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七九章 挑了個人

第二百七九章 挑了個人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15 14:16 | 本章字數:2286

「我也是這麼想。」陸儀看著郭勝,笑意隱隱,「郭先生這份敏銳,令人佩服。」

「我就是隨便說說,北邊最遠,我也就到過秦鳳路,要是早知道北邊要出這麼一位年紀輕輕的女大頭領,那時候我真該一路往北,去看看這位大頭領。」

「你還是認為大頭領是那位三十不到的小女兒?」陸儀看著郭勝,「這個小女兒,叫乙辛,她丈夫叫迪烈,迪烈比乙辛大十幾歲,二十年前,迪烈就號稱草原第一勇士,在乙辛之前,迪烈娶過兩個正妻,乙辛,現在只知道她是大頭領最小的女兒,今年大概二十四五歲,沒有母族。」

陸儀的介紹十分簡單,對這一對夫妻,他知道的也極其有限,這些年,他們關注的重點,這會兒都已經死了。

「說說。」見郭勝只顧一個接一個剝著花生,吃的香甜,陸儀只好問了句。

「我都說了,北邊我最遠只到過秦鳳路,只是感覺,就是覺得,真正不簡單的是那個小女兒,女人和孩子,最不可忽視。」郭勝臉上帶著絲玩笑之意,眼神卻嚴肅認真。

陸儀想笑,迎著郭勝凝重嚴肅的目光,笑容還沒浮出來,就沉了下去。「今天的軍報,附了乙辛一封親筆信,替大兒子求娶宗室貴戚之女,永結秦晉之好。」

郭勝長長呼了口氣,「這個大兒子,是迪烈前妻生的?多大了?」

「嗯,第一任正妻生的,信上說二十一歲。」

郭勝不剝花生了,拍了拍手,端起杯茶,啜了幾口,「這是緩兵之計,也是來探虛實的,打算怎麼辦?議出來結果沒有?」

「嗯,王爺也是這個意思,這求親,是用來探虛實的,應該駁回去,調兵遣將,奪關驅敵,不必多應付這樣的小伎倆,皇上的意思,將計就計,先和親,這樣調兵就可以從容些,開春之後也來得及了。」陸儀聲音很低。

郭勝聽的皺起了眉,一言不發,伸手抓了把花生放到爐子邊上。

「已經將挑人的事交待給魏國大長公主,由她在京城勛爵之家,挑個合適的人。」陸儀看著郭勝。

郭勝正撥著花生的手一僵,抬頭看著陸儀。

京城勛爵之家,永寧伯府就是這京城勛爵之家,還沒定親的李冬,就是個合適的人!

「挑豬挑羊挑犧牲。」郭勝一臉鄙夷。

陸儀看著他,沒說話。

……………………

隔了沒幾天,魏國大長公主廣發請柬,請京城有爵位的各家當家老夫人過府,宴飲賞花。

嚴夫人和郭二太太,徐太太等人侍候姚老夫人在二門裡上了車,打發李文松一路送過去,

魏國大長公主這趟大宴賓客為了什麼,不光嚴夫人,接到請柬的各家,心裡都是明明白白,不過嚴夫人並不在意。

挑這樣和親之人,說白了,就是欺負誰家不得意,哪位姑娘好欺負罷了。

永寧伯府雖說到老太爺是最後一代了,這爵位上實在算不上什麼,可大老爺剛剛升了秦鳳路安撫使,五哥兒這後起之秀的勢頭越來越盛,六哥兒聲名雀起……這京城裡,比她們不如的人家,可不是一家兩家。

她們家年紀合適的,只有冬姐兒,冬姐兒可是五哥兒、六哥兒一個娘的親姐妹,這人,也不好欺負。

嚴夫人安安心心該幹什麼幹什麼,午後姚老夫人回來,嚴夫人見她陰沉著臉,進了門就說自己不舒服,不想見人,也沒往心裡去,從那場年酒到現在,她這臉子,就沒有放睛的時候。

……………………

魏國大長公主送走各家老夫人、夫人,歪在炕上,眯著眼睛養神,眉頭卻一直皺著。

她問哪家有年紀合適,又沒議定親事的女兒家,永寧伯府那位老夫人就接了話。還真是,就她們府上有這麼一位。

可這一位,魏國大長公主低低嘆了口氣,一兄一弟,都是和岩哥兒能說得上話的伴兒,岩哥兒是她的眼珠子,讓岩哥兒不高興,就是給她添堵,這幾十年,確切的說,從她嫁給先皇那天起,她和阿娘,就儘力不讓她不高興。

這麼件小事,犯不著給她添堵。

「你親自走一趟,讓陸家哥兒來一趟,我有話跟他說。」魏國大長公主睜開眼,叫過心腹費嬤嬤,「悄悄兒的。」

費嬤嬤答應了,從角門出去,尋陸儀傳話去了。

……………………

陸儀回到兵部那間小院,等秦王見完了人,進了屋,屏退諸人,低低道:「是魏國,剛剛她宴客挑人,請各家自薦,姚氏薦了李冬。」

迎著秦王有幾分不敢相信的目光,陸儀露出絲苦笑,「大長公主說,這幾天她查過京城有勛爵各家的姑娘,年紀合適,又沒定下親事的,只有永寧伯府這一位,別的,最大的一個,才十七。」

「她打算什麼時候遞摺子上去?」

「說是拖不過後天。」陸儀眼裡全是煩惱。

秦王往後靠到椅背上,慢慢吐了口氣,片刻,站起來,來迴轉了幾圈,看著陸儀道:「不管挑哪家姑娘,都是送上死路,這是枉死!」

陸儀看著他,「要和李五說一聲嗎?」

「跟他說有什麼用?」秦王不客氣的堵了句,走到屋門口,看著外面已經有了絲絲綠意的銀杏樹,「這樁屈辱,這條人命,不該枉送。你去請蘇燁和江延世,就在梧桐閣,就說,我得了餅好茶,請他們品鑒。」

陸儀一個怔神,正要說話,秦王沖他擺著手,「我知道,聽聽話意再說。」

陸儀咽下到嘴的話,答應一聲,出門叫了承影和含光,各自去請人,自己先到梧桐閣查看安排。

蘇燁和江延世一前一後進到梧桐閣後湖邊的暖閣時,秦王已經到了,正沿著暖閣外的寬廊,慢慢踱著看風景。

「王爺真是好雅興。」蘇燁沒進暖閣,沿著寬廊,迎著秦王,長揖見了禮。

江延世站在暖閣入口,微微側頭看看笑意融融客氣寒暄的蘇燁,又看了看同樣一臉笑容的秦王,慢慢踱過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