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四七章 文章不好寫

第二百四七章 文章不好寫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05 02:15 | 本章字數:2196

「再去看看,趕緊過來稟報,快!」嚴夫人急急吩咐了管事婆子一句,轉身又進了議事堂,在門口一把拉住急的臉都白了的徐太太,「你別急,下人們聽風就是雨,就愛咋咋呼呼,老太太那麼個經多見廣的人,哪會哪人吵架?老祖宗也不會,再怎麼著,今天是咱們家擺年酒待客。」

徐太太深吸了口氣,大嫂這幾句話,她聽懂了,也是,老太太不是一般人,今天是她們府里待客,老祖宗再怎麼也不能自家給自家鬧沒臉……可這吵起來了,肯定不是下人咋咋呼呼!

片刻功夫,第二撥來報信的婆子就到了,口齒極其利落的將霍老太太怎麼怎麼說,稟了個一字不漏。

嚴夫人聽的目瞪口呆,徐太太呆了片刻,眼淚奪眶而出。

嚴夫人忙上前拉著她坐下,吩咐了丫頭端茶擰帕子,抬手按在徐太太肩上,低低道:「別哭,都過去了,你看,現在娘家人來了,以後就不一樣了。」

「嗯,我……多謝大嫂,太婆說大嫂不容易,讓我來給您端杯茶。這些年,多虧大嫂大哥照應……」徐太太眼淚又掉下來。

郭二太太呆站著,愣愣的看著緊挨著坐在一起低聲說話的嚴夫人和徐太太,傻了半天,突然覺得自己這幾十年過的象個二傻子,她一直以為大嫂跟她們二房最親……

……………………

花廳這一場熱鬧大戲,永寧伯府里,李夏倒是最後一個聽全了經過的。

李文山說的手舞足蹈,時不時哈哈大笑幾聲,「……阿夏,太外婆太厲害了!那書上說一張嘴能罵死人,太外婆就是能罵死人的那種,太外婆最最最最厲害的,是她還能自己再圓回來!她自己罵,自己圓!

四哥跟我說的時候,說他媳婦都看傻了,阿夏,這就叫能伸能屈對不對?哈哈哈哈!太外婆可真是,還要搭個棚子到禮部門口罵,這文兒,哪用得著舅舅寫?太外婆直接開罵就行了,比什麼文都精彩!哈哈哈哈!阿夏,你說,太外婆真能到禮部門口搭棚子嗎?」

李夏抿著茶,斜著笑的哈哈哈哈的五哥,等他笑夠了,才點了下頭,「太外婆很厲害的,搭個棚子,讓舅舅跪著,太外婆罵舅舅不孝,不能支撐徐家就夠了。」

李文山反應極快,「可不是,欺負媳婦兒就是欺負娘家,嗯,要是這麼說,太外婆去搭個棚子,倒是容易得很。」

「老夫人這一輩子,直到今天,都順風順水的厲害,自視高得很,她不知道自己沒本事,更不知道自己沒膽子,經了這一場事,她怕太外婆,只怕就要怕到骨子裡了。以後咱們在這永寧伯府,能清靜不少。」李夏長長的呼了口氣。

今天聽到江延世過府的信兒,她這心就往下沉,江延世來,絕對不是什麼慕六哥才情,他暴烈,可也精明的厲害,當年金拙言一桿槍挑殺了江家滿門,是怒火,也不是沒有畏懼江延世,乾脆一槍挑死他,一了百了的意思。

這會兒的京城,比她想像的更複雜危險,她需要全力去應付府外那些繁雜之事,五哥和六哥都已經踩進了棋局,只能進不能退了,現在,她要護住她們一家,這份吃力,並不比從前那一場從宮女到太后的煉獄之行輕鬆。

「說說江延世。」看五哥笑夠了,李夏低聲道。

「沒想到他來,對了,他說咱們永寧伯府那塊匾額,是太祖母親李太后親筆?說能得李太后親筆題寫匾額的,就咱們永寧伯府?咱們真是李太后的娘家?」聽李夏問到江延世,李文山立刻想到這個重大問題。

李夏緊緊抿著嘴,她就知道,江延世這一趟不是平白來的,他拋出這匾額,要把五哥六哥架到哪兒?

「李太后的小傳,錢大家寫過,唐大家寫過,古大家也寫過一篇,都極其詳細,再其它人寫的,集起來得有半人高,你難道沒讀過?李太后從五歲起,就到了古家,她被古家收養,那也是因為李家沒有一家願意收養她,她有娘家人,那是古家,李家哪有臉稱什麼李太后娘家人?」

李夏的話極其不客氣,無論如何,李家不能生出這樣的心。

李文山臉紅了,「我知道,阿夏,你說江延世說這件事幹什麼?他不光在門口說,見了翁翁,還的二伯,還和他倆說了半天,你沒看到,翁翁和二伯臉上一片紅光,舅舅說翁翁和二伯一對兒都成兩朵映山紅了。」

李夏悶哼了一聲,江延世說這件事能幹什麼?挑事唄!

「六哥怎麼樣?」李夏岔開了話題。

「大展捷才,他高興壞了,六哥兒真喜歡當才子。」李文山一邊笑一邊搖頭。

李夏輕輕舒了口氣,他喜歡就好。

……………………

郭勝那間小院里,郭勝一邊抿著酒,一邊凝神聽徐煥說他太婆那一場大發作,徐煥仔仔細細說完,煩惱的拍著額頭,「……老郭,你說,太婆真要到禮部門口搭起了棚子,這篇文章該怎麼寫?從回去聽太婆說了,我就覺得這篇文章不好寫。」

郭勝帶著幾分鄙夷的斜著徐煥,「第一,你太婆用不著到禮部門口搭棚子,就看姚氏所作所為,就知道她是個沒血性沒膽子的,這一趟,就能把她罵怕了,你瞧著呢,她不敢再欺負你姐姐。」

郭勝說著,嘿笑了幾聲,「她要是還敢再欺負,老實說,我還能高看她一眼。」

「嗯,你這話很有道理。」徐煥放下了心,倒了半杯熱黃酒,連抿了兩口,「老郭,你說,真要是……我是說萬一,太婆到禮部搭了棚子,這文章該怎麼寫?我到現在沒想好,這篇文章真不好寫。」

「你不是學過刑名了?寫什麼寫?你只要跪在你太婆面前就行了。」郭勝仰頭喝了杯中酒,看樣子對徐煥這麼不開竅,很有幾分氣哼哼。

「嗯?」徐煥更加一頭霧水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