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九四章 老太老頭才是一對兒

第二百九四章 老太老頭才是一對兒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20 13:30 | 本章字數:3573

郭勝領了教訓,回去凝眉苦思了一夜,第二天上午,給李文嵐出好題目,郭勝小心翼翼的和李夏求證他苦思的結果對不對。

「姑娘吩咐的事,已經安排下去了,那個二貴和孫家二媳婦正是奸熱情濃的時候,二貴一天至少一趟往孫家跑,也就今明兩天,這事就能捉實了。」

郭勝一邊說,一邊看著李夏的臉色,見她面容平靜,筆尖流暢,彷彿沒聽到一般,心裡微松,接著道:「在下度著姑娘的意思,姑娘看,是不是多走一步?在老太爺身邊放一兩個能說會道的閑人,得讓老太爺知道,三老爺和五爺、六爺,雖說不是老夫人親生的,卻是老太爺嫡親的血脈,這親不親,大不一樣呢。」

李夏停筆,看著屏著氣,微微有些緊張的看著她的郭勝,示意他接著說。

「在下的意思,」得到這個明顯是鼓勵的示意,郭勝眉梢一挑又落下,話頓時流暢起來,「得讓老太爺知道,五爺和六爺的出息,在這京城,不只京城,在這天下,給他掙了多少臉面,因為五爺和六爺,他這個老太爺,如今在京城的貴人圈子裡,也是令人尊敬、舉足輕重的人物了。

還有,老太爺最疼二老爺,二老爺在老太爺面前,說一句算一句。二老爺這裡,可下手的地方就多得很了,比如二老爺自負才華出眾,清雅出眾,可惜沒有機會讓眾人見識,珠埋於塵,在下覺得,從這裡下手最好,清雅!

二老爺這裡,可以安排一兩個清雅閑人,盡心儘力的幫著二老爺這顆珠子擦擦灰,從明兒起,在下和徐舅爺再去文會,就帶上二老爺,二老爺最愛文會這樣的熱鬧……

讓二老爺跟老太爺說五爺和六爺的好,老夫人的不明理,老太爺這裡,就容易鼓動起來了,老兩口好好鬧一鬧家務,老夫人也就清靜了。」

李夏露出笑容,上上下下打量了郭勝好幾遍。

她忘記了,若論陰人使絆子,這位是高手中的祖宗,她交待他這樣的事,說個想要的結果就行了,不用多費心。

「嗯,你用心了,很好。」李夏乾脆直接的誇了一句。

郭勝頓時眉梢飛動,兩眼放光,姑娘的意思,他總算能領會一二了!

隔沒兩天,一大早,嚴夫人和郭二太太、徐太太請安時,因為郭二太太一句昨天二老爺文會上酒多了,姚老夫人突然暴跳如雷大發脾氣,點著郭二太太,從二老爺痛罵到二太太,再罵到三哥兒李文林,最後罵到孫媳婦沈氏的鼻子上,把一屋子的人罵的莫名其妙,個個目瞪口呆。

嚴夫人一大早聽了一頓臭罵,又被這頓臭罵掃到,什麼管家不利的也挨了罵,憋了一肚皮閑氣,出來議事廳,當著幾個兒媳婦的面,就一迭連聲讓人趕緊去查,老夫人這樣鬧騰,肯定是又聽到什麼閑話兒了。

嚴夫人主理永寧伯府幾十年,早就把這間伯府打理的都在她手心裡握著,不到一個時辰,孫忠媳婦就領著胡婆子進來回話了。

嚴夫人屏退眾人,冷冷盯著胡婆子,「是你挑的事兒?」

胡婆子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連磕了幾個頭,才抖著聲音,能說出話了:「回夫人,不是……是那位郭先生,他身邊的一個下人,也不是下人,是婢子該死,婢子錯了,全錯了,婢子聽到幾句閑話,鬼迷了心竅,老祖宗最恨掉頭髮,婢子梳頭時,找點話說,老祖宗就不留意頭髮……是婢子鬼迷了心竅,說了不該說的話……」

胡婆子抖如篩糠,前天午後那場兜頭猛砸下來的橫禍,彷彿還在眼前。

她被人揪進胡家,眼睜睜看著兩個赤條條的肉身子被人用繩子面對面捆成一個人,抬著就要出門,上面那條,抬頭沖她急急的喊著救他的,竟然是二貴!

她差點嚇瘋了,那樣抬出去,出門就是東大直街,二貴活不成,她們一家,都活不成……

她不敢不答應,不敢不說,不敢不把那些話一字一句說好。

夫人是閻王,那邊,是血淋淋將人生吞活剝的惡魔。

嚴夫人聽到個郭字,手裡的杯子一抖,茶水差點灑出來。

郭勝!

「行了!」嚴夫人厲聲打斷了胡婆子的話,「你這是胡說什麼呢?姓了胡,人就能胡說了?老祖宗怕掉頭髮,這是人之常情,你這是怎麼說話呢?你就這麼糊弄她?老祖宗這頭髮一根不掉,那到末了,滿頭的頭髮都哪兒去了?」

胡婆子一臉呆愕茫然的看著嚴夫人,不停的眨著眼,連恐懼都忘了,這話什麼意思?夫人也撞上惡魔了?

「行了行了,出去吧,真是越老越糊塗了,孫忠媳婦也是,把你叫過來幹什麼?一個沒用的糊塗婆子,你記著,掉頭髮這事,也不能全瞞著老夫人,哪能一根不掉的?少掉幾根就行了。」

嚴夫人不耐煩的揮著手,示意胡婆子趕緊出去。她這會兒心亂如麻,這個家裡,看樣子是清靜不了了。

揮走了胡婆子,嚴夫人端坐在炕上,獃獃想了半天,叫了孫忠媳婦進來,低低吩咐道:「榮萱堂那邊的事,不是咱們該管的。」頓了頓,嚴夫人接著道:「我沒別的意思,你別多想,唉。榮萱堂那邊……還是得多盯著些兒吧,你記著,有什麼事,悄悄跟我說一聲就行,千萬不能聲張,記下了?」

孫忠媳婦連聲答應,她是嚴夫人的丫頭,侍候了嚴夫人幾十年,當了幾十年的心腹,自然是少有的精明人,嚴夫人幾句話,她就明白了,看樣子,小三房把手伸進了榮萱堂,榮萱堂里,只怕清靜不了了,至於她家夫人,看來,這是打算站乾岸兒看熱鬧了。

也是,兩邊都惹不起,也只好站乾岸兒看個熱鬧了。

嚴夫人心不在焉的理完了家事,坐著喝了兩三杯茶,連嘆了好幾口氣,命人去看看五爺忙什麼呢,要是五爺得空兒,請他過來一趟,有幾件事,她想請他幫著參詳參詳。

李文山往秦王府去了,傍晚回來,立刻過去請見嚴夫人。

嚴夫人一迭連聲的讓人送帕子送熱茶送點心,看著李文山凈了手臉,喝了杯茶,又吃了兩塊點心,才舒了口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