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七八章 空院夜談

第二百七八章 空院夜談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14 16:33 | 本章字數:2284

「沒有退路,沒有選擇。」李夏聲音里一片冰冷,卻聽的郭勝心頭一股炙熱猛衝上來。

「在下懂了,就象我帶著磐石打架,每一回都當成最後一戰。」郭勝聲音微啞。

「嗯,」李夏低下頭,看著滿篇娟秀柔和的小楷,「想著退路,想著萬全的,最後都沒有了路,更沒有萬全。鞋穿在腳上,卻不能穿在心裡。」

「是!」郭勝眼神瑩亮,「那北邊的事?」

李夏眉頭微蹙,側頭往上斜著郭勝,「五哥有所追隨嗎?」

「王爺?」郭勝一個怔神,一時想不到姑娘這麼問是什麼用意。

「嗯,六哥呢?」

「王爺。」

「你呢?」李夏接著問道。

郭勝連眨了四五下眼,「姑娘。在下懂了,請姑娘示下,北邊的事,該怎麼說?」

「該怎麼說?北邊的事,你該知道什麼?你能知道什麼?」李夏一臉的嫌棄的不能再嫌棄了,「你能說什麼?這是京城,精英薈集,要腳踩實地,你在紹興府學的那點子小手段,就是個笑話兒。」

郭勝騰的紅了臉,十五那天的捧場,就是個笑話兒,從那天的江公子,笑到昨天的陸將軍。

「姑娘。」郭勝坐不住了,趕緊站起來。

李夏哼了一聲,側頭瞄著腳步輕快跳進院門的李文嵐,低頭專心寫字。

……………………

嚴夫人坐在炕上,看著並排放在炕几上的兩份八字,一肚皮悶氣無處發泄。

昨天相親相的順順噹噹,皆大歡喜,她剛剛松下來這口氣,剛剛打發人讓嫂子回了今明兩天要相的親,這打臉的事兒就來了。

陶家老二小時候,她就見過不只一回,沒想到這麼個老實孩子,竟然能做出養外室這樣的事兒,還養了小一年了!

陶家這是怎麼管教孩子的……唉,也是,五哥兒說的對,養外室是小事,陶家的家風,和怎麼處置這件事,才是大事。

陶家老二養外室,家裡要是一絲風兒沒聽到,那陶家太太這份糊塗,可真是太難得了,這個家,外表光鮮,內里肯定是亂相四起。

要是家裡知道了裝聾作啞,為了議親才出手處置了……那這養外室,在他們陶家,就不算大事,陶家這家風,不但不能攀親,以後還要遠離了……

唉,這八字肯定是合不攏了,得趕緊打發人過去說一聲,省得那頭張羅張揚開了,那就不好了,算了,還是她親自走一趟吧,這件事兒,還是當面點給陶家太太聽明白的好,省得陶家以為她們不知道這外室的事,以後生出什麼閑話。

嚴夫人打定主意,先打發人往嚴府,跟嫂子說陶家這親合不上八字,明天的相親,還得安排的事,一邊吩咐備車,讓人備了份禮,拿了那根簪子,往陶家去了。

……………………

下午的課上,郭勝出去了一趟,李文嵐圍著院子轉圈構思他的策論時,郭勝站到李夏旁邊,低低道:「都讓姑娘說中了,陶二少爺父親陶明理,境內出了逆倫惡案,大年三十那天,庶出子一把毒毒死了全家老小,摺子大約就是正月十四前後遞進來的,如今還握在陶家管事手裡,大約原本打算跟咱們定好了親再遞上去。」

李夏低低嗯了一聲,她不記得這樁案子,那就不是什麼大案。

「你跟秦慶說一聲,陶明理到任不到一年,這教化之責,算不到他頭上,能替他開脫,就替他開脫一二吧。」頓了頓,李夏又補了一句,「不必讓陶家知道。」

「是。」郭勝站在高處,滿眼敬仰的看著他家姑娘。

……………………

剛進了二月,壞消息就接二連三。

洛遠驛的事,金相查的很快,兵部有責,但情有可原。皇上怒氣旺盛,卻還是聽進了金相的話,署理兵部的秦王,降為秦郡王,尚書江周罰奉一年,洛遠驛驛丞斬首,驛卒驅散回家。病死洛遠驛的兵卒追封為五品統領,澤及妻兒父母。

洛遠驛的事剛剛頒下旨意,就從北邊急遞而來了第三份軍報。

這份軍報,是北方那位新任的大頭領親筆寫來的,以謙恭客氣的措詞,為大兒子,向皇上求娶宗室貴戚之家合適的姑娘,以永結秦晉之好。這份摺子,沒惹皇上生氣。

人定時分,郭勝跟著承影,從陸府後園角門進去,沿著樹影下的花徑,進了偏在園子一角的一座極小院落,院子雖然小,卻因為空蕩無一物,而顯的十分寬敞。

上房門口廊下,陸儀衣著隨意,一條腿曲起,舒適自在的坐在一張矮矮的紫檀木圈椅上,圈椅前面,擺著張略高的茶桌,茶桌旁邊,放著把市井常見矮竹椅,茶桌靠近竹椅的地方,放著一隻裝滿花生的小竹筐,旁邊放著只紅泥爐子,火光溫暖。

承影到院子門口就停了步,郭勝徑直進去,上了台階,坐到那把竹椅上,抓了把花生,仔細的撒在爐子四周,撒完看了看,撥一撥幾個沒掉對地方的花生,拍拍手,伸手端起杯茶,往後靠到椅背上,搖了幾下,有幾分遺憾,什麼都好,就是這把椅子不會響,美中不足。

陸儀看著郭勝,微笑著沖他舉了舉杯子,兩人一言不發,你舉一下杯子,我舉一下,喝了兩三杯茶,郭勝欠身去挑烤好的花生吃,陸儀嘆了口氣,「今天又來了份軍報。」

「嗯?」郭勝一臉驚訝,剝花生的手卻絲毫沒有停滯,「沒什麼大事吧?」

「怎麼這麼說?」陸儀緊盯著郭勝。

「你這茶沏的正正好。」郭勝努嘴示意杯子里的茶。

陸儀失笑,「郭先生就這麼低看我?我這心境雖然不如郭先生,可沏一杯茶的靜心功夫,還是有的。」

「不是那個意思,要是有什麼大事,將軍只怕這會兒還在王爺身邊侍候呢,哪有功夫沏茶?再說,北邊,那位死頭領從病到死,前前後後五六年,那幫兒子女兒,就打了五六年,這份消耗可不得了,這年裡年外,連下了咱們兩座城了,要是還有餘力……」郭勝撇著嘴搖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