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一三章 真不是挑事兒啊

第三百一三章 真不是挑事兒啊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04 14:47 | 本章字數:3592

金拙言從永寧伯府回到長沙王府,連喝了兩碗醒酒湯,又命拿了醒酒石含著,沐浴洗漱出來,換好衣服,又喝了碗醒酒湯,才覺得好些了,看看時辰不早,急忙往翁翁金相院里過去。

閔老夫人站在上房門口,先拉過孫子仔細看了看,酒氣不算重,閔老夫人笑著往廂房指了指,「去吧,等著你呢。」

她這個孫子,少年老成,謹慎得很,唉,就是太老成了,她心疼,他這個年紀,正該是放縱飛揚的時候……

金拙言掀起帘子,先探頭往裡看。

金相坐在他那張半舊搖椅上,捧著杯茶,笑看著他,指了指旁邊的椅子。

金拙言跳過門檻,幾步過去,坐到金相旁邊,端起茶連喝了幾口。

「今天挺高興的?」金相打量著他,眼裡臉上,都是笑意。

「嗯,和江延世划拳,他輸了,要吹笛子娛眾,偏被郭勝那廝攪局,把大家全攪上去了,江延世起調的一首鸞鳳和鳴,沒幾個音又被他一嗓子攪成了無衣,真是。」金拙言往後靠在椅背上,聲調中,隱隱還透著几絲興奮。

「這個郭勝,是個大才。」金相微微側頭看著孫子,這會兒看他這個孫子,竟很有幾分飛揚之意,象他七八歲那時候。

「嗯,這樣的大才,卻一直窩在李家……」金拙言話沒說完,一下子坐直了,「翁翁,我就是來說這件事的,今天的婚禮上,江延世搶了李五的利市繳門紅,搶了一把,我從他手裡搶過來,拿給小古讓他分給別人,誰知道,他另一隻手裡還藏了幾根,翁翁,他這是一定要拿到這繳門紅的。」

金相臉色微凝,「江家還議親嗎?」

金拙言搖頭,「從上回我跟您說起,到現在,都咬的很死,說是不宜早婚。」

金相往後,慢慢又靠到椅背上,眉頭微蹙。

「翁翁,還有件事,我剛剛想起來,當初在杭州城時,秦慶請郭勝入幕,李五找過我和陸將軍,打聽郭勝,我和陸將軍就去看了一回郭勝,陸將軍的意思,郭勝這人,看面相,是個桀驁不訓之人,李五留不住他。

郭勝到橫山縣後沒幾天,有一回閑聊時,李五說他小妹妹如何如何,李五一直這樣,把他那個小妹妹誇的地上沒有,天上就一個,因為這個,我當時就沒在意。

翁翁,李五當時是說,郭勝頭一回見他妹妹,就說他妹妹不簡單,說他妹妹五六歲的孩子,經過糕點糖果,珠花玩偶鋪子前,視若無物。」

金相呆了片刻,示意孫子,「你是說?」

「郭勝才具不凡,眼光更是高遠,我邀請過他,陸將軍邀請過他,陸將軍替王爺邀請過他,他都是一口回絕,絲毫餘地不留,陸將軍很不放心他,常請他到他那間小空院里說話,陸將軍說,他問過,郭勝說,李家之奇,不在一個李五,李六也不是凡品,那個最小的,更是不得了。」

金相極輕的嘆了口氣,「前兒我親自去翻了幾本舊檔,他來說讓岩哥兒到杭州城求生機那天,是在定了李學明為橫山縣令的隔天。太原府那邊,我讓人查過兩趟了,沒能查出什麼,只說李家這個小丫頭,成天悶聲不響到處跑,淘氣得很。都是些小孩子行徑,不算什麼。」

金相頓住話,沉默良久,才接著道:「到橫山縣……不是,是在路上,到江寧府的時候,這孩子就大不一樣了,懂事的出奇……此事不可再多追究了,到此為止。」

「嗯,翁翁,江延世……他這樣動作頻頻,真要上門提了親……姑婆那邊,得趕緊想想辦法。」金拙言露出幾分焦躁。

「當年,岩哥兒出生的時候,你姑婆就擔心憂慮得很,岩哥兒一生下來,就打發人過來,讓你太婆替她到福音寺做了一個月的法事,為岩哥兒祈福。

後來,你姑婆不只一次拿岩哥兒的八字出來,求人批解,批出來……唉,我告訴她,都是一個批解,照岩哥兒八字看,岩哥兒命繫於天,非人力可測。」

「姑婆信了?」金拙言疑惑的看著翁翁。

「不知道,大約沒全信,不然,當初也不會一聽到杭州氣機利於岩哥兒,就立刻答應了,你姑婆敏銳得很,更多疑的很。李家,論助力,門第兒,年紀,件件都相差太遠,沒有能提起來的地方,更沒有能經得起你姑婆追究的提法。」

金相聲音沉緩,金拙言肩膀往下塌坐在椅子里,臉色變幻不定。

「江延世……」金相緩緩吐出江延世三個字,眼睛一點點眯起,「也許不是壞事,讓翁翁好好想想。」

秦王府,書院院里。正午的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星星點點灑在青磚地上。

內侍小廝從上房提出食盒,抬出臨時抬進來的圓桌,送了茶水進去。

屋裡,古六正眉飛色舞的說著昨天的合奏,郭勝的無衣如何如何精彩,秦王斜靠在榻上,斜著古六,嘴角時不時往下扯一扯。

陸儀坐在茶桌前不緊不慢的沏著茶,金拙言坐到榻前扶手椅上,有一下沒一下搖著摺扇,一臉笑看著古六,眼角餘光卻瞄著秦王。

「昨天那一把繳門紅,你都分光了?給自己留一根沒有?」趁著話縫,金拙言摺扇點著古六問了句。

「當然得留,我還能王爺留了一根。你不說我都忘了。」古六急忙從荷包里摸出兩根紅綢,抖了抖,站起來送到秦王面前,「拙言定好親了,就咱倆了,拿著。」

「我要它幹什麼。」秦王摺扇推著紅綢往外推。

「這是李五的繳門紅,吉利,拿著收好。」金拙言站起來,從古六手裡拿到繳門紅,塞到秦王懷裡,「這是你搶的?還是從江延世那裡分的?」

「一根是從江延世那一把里分的,還有一根是你給我的,你不是說讓我替你拿著,今天帶過來給王爺?你忘了?也是,你昨天酒多的路都走不穩了。」古六一邊說,一邊指著金拙言,哈哈笑起來。

陸儀失笑無語。

「江延世愛搶這繳門紅?他還用搶這個?」秦王抖著兩根紅綢,這兩根紅綢,根本沒有分別,哪一根是江延世搶的?

「他從來不搶這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