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二百九九章 靠譜推測

第二百九九章 靠譜推測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4-23 12:11 | 本章字數:3122

陶二少爺穿過遇仙樓長長的走廊,進了後園臨湖一間闊大寬敞的花廳。

他這個年過的糟心無比。先是幽蘭被家裡抄賣,到現在蹤影全無,這還是小事,接著相親那件事,實在讓他嘔心的厲害。

李家那位六娘子,他還是很看中的,誰知道竟然因為幽蘭的事,被人家找上門指到阿娘臉上說三道四,幽蘭打了水漂,親事也打了水漂。

幸好上頭體諒阿爹初初到任,那樁逆倫大案教化不利之責,實在歸不到阿爹頭上,他被阿娘關了一個多月,總算放出來了。

唉!

陶二少爺進到花廳,站在門口環顧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董三少爺,頓時一呆,他被放出來,聽到的頭一件事,就是李家那位六娘子,和董家三少爺定了親這件大事。

陶二少爺腳步微斜,從旁邊閃進去,拿了幾份詩文,找了個不顯眼的地方坐下,瞄著詩文,卻沒看進去,豎著耳朵聽著董三少爺那邊的動靜,心裡七上八下,糾結無比。

他和李家這樁親事,李家和那位六娘子,當時肯定是相中了他的,這個他篤定得很,後來不成,就是因為幽蘭,阿娘已經把幽蘭拿走發賣了,李家還是不依不饒,說來說去,不就是嫌他沒成親就寵著別的女人了,這叫什麼話兒什麼事兒?

陶二少爺抬眼往上,瞄著被眾人圍在中間,時不時笑一陣的董三少爺。

永寧伯府,特別是李家這小三房,如今這樣的勢頭……聽說他家六爺這一回童試連著三場頭名,那篇策論一出來,阿娘就讓人抄了,拿給他看,讓他學著點兒。聽說那策論轟動得很。

小三房兄弟兩個這樣驚才絕艷,那位六娘子生的又那樣好,偏偏相的親家,可都比他們永寧伯府差了不少,比他們小三房差的更多,所謂抬頭嫁女兒,那位六娘子這麼低嫁……除了這位六娘子過於妒嫉,沒有婦德,還能有什麼別的原因嗎?

陶二少爺將手裡的詩文放到長案上,站起來,靠著窗檯,搖著摺扇,看著董三少爺。

他跟董三,也算自小的交情,這事,要不要提醒他一句兩句?

說吧,好象有點兒失了君子風度,可不說,他跟董三這交情……也不是君子所為,要不要提點幾句呢?

圍著董三少爺的一群人不知道說了什麼,一陣鬨笑響起,董三少爺手裡的摺扇挨個點著眾人,笑不可支的嘆氣搖頭。

嗯,不能不說,他跟董三這交情,由不得他悶聲看熱鬧,一句不提可就不是君子了。

陶二少爺打定了主意,搖著摺扇湊過去,跟著說笑了一會兒,悄悄拉了拉董三少爺,使了個眼色。

董三少爺脫身出來,跟著陶二少爺出了花廳,站在臨湖水台上,董三少爺上下打量著陶二少爺笑道:「年後幾回請你,都沒能請出來,說是你被家裡禁了足,出什麼事兒了?」

「叫你出來,就是說這事兒。」陶二少爺連聲嘆氣,「招了太歲了。幽蘭姑娘,你是知道的。」

「被你家裡知道了?」董三少爺眼睛睜大了。

「嗯,阿娘讓人抄了甜水巷,拿了幽蘭,等我知道的時候,什麼都沒了,到現在,幽蘭蹤影全無。」陶二少爺連聲嘆氣。「不過是個玩意兒,我阿娘一向不大在意這些小事,男人,特別是象咱們這樣的,偶爾玩玩,又不出大格。」

「既然這樣,怎麼這次拿了?那幽蘭做什麼出格的事了?」董三少爺不怎麼贊成陶二這話,不過,陶二這樣,也不能算錯,就算錯了,他也犯不著當面駁回他。

「幽蘭你又不是沒見過,那麼柔婉的性子,能出什麼格兒?是因為阿娘替我看了一門親事,大約,」陶二少爺眼皮微垂,頓了頓,才接著道:「那家小娘子脾氣不大好,阿娘應該是聽到了些什麼閑話,知道幽蘭這事有礙親事,相親之前,就趕緊替我把幽蘭打發了。」

董三少爺長長喔了一聲,手裡的摺扇輕輕拍著陶二少爺,笑了一會兒,才問道:「那親事怎麼樣?議定了?」

陶二少爺斜著董三少爺,「相是都相中了,可隔天,人家就打聽到了幽蘭的事,找到我家門上,指著阿娘一通抱怨,嫌我成親前就有別的女人,這親事就……」陶二少爺攤著手,一臉無奈。

「這樣也好,也好,天涯何處無芳草,聽你這麼說,這家姑娘,這妒嫉性子也厲害得很,相不成也是你的福份,也算好事。」董三少爺拍著陶二安慰道。

「我是這麼想,可阿娘氣壞了,那家門第兒比我們家強不說,她家裡兩個兄弟,如今在京城風頭無二,阿娘說這樣的親事打著燈籠也難找,這不就生氣了,拘著我直關了一個多月。唉!」陶二少爺嘆氣不止。

董三少爺神情一僵,呆了一瞬,才提著心問道:「到底是哪家姑娘?兩個兄弟在京城風頭無二的……」

好象只有一家啊。

「就是永寧伯李家。」陶二少爺垂著眼皮,「我被禁足,昨天出來,聽到的頭一件事,就是你定下了李家姑娘這門親事,從聽說一直猶豫到現在,照理說,剛才的事,不該跟你說,可我想來想去,咱們兩個自小認識,有說這些話的交情,再說,李家這門親事,我越想,疑惑越多,不說一句,這心裡,實在難安。」

董三少爺臉色有些僵硬起來。

陶二少爺斜瞄了他一眼,」這幾年,永寧伯府這勢頭,滿京城誰不看好?一個李五也就算了,她那個弟弟李六郎,剛進京城就一片轟動,聽說現在,都是和蘇大公子,江大公子相提並論的了。還有她那嫁妝,聽說豐厚得很呢,這個你更清楚,那位六娘子,我見過一面,那樣的人品,那樣的門第兄弟,那樣的嫁妝,不高攀倒低嫁,這天下,哪有白撿的便宜?」

董三少爺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沒能說出口。

陶二少爺一臉同情,抬手拍了拍董三少爺,聲音低落下去,「你這親事,定都定下了,我這都是白說,你心裡有個數,他們永寧伯府,老一輩就是雌虎當家,這一位,低嫁成這樣,大約……咳,不說了不說了,好在你脾氣好。」

陶二少爺用力拍了幾下一臉呆怔的董三少爺,落下手背到背後,連嘆了好幾口氣,轉身進了花廳。

董三少爺一個人呆站了好半天,才慢慢轉身,回了花廳。

董三少爺心神不寧的混到文會結束,跟著眾人往外走,怔忡之間,一眼看到了幫閑賈清賈秀才,頓時眼睛一亮,賈清和永寧伯府可熟悉得很,那位六娘子的脾氣性格兒,他必定聽說過。

賈清這樣的幫閑清客,一向眼觀六路,靈動無比,董三少爺一看向他,他就覺察出來了,腳步斜出,兩步就斜到了董三少爺旁邊,「三少爺怎麼象有什麼心事的模樣?」

「哪有什麼心事?還不是被那些刁鑽的詩文限字難為的。」董三少爺笑道。

「些許刁鑽,能難為得了三少爺?」賈清哈哈笑起來,「我可不信。」

「真是難為著了。」董三少爺一邊心不在焉的和賈清說笑著,一邊放慢了腳步,落到了眾人後面。「聽你說起永寧伯府,李五爺怎樣,李六爺怎樣,可比我熟悉多了。」董三少爺往正題拐上去。

「都是下人們的閑話,往後三少爺跟李五爺、李六爺就是一家人了,那才叫熟悉呢。」賈清緊盯著董三少爺的神色。

「李五爺那兩個妹妹,脾氣性格兒,你聽下人們說起過沒有?」董三少爺這探話,可跟老練兩個字半點兒不沾邊。

「三少爺想打聽什麼事兒?您就直說,那位六娘子?三少爺只管說,老賈的為人,你還信不過么?」賈清飛快的瞄了眼四周,單刀直入。

董三少爺不由鬆了口氣,袖出張十兩的銀票子,塞到賈清手裡,「眼看著就要過禮什麼的,這也是阿娘的意思,我們家畢竟是高攀了人家,多知道些六娘子的脾氣性格兒,喜好什麼的,也好準備的妥當些,不至於哪兒做的不周,惹人家不高興。聽說,六娘子……咳,我身邊幾個自小侍候的丫頭……總是知道些,才好安置。」

「三少爺的意思我懂了,你放心,這事,是得打聽清楚,這嫉妒不嫉妒的……」賈清一幅牙痛模樣,「這事兒,唉,這事兒!是得打聽清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