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一四章 看望

第三百一四章 看望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05 00:00 | 本章字數:4510

李文嵐是要考秋闈的,功課不能耽誤,當然,就是他不考秋闈,永寧伯府的家務,特別是他五哥娶親這樣的事,他也搭不上手,之所以因為他五哥娶親,前頭放了幾天假,是因為他的先生郭勝被嚴尚書點了差使,得去幫忙。

李文山大婚隔天,認完了親,李文嵐就和妹妹一起,往前面青藤院上課去了。

郭勝已經到了,嚴肅著臉,一件件點評起昨天李文嵐的待客,哪一件做得好,哪一件沒做好,沒什麼沒做好,哪些人哪些事他竟然沒招呼到沒看到實在不應該……直說了整整一上午。

這是李夏的吩咐,她六哥心眼實,這接人待物上頭,得學,得學到讓人如沐春風的水準。

午後,郭勝吩咐李文嵐去轉圈好好反思他上午的話,再寫一篇心得,李文嵐被郭勝十名話里九句半毛病挑的垂頭喪氣,出到院子里,垂著頭甩著胳膊,一圈圈轉著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

郭勝站了看了片刻,坐到李文嵐座位上,李夏放下筆,看著他,郭勝迎著李夏的目光,「先從江延世說起?」

見李夏點了頭,郭勝按在兩隻膝蓋上的手挪了挪,坐的更端正些,「江延世昨天算得上曲意捧場,從進門開始,直到後來和金世子划拳輸了,那一曲鸞鳳和鳴,捧場之意過於濃了,我看金世子好象不怎麼高興。」

郭勝一邊說,一邊看著李夏的臉色。

「你是領差辦事,獨當一面的人,只管把事情辦好就行了,看我臉色,時刻忖度,這是端硯她們要做的事。」李夏微微蹙眉,打斷郭勝道。

「是,在下……是!」郭勝的心由提起到一陣滾熱,都在一瞬間,「是。聽說江府放了話,江延世不宜早婚,姑娘,」郭勝頓了頓,眼皮微垂,「在下以為,姑娘要是和江家結了親,王爺要是能傾向於太子還好……可是,太子比王爺還大了幾個月,性子又剛,是個要獨斷的……」

「想這些太早了,五年之後再議不遲。」李夏打斷了郭勝的話。

五年之後,還不知道是個怎麼樣的情形,要是大勢不變,那五年之後,該死不該死的,都已經死光了。

「是,蘇燁昨天也十分周全捧場,這在意料之中……」

李夏眼皮微垂,聽著郭勝的話,心神卻有幾分恍惚,象阿爹,阿娘,象五嫂,都是關係不多的人,活了死了,嫁進鄭家,還是嫁給五哥,牽連都不大,所以他們的命,說變,就變了。

那象金拙言,象秦王呢,一生一死,是關係著家國天下,一旦更改,這天,就要變了,那自己呢?還會入宮嗎?

想到入宮,李夏心裡象吞了只蒼蠅般難受,她不想再看到那個渾身鬆軟的皇上,她不想再費盡心機討好那個小心眼到極點、極其難以討好的皇上……

「你跟陸儀說一聲,我要見見王爺,沒什麼事,就是找他說說話兒。」聽郭勝說完,李夏簡潔的吩咐道。

郭勝一個怔神,「怎麼說?就說姑娘說?」

「嗯。」

隔了一天,富貴趕著車,車子從秦王府側門進去,一直進到二門裡,車子停下,端硯先跳下來,打起帘子,陸儀上前半步,微笑看著踩著腳踏下車的李夏。

李夏笑容輕快,沖陸儀微微曲膝,看著他笑個不停,陸儀被她笑的簡直有幾分莫名,一邊往裡讓著她,一邊笑問道:「什麼事讓姑娘這麼高興?」

「沒什麼事,就是看到將軍,就想到阮姐姐說過的話。」李夏掂著腳步,愉快的跳過月洞門。

陸儀一個怔神,「阮氏的話?阮氏說什麼了?」

「不告訴你。」李夏看著陸儀,又笑起來。

「我回去問阮氏。」陸儀跟著笑,「姑娘笑成這樣,指定不是什麼好話兒。」

端硯斂眉垂手,跟在兩人後面,微微有幾分目眩的聽著她家姑娘和陸將軍說笑。

「王爺這一陣子忙不忙?仗打起來了嗎?」李夏轉了話題。

「還得一陣子,打起來更忙。」

「嗯,五哥歇過這一個月,也要忙的腳不連地了,大伯娘說,她也放五嫂這一個月,過了這個月,讓他們兩口子一起忙。」李夏連說帶笑,一幅幸災樂禍的模樣。

「怎麼,你大伯娘現在就想把永寧伯府交到你五嫂手裡?」

「對啊,七姐姐說,大伯娘很擔心大伯,說大伯在秦鳳路,做的又是帥司,一旦打起大仗,大伯肯定忙的日夜不得安,說大伯身邊也沒有個穩妥人照顧,她心裡不安。」

陸儀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自從鄭志遠調任禮部尚書後,李學璋和鄭志遠來往頻繁,赴秦鳳路時,又收了鄭志遠薦去的一個幕僚,王爺可沒打算讓秦鳳路承擔太多的軍務,他放心不下,自己也放心不下。

李夏掃了眼陸儀,話題跳躍的很快,「……大前天,五嫂認好了親,二伯娘跑到我阿娘的明安院,你知道她去說什麼嗎?」

「說什麼?」陸儀一臉,睜大眼睛問道。

「二伯娘先問阿娘,為什麼太外婆給五嫂添了那麼多莊子鋪子。」李夏一邊說,一邊咯咯的笑。

陸儀聽的失笑,「你二伯娘……」太不著調這話,陸儀沒好意思說出口。

「正好我在,我就問二伯娘,太外婆給五嫂添妝,關她什麼事?我說我要把她這話告訴太外婆。二伯娘就說:這個就算了,那是真正的老祖宗,她想怎麼著,誰能管得著?」

李夏學人說話,一向惟妙惟肖,陸儀看著她,只覺得有意思極了。

「然後又說,聽說陸家柏家古家都添了妝,這明明都是五哥兒的臉面,偏偏添到嫁妝里,這心思用的也太足了吧。」

陸儀簡直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好咳起來。

怪不得李學璋對李五如此重視,這是累極了可算抓到能一起支撐的人了。

「我阿娘都聽傻了,看著她干張嘴說不出話,她還得意呢,說:你看,你沒話說了吧。」李夏說著,笑個不停。

「你呢?總不會也說不出話吧?」

「我才懶得理她呢,我就讓端硯去找大伯娘,跟大伯娘說,二伯娘說五嫂的嫁妝都是五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