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八四章 總得有位老和尚

第二百八四章 總得有位老和尚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16 15:48 | 本章字數:2294

「我渴了,你趕緊,這半天了,一杯還沒喝上呢。」李夏笑一聲說一句,揮著手催促江延世。

江延世一臉無奈,看著李文山,蹙眉問道:「阿夏一直這樣放肆促狹的?你這個當哥哥的,也不管管?」

「都是她管我,我可管不了她。」李文山攤手,一臉坦誠,「從小到大,她說做什麼就做什麼,你說不行,她就掉眼淚,你沒見阿夏掉眼淚,反正從阿爹到六哥兒,一滴眼淚就能泡軟。」

江延世誇張的大瞪著雙眼。

「不過阿夏懂事得很,就是因為懂事,大家才最疼她。」李文山又補了一句。

江延世手下加快,「你這麼一說,我也害怕了。我看,阿夏半滴眼淚,就能把我泡沒了。」

江延世先倒了一杯,推給李夏,再給李文山。

李夏端起茶,慢慢聞著,眯起眼睛,又聞了聞,「茶花的香味兒那麼淡,這茶里哪有什麼花香味兒?要論花香,還是茉莉好,香味兒多濃呢。」

「有香味兒的,你多喝幾回就能喝出來了,下次我再請你喝,一直請到你能喝出這茶花香味兒為止,怎麼樣?」江延世沖李夏舉了舉杯子。

李夏搖頭,「有沒有香味兒,一次就喝出來了,你覺得有香味兒,是因為你看著那茶園裡茶樹夾雜著茶花樹,聽到這茶葉是你那個茶園出來的,就想到了那些盛開的茶花,就有香味兒了,香味兒在你心裡。」

江延世沒說話,只衝李夏又舉了舉杯子,「我小時候有位先生,說讀書能讓人比世人多活幾遍,阿夏肯定讀了很多書。」

「沒有啊,我是天生智慧。」李夏看著江延世笑。

江延世哈哈大笑。

李文山跟著笑,一邊笑一邊點頭,「阿夏說的都是實話,她是天生的,不用讀書。」

江延世剛要低下去的笑聲,又揚起來,指著李文山,卻笑的沒能說出話。

楓葉站在暖閣門口,聽著暖閣他家爺一陣接一陣歡快無比的笑聲,苦著張臉,連轉了七八圈,猛一跺腳,一頭衝進暖閣,衝到臨近笑聲,頓住腳步,理了理衣服,深吸了口氣,躬下身子,小步緊走到江延世旁邊,俯耳低低道:「爺,太子爺打發人到府里傳話,請您立刻進宮,大約有要緊的事。」

江延世神情一滯,嗯了一聲,楓葉急步退下,江延世看著李夏,攤著手,「身不由已,今天這茶,還沒開始喝呢,是我的不是,先欠下,過幾天我就請兩位,還了這頓茶。」..

「好。」李夏一個好字清脆明快,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李文山從小廝手裡接過斗蓬,給她披上。

「等等。」江延世突然叫了一聲,彎腰拿起茶桌上的一小簍茶葉,遞給李文山,卻看著李夏說話:「這些茶只有我這裡有,你拿回去,閑了沏一碗嘗嘗,真有茶花香的。」

「好。」李夏一個好字里透著無盡的笑意,李文山接過茶葉,別了江延世,出來上車回去了。

……………………

春天的運河繁忙非常,金拙言站在船頭,看著一隻只順風順水,迎面疾行而過的船隻,和已經綠意盎然的兩岸,沉重的心情如同春風掠過,漸漸輕快,這一趟雖說半途而廢,可收穫,遠大於他的預想。

翁翁說過,事情要慢慢來,一步一步來,每一步都踩實了,每一步都有所得,日積月累,總有移山的時候。

日影西斜,小廝請了示下,十幾條船泊到了一處荒涼的河灣里,岸上,帳蓬搭起,雄雄的火光一堆堆燒的熱烈,累了一天的縴夫們三五成群,圍坐在火堆旁,吃著飯喝著湯,說說笑笑,將河灣里的荒涼,驅出了很遠。

小廝明鏡下了船,沒多大會兒,又急急忙忙趕回船上,垂手站在坐在船頭甲板上喝著茶的金拙言身邊,低低稟報:「世子爺,岸上有個老和尚,說和咱們長沙王府是舊交,說無論如何,都要見世子爺一面。」

金拙言臉色頓時陰沉下去。明鏡瞄著他的臉色,微微屏氣。

「無論如何!」這四個字,金拙言說的咬牙切齒,明鏡看著他,正等著聽一句不見,就下船讓人驅走和尚,金拙言卻站了起來,明鏡急忙擺手讓小船划過來,金拙言跳到小船上,踩著河邊的軟泥,上了岸。

明鏡和明劍緊跟在後,金拙言揮了揮手,「不用跟,就在這兒等著。」

「是,那和尚就在前面小樹林邊上。」明鏡答應一聲,急忙指明方向。

金拙言大步直衝,離小樹林十幾步遠,站住,看著盤膝坐在樹林邊上的高大和尚,眼睛一點點眯起。

夕陽早就落遠了,僅余的幾縷霞光,穿過樹林,有几絲落在老和尚身上,照在破舊的粗布袍子,讓荒涼中的枯和尚有了幾分暖意。

金拙言一步一步踩出去的很慢,走到老和尚面前,居高臨下睥睨著仰頭看著他的老和尚,迎著老和尚清澈的目光,沉默良久,「我不想見你,我平生最厭惡的,就是懦弱二字。」

「我知道。」老和尚聲音疲憊異常,「我跟了你一路,從杭州到……各處,除了京城,京城,我不敢進,我在這裡,等了你十天了,是為了他。」

金拙言臉色微變,「你說吧。」

「他的命數,還在那兒……」

「你不是說去過杭州就能改了?怎麼還在那兒?今年!怎麼還在?」金拙言撲到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將他提的幾乎離地。

「鸚哥兒,你先冷靜,鸚哥兒,不能急。」老和尚看著金拙言急怒交加的臉,眼裡透著憐惜的暖意,「鸚哥兒,冷靜。」

金拙言鬆手,將老和尚摔在地上,咬牙道:「你說!快說!」

「那位姑娘,他該定親了。」老和尚迎著金拙言的目光。

金拙言臉色微變,「哪位姑娘?你?」

「那是他的命數,鸚哥兒,請你……那是他的命數。」老和尚清澈的目光彷彿能通透一切,看著臉色發青的金拙言。

「就象你當初退讓的那一步,那樣的命數么?」金拙言錯著牙,狠意四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