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五九章 人情

第二百五九章 人情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09 07:36 | 本章字數:2220

郭勝瞟了眼走在最前面的小廝,「好象從無往來。」

「嗯?」徐煥眼睛瞪大了。

「放心,五爺心裡有數,他覺得能用這船,這船就能用,你外甥這樣的,你就放心吧。」郭勝在徐煥肩上拍了幾下,示意他跟上眾人。

「我看五哥兒……你急什麼?我和你說幾句話。」徐煥一把揪住就要往前跟上的郭勝,「從前我沒見過五哥兒,現在看到了,我怎麼覺得,不象你說的那樣?五哥兒哪有你精明?」

「老徐,你這個當舅舅的,能這麼說你外甥嗎?」郭勝一邊拉著徐煥往前趕,一邊硬著頭皮板著臉以進為退,先訓一句。

「老郭……」徐煥被郭勝揪的緊步往前趕。

「這裡是說話的地方?」郭勝將徐煥揪進長隨圈內,「到處不知道都是什麼人,你這膽子不小,有話咱們回去再說,你放心,咱們相處又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能沒什麼大事?」

「倒也是。」徐煥心裡一寬,老郭這個人,說不得的秘密多如牛毛,可他待他姐姐一家,是真心實意的好,這一點,他相信自己的眼睛,確信自己的感覺,有這一條在前頭,確實,也沒什麼大事了。

江延世的船,泊在一間踞坐在汴河邊上的茶坊碼頭上。

茶坊里早就清空了,從門口侍立的護衛,到茶坊里一動不動垂手侍立的小廝長隨,看起來都是江府下人。

楓葉帶著諸人,徑直穿過茶坊,到了後面碼頭,這間茶坊的碼頭搭的很高,和船甲板平齊,上到碼頭上,抬抬腳就上了船。

上了船,迎著撲面而來的江家氣勢,李文楠又有些緊張,緊拉著李夏的手,站在寬敞非常的船艙中,有幾分怯意的打量著船艙中的奢華。

郭勝上了船,沒進船艙,在船頭走了幾個來回,探頭往前後左右看,這條船和別的畫舫很不一樣,船頭很狹小,鐵錨什麼的,都移到了船頭外側,從船頭往後,兩邊各留了兩道極狹的走道,留著船夫們撐船,和下人們來往走動。

郭勝看了一會兒,沿著船一側窄狹的走道,走到船尾,船尾比船頭闊大很多,十來個青衣船工,正忙個不停。

郭勝從船工中間穿過,從另一邊回到船頭。

這船艙四周,用的都是活動門板,或者說到處都是門窗,哪兒都能推開卸走,或者全部卸掉,只留頂棚,也許頂棚也能拆卸。

徐煥站在船艙門內,一臉無語的看著到處亂竄的郭勝,見他總算進來了,上前一步,「哪有你這樣的?」

郭勝掃了眼四周,沖徐煥低低哼了一聲,徐煥立刻醒悟,這是在人家船上,到處都是人家的人,他這麼說話,也是失禮了。徐煥連咳了幾聲,指著船艙,「咱們也找到地方坐著看燈吧,我也累了。」

楓葉請了示下,船緩緩移動,沿著汴河,先靠著一側,慢慢往前行。

李夏和李文楠對面坐在舒適的深椅上,看著外面的流光溢彩。李文楠左右看了看,乾脆站起來,和李夏擠到一張椅子里,這船上的椅子十分寬大,她們兩個人擠一張椅子,還是十分舒適。

「阿夏,你不怕江公子?」李文楠俯到李夏耳邊,低低嘀咕道。

「你怕?」李夏反問了句,李文楠不停的點頭,「心都緊了,他那麼好看,我都沒敢看,以前遠遠看過幾回,特別特別想離的近些,好好看清楚,可離近了,就緊張的不行,唉,還是沒看清楚。」

「那蘇公子呢?你看清楚過沒有?」李夏抿著嘴兒笑問道。

「哪有機會?人家跟咱們哪有來往,三哥以前說他常見江公子,常常說話什麼的,就是從前明家還在的時候,不過四哥說他瞎說,說江公子才懶得跟他說話呢。」李文楠跟李夏擠在一起,膽氣漸壯,話就多起來。

李夏失笑,「以後肯定有機會。」

「還是算了,唉。」李文楠有些泄氣,「肯定也跟見江公子一樣,我又緊張的不敢看,算了,我還是看看六哥好了,六哥一點兒也不比江公子難看,六哥脾氣又好,我就看六哥好了。」

李夏笑出了聲,看著和郭勝、徐煥對面而坐的六哥,再扭頭看向和李冬、李文梅對面而坐在李文山,目光落在和她面對面的姐姐李冬身上。

李冬正大睜著雙眼,驚嘆的看向岸上,那樣的神情,和杭州城看煙火那次,幾乎一樣,李夏側頭看向岸上,岸邊,一家酒樓的燈山從二樓頂往下,一道燈光傾瀉而下,燈興里,時不時有嫦娥、玉兔和桂花飄下來,再升上去。

「真是太好看了!」李文楠驚喜出聲,「我以前怎麼沒看到過這種?還有那個,天女散花,好象是真花!」

挨著嫦娥奔月的,是天女散花,一個個綉帶飄飄的仙女,提著花藍,上去下來,正一把一把的往外撒著不知道什麼花瓣。

李文楠興奮的將手伸出窗外,想去撈一個看看,到底是不是真花。

船極輕微的頓了下,彷彿往後退了些,往天女撒花靠過去,更多的花瓣迎著她們撒出來,穿過敞開的窗戶,花雨一般,落在李夏和李文楠頭上身上。

李文楠驚喜的又笑又叫,揀起鮮嫩的水仙和栩栩如生的干茉莉玫瑰,一一擺在面前的几案上,「咱們運氣真好,竟然撒進窗戶里來了。」

李夏噗一聲笑起來,看著前面捧著一把鮮花乾花,又說又笑,兩個人都興奮的簡直成了李文楠的李冬和李文梅,心裡一陣酸軟,扭頭看向窗外。

今天的這一份人情,她記下了。

宣德門外的鰲山是整個京城最宏偉的燈山燈海,汴河兩岸,則集中了整個京城最具巧思妙想的花燈,要論看燈,宣德門遠不如汴河,這是古六的話。

李夏出神的看著窗外,這汴河的燈如何的好,只有古六跟她說過,其它的人,他們都跟她說,宣德門外的鰲山,才是天下第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