去。

人家蘇大公子沒請五哥兒,五哥兒是跟著古家六少爺去的,五哥兒自己都是被別人帶去的,怎麼帶二叔去?五哥兒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得想想二叔的臉面吧。」李文松瞪著二叔李學珏,忿忿的替李文山分辯道。

「老四,你這是怎麼跟翁翁說話的!」二爺李文櫟見李老太爺和二老爺同時沉下了臉,急忙責備李文松,他這個弟弟,成天替別人強出頭,真是讓他煩惱極了。

裡間,嚴夫人沉著臉,看著郭二太太低低道:「你去跟老二說說,這文會不文會,都過去多長時候了?還鬧個沒完,今天是大年三十,他想怎麼著?」

不等郭二太太答話,姚老夫人手裡的茶杯咣的扔到了桌子上,「怎麼了?他翁翁教訓他幾句,也教訓不得了?你這巴結,也巴結的太過了。好歹也是百家傳承大家出身,怎麼這麼眼皮子淺?」

郭二太太低眼垂眼,趕緊掩飾住滿眼滿臉滿身的幸災樂禍。

嚴夫人一張臉綳的緊緊的,扭頭看向外面的戲台。

徐太太臉色青白,強撐著一臉笑容。

李冬想垂下頭,又不敢很垂下去,捏著帕子的手指微微顫抖。

李夏伸手過去,握住姐姐的手,輕輕捏了兩下,李冬看著笑的淡定無比的李夏,微微一個怔神後,隨即醒悟,五哥已經回來好幾年了,這樣的事肯定不是第一次……

「翁翁教訓的極是。」李文山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平和恭敬,挑不出毛病,「以後但凡有文會,孫兒必定先去請二伯,二伯不去,小侄不敢獨去。」

李冬神情一緩,用力握了下妹妹的手,她也真是,回來這些天,也不是沒打聽過,五哥可沒受過誰的氣,那是五哥,難道還用她擔心?

李夏瞄著阿娘,徐太太的臉色也緩和了下來,正看不到什麼神情的瞥著郭二太太。

「孫兒在太原府和橫山縣時,阿爹也常常這麼教訓孫兒:阿爹說,有其父必有其子,阿爹說他常常以此自省,修身養性,不能給孫兒和嵐哥兒做出不好的樣子。阿爹還常常說,就是因為有祖父在前,他才有了今天這點微薄之成。」李文山的聲調越來越謙恭。..

外面李老太爺的臉色,李夏看不到,姚老夫人的臉色極其難看,將杯子再次摔在桌子上,揚聲呵道:「你還讓不讓人過年了?非得把我氣死了,你們就能得意了?」

外間加屋裡,一片鴉雀無聲。

姚老夫人拍了桌子,卻沒象平時那樣一怒而走,年夜飯還沒吃呢,一拍而散可是大不吉利,大過年的,無論如何不能不吉利……

她們這是欺負她忌諱這些,欺負她這個事事都得承擔的當家人,欺負她這會兒只能忍下這些!

「這菜都涼了!難不成這布個菜,也得我吩咐一句布一筷子?」姚老夫人掉頭將脾氣發到了兒媳婦們身上。

嚴夫人一聲不吭,上前布菜,郭二太太和徐太太都是大氣不敢出,跟在嚴夫人身後,一個盛湯一個接,四個孫媳婦再挨個過一遍手,送到各人面前。

李夏愉快的喝著湯,她就說么,五哥怎麼可能只受氣不反擊,五哥可不是個肯低頭受氣的人……要是五哥肯低頭受氣,她當初,也許就不會自請入宮了。

外間,李老太爺一張臉板的象刷了一百層漿糊,裡間,姚老夫人臉子拉的快要掉到地上了,嚴夫人一句話不說,郭二太太和徐太太一句話不敢說,只有李二老爺,揚著笑聲干說了兩三句,可是無人理會,這獨角戲就沒法唱了,也只好悶頭喝酒。

一頓年夜飯,吃了個鴉雀無聲。

外面小唱唱罷評書唱,評書唱罷小唱再唱,都唱了好幾遍,總算,煙火燃起,遠遠的,交子時的鐘鼓齊鳴,除了姚老夫人,眾人都暗暗長舒了口氣,這個年三十,總算熬過去了。

一碗碗餃子端上來吃了,眾人跟在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姚老夫人和李老太爺身後,出了榮禧堂。

早就挑好的婆子端著四五盤面蛇、熟黑豆,熟雞子,旁邊已經清好的一片花圃中,三個異姓婆子鄭重無比,一邊挖坑,一邊齊齊的一遍遍念誦:「蛇行剛病行,黑豆生則病行,雞子生則病行……」

這是這十幾年來,姚老夫人最重視的祈福之一,她最怕生病,也最厭惡一個病字,她要健健康康、長長遠遠的活著。

埋了肯定活不了的面蛇,煮熟搗爛的黑豆和雞子,四處燃起的丁香飄來濃郁的香味,婆子請了姚老夫人,以及眾人,去洗一年中最隆重最要緊的五木湯浴。

一直忙到天色大亮,一家人從老到幼排隊站好,喝了屠蘇湯。

姚老夫人和李老太爺都是年近七十的人了,悶著一肚子氣熬了一整夜,喝了屠蘇湯,就回去歇下了。

兩人一走,就象陰雲驟散太陽出,換了喜慶新衣服的李文山和李文櫟兄弟幾個喜笑顏開,分成兩撥,帶著抱抱厚厚好幾摞拜帖的小廝們,說說笑笑步行往各家投貼拜年。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