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四九章 豪賭之人

第二百四九章 豪賭之人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05 19:04 | 本章字數:2220

「嗯,也夠膽子,竟然放話說銀子不比江家少,不管真少假少,這膽子都不小。」陸儀看著笑個不停的秦王,跟著笑意融融。

「嗯,」秦王放下杯子,來回踱了幾趟,看著陸儀低聲道:「她既然放了這樣的話,霍二當家那邊,可以走一趟。」

「讓柏景寧安排?」陸儀反應極快。

秦王看著他,目光幽幽,陸儀瞬間反應過來,「我沒想周全,柏景寧乃國之統帥,不是……我挑個人走一趟。。」

「你不是讓人跟著徐煥去看過一趟了?霍二當家的不簡單,這話還是你說的。」秦王背著手,看著暗沉沉的窗外,「不光是因為柏景寧乃國之統帥。你想想,霍連城要是想投國,之前沒有機會,柏景寧到任後快一年了,郭勝在中間牽了兩三回線,霍連城可有半分要投靠的意思?」

「只是稍稍避讓而已,柏帥也避讓著他。」陸儀低低答道。

「霍氏這一趟海島之行,是作說客去的。」秦王聲音很低,站起來,來來回回走了幾趟,站住,看著專註看著他的陸儀,露出笑容,「一定是這樣,霍老太太是為了做說客,走了這一趟,要是只為了銀子,遞個信,讓霍連城安排人送過去就行了,用得著帶著徐煥,帶著你那兩個尾巴,冒險走這一趟?」

陸儀目光微閃,「那兩個尾巴是郭勝找我要的。」

「郭勝不會瞞著徐煥,徐煥不會瞞著他太婆,這個郭勝……」秦王有幾分出神,片刻,才又接著道:「霍連城要投,投的也是人,柏景寧不足以讓他依附。」

陸儀看著秦王,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霍連城這是豪賭。

「不用挑人,一來沒法把話說透,二來,說出的話,份量也不夠,除非你親自走一趟……不用你去,拙言還在南邊,讓拙言約霍連城見面,這事急,你現在就給拙言傳個話,不必多說,把霍氏那幾句話寫給他,就說我讓他便宜行事,他知道該怎麼辦。」

「是。」陸儀抽出張透明竹紙,寫了幾行字,拿給秦王看了,轉身出去遞信。

片刻,陸儀回來,內侍已經侍候秦王換了衣服,鬆了頭髮,正坐在榻上喝著碗湯,見陸儀進來,屋裡的內侍小廝給他沏了茶,垂手退出。

「接著說。」秦王看起來神情輕鬆。

「阮氏說,阿夏那丫頭,果然鬼精靈的很……」陸儀接著剛才的話題,將阿夏誇獎阮氏那幾句話說了。

秦王凝神聽著,失笑出聲,「這小丫頭,阮氏長相人品遠不如你,她還敢來一句你真有福氣,真是誇的花樣百出。」

「能得阮氏相伴,確實是我的福氣。」陸儀笑接了一句,「這一句阿夏沒說錯。」

「這小丫頭長高了?」秦王有幾分心不在焉的問道。

「長高了,阮氏說,都過了她下巴了,也長大了,瘦了,阮氏一直誇她好看,一雙眼睛特別亮閃,笑起來總是一邊嘴角先翹起來,十分可愛。」陸儀說的極其仔細。

秦王凝神聽著,片刻,撇了撇嘴,「那丫頭刁鑽得很,你看看她挑出來的這一場大事,一邊嘴角先翹起,那是想嘲笑,發現不對趕緊掩飾吧。」

陸儀失笑,「何至於!王爺真是。」

「六哥兒呢?」出了半天神,秦王才接著問道。

「很好,文采絢爛,才思敏捷,天生的風雅名士,又全無雜念,極其難得。」陸儀總結了一句。

秦王嗯了一聲,陸儀看著他,猶豫了片刻,還是將江延世不請自到,以及還沒進門,就提起永寧伯府那塊匾額的事說了。

秦王頓時沉了臉,陸儀瞄著他的臉色,接著道:「我留人看了一會兒,年酒剛散,永寧伯就帶著李學珏,直奔庫房,說要理東西。」

「這事咱們可管不著。這是李五的事,正好,看看他,先看他如何處置這件事吧。」秦王聲調微冷。

陸儀低低應了一聲,站起來正要告辭,秦王突然吩咐道:「我得了幾樣沒用的東西,一會兒讓人送到你府上,你讓阮氏給她送去。」

「好。」陸儀答應一聲,嘴角笑意隱隱,王爺只有對著阿夏這個小丫頭時,才能看得出年紀。

……………………

永寧伯府,姚老夫人幾十年頭一回,沒出十五就病倒了,嚴夫人忙著打發人請太醫,拿葯,和郭二太太、徐太太輪流看著人煎藥,人前人後,隻字不提姚老夫人這病是怎麼病的,以及初七年酒的那場大熱鬧。

永寧伯府上下,表面上沒人提起這件事,可私底下,這是整個永寧伯府最大的話題,確切的說,這幾乎是整個京城內宅最大的話題之一。

永寧伯府從上到下,人人懷著心思,都盯著姚老夫人的榮萱堂,看著徐太太真就和嚴夫人、郭二太太一樣進出,一樣侍候起來,嘖嘖之餘,這心裡,要掂量的東西可就多了。

李夏在明萃院,一天兩三回的接著管事婆子孝敬來的一節藕半棵蔥,聽著各種各樣的閑話,聽的眉頭忍不住往一起皺。

從初七文會當天晚上起,永寧伯就帶著他最疼愛的二兒子,象打了雞血一般,先從府里那些不知道多少年沒人開門的最老庫房起,一間一間的看,一件一件的理,要找當年李太后留下的物件遺迹,找到他們永寧伯府才是李太后正宗娘家的證據。忙的連十五的大相國寺燈展詩會也顧不上了。

大相國寺的燈展和詩會,和錢塘潮一樣,是李夏一直聽到現在,想到現在的盛事,錢塘潮她已經看過了,今天要去看大相國寺燈展詩會了,這讓李夏激動的簡直坐立不安。

大相國寺燈會,已經沒有人記得確切的開始時間了,前朝的前朝,好象就有了,大相寺幾位早就圓寂的方丈的手記中,說這燈會,源於一位德高悲憫的方丈,為了救濟貧苦,讓人做了燈籠,抄了些勸世之言之詩在燈上,燈下放籮筐求施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