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九三章 祖孫

第二百九三章 祖孫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20 13:30 | 本章字數:2310

金拙言回到長沙王府,已經是人定時分,金相身邊的老僕張喜安從二門內小門房裡迎出來,「世子爺,相爺吩咐老奴在這兒等世子爺,說世子爺要是亥正之前能回來,就請世子爺過去說說話兒。」

金拙言瞄了眼屋角的滴漏,翁翁亥正兩刻歇息,這會兒還早。

金相那間正院里,燈光溫暖,閔老夫人站在上房門口,迎著緊幾步上前見禮的孫子,拉起來仔細看了看,輕輕拍了拍金拙言的胳膊,往西廂指了指,「你翁翁等你呢,去吧,我讓人拿碗酥酪給你吃,你瘦了不少。」

「沒瘦多少,曬得黑,看著瘦,太婆別擔心,明早兒我和太婆一起吃早飯。」金拙言笑答了幾句,退後一步,進了西廂。

金相一件半舊家常長衫,沒系腰帶,坐在把舒適的圈椅上,看著掀簾進來的孫子,指了指旁邊一把圈椅,「你是瘦了不少,坐吧,岩哥兒怎麼樣?還好吧?」

「好。」金拙言挪了挪那把圈椅,離翁翁近些,笑容里流露出幾分依賴,金相看著他,笑起來。

「你說有事要跟翁翁說?是岩哥兒的事?」金相這首相做了二十來年,常年累月的繁忙之下,就是這會兒和孫子聊天,也是直入正題。

「嗯,到京城前兩天,他來找我。」金拙言臉上的笑容不見了,神情凝重的看著翁翁。

金相上身一下子直了起來,「他?」

「嗯,他說,王爺的命數還在,杭州之行,沒用!」金拙言咬著牙。

金相衝他擺手,「去杭州城之前,他就說過,是有一線希冀,你接著說。」

「是。」金拙言深吸了口氣,「他說,讓王爺和李家姑娘定親,說,和杭州城之行一樣,一線機會,只有一絲……」金拙言聲音低落下去,透出無盡的悲傷,「翁翁,這命數,真有命數嗎?」

「前朝仁宗時,周家出過一個出家的皇子……」金相看著孫子,金拙言脫口道:「唯心大師?」

「嗯,大師後來離開福音寺,周遊天下時,收了一個徒弟。那年他來說命數時,是跟他師父一起來的,那位師父,說是承自唯心大師,這命數,是那位師父批出來的。那位師父不是尋常人,他的話,我信。」

金相聲調沉重,金拙言上身慢慢挺直,好半天,又萎落下去,「翁翁,只有一線……」

「有一線,就是縫隙,就有了機會,有一線就好,李家那位姑娘,今年多大了?」

「十一。」金拙言低低答道。

「太小了。」金相皺起了眉,「岩哥兒今年已經十九了,你姑婆看中了魏家姑娘。」

「看定了嗎?」金拙言露出幾分焦急。

「還沒拿定主意,不要急。」金相聲音溫和,欠身伸手,在金拙言手背上輕輕拍了下,「再急的事,都不能急,心一急,方寸就亂了。」

金拙言深吸了口氣,嗯了一聲。

「聯姻以求助力這事,對岩哥兒用處不大,這一條,你姑婆看的清楚,你姑婆想挑個能和岩哥兒琴瑟合鳴,夫妻相得的媳婦兒,你想辦法從岩哥兒那兒入手,先拖一拖,讓我想想辦法。」金相溫聲道。

金拙言答應了,看著翁翁,片刻,低低問道:「翁翁,要是把命數的事,告訴姑婆,會不會?」

「不行!」金相斷然拒絕,後面的話,卻好一會兒才說出來,「你現在知道這事,你心情如何?你看岩哥兒很重,可岩哥兒真要……他不在,你也能活著,和大家一樣,你姑婆不一樣,她活著,只有岩哥兒這一個支撐。她要是知道了,眼睜睜看著時辰將近,那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沉默好半天,金相才接著道:「這一線生機,你姑婆得看到多重?她會怎麼做,她會做出什麼樣的事?過於急切恐懼,只怕反倒要傷了這一線的生機。」

金相目無焦距的看著遠方,出神了好一會兒,才語氣堅定的低低道:「不能讓她知道,除了你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我知道,就足夠了。」

金拙言低低應了,金相又出了半天神,「自從有了岩哥兒,她活過來了,她有了希望,還有一線機會不是嗎,哪怕爭不到這一線……」

金相的話猛然頓住,好一會兒,才接著道:「象你說的,那命數,也許是假的呢。」金相的聲音一個字比一個字低,直至低到沒有。

金拙言直直的看著翁翁,這一刻,他無比真切的意識到,這懸在頭上的命數,從未有過的真實和確切。

屋裡靜寂了好一會兒,金相低低咳了一聲,好象清掉什麼,掩掉什麼,「這親事,不用急。還有兩三年,你姑婆精明過人,多疑得很……」金相的話又頓住,獃獃看著前方的虛空,好半天,聲音里透著濃濃的痛苦和悔意,「從前她不是這樣,都怪我……」

「翁翁。」翁翁聲音里濃烈的痛悔聽的金拙言竟生出幾分懼意。

「都是我的錯,我做的錯事,又連累了你。」金相聲音低沉,憐惜無比的看著金拙言。

「翁翁怎麼能這麼說?這是我的事,岩哥兒的事,就是我的事。」金拙言直視著翁翁,聲音微微顫抖。

「我知道。」金相撐著椅子扶手站起來,在屋裡走了幾步,看著跟著他站起來的金拙言,「你和岩哥兒,比親兄弟更親。岩哥兒剛剛滿月,你太婆抱著你去看岩哥兒,那時候,你還不會走路,可是爬的飛快,你太婆把你放到炕上,剛一鬆手,你就飛快的爬到岩哥兒身邊,守著岩哥兒坐定了,舞著手表示岩哥兒是你的,看著岩哥兒,不許別人動。這大約也是你的命數,你要替翁翁還這筆還不了的過錯。」

「翁翁。」

「翁翁沒事,這是好事,杭州城之行之前那十來年,翁翁站在黑暗中,年年問,年年全無生機。」金相的話哽住,想著那黑暗到地獄一般的十來年,他也熬過來了。

「後來說有了一線生機,翁翁那天痛醉了一場。現在又有了一線生機,你看,機會就是這樣,一條機會扯著一條機會,越扯越多,越來越光明,。」金相用力拍了拍孫子的肩膀,寬尉著孫子,也寬慰著自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