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二八章 天上人間

第三百二八章 天上人間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12 15:47 | 本章字數:3638

李夏站住,讚歎無比的看著江延世走近,輕輕嘆了口氣,低低道:「月華似水,公子如玉。」

江延世一個怔神,隨即笑的彎下腰,順勢沖李夏揖了一禮,「姑娘真是……」江延世直起上身,臉上的笑容濃的化不開,側身往前讓著李夏。

「咱們往這邊,獨樂岡後山賞月更好,又十分清靜,就是,」江延世頓了頓,再次欠身,「要多走幾步路,姑娘要是……」江延世指了指旁邊一頂青竹小轎。

「這麼好的月色,走走吧。」李夏背著手,側頭看著江延世,多麼難得的月色,坐轎子有些煞風景了。

江延世笑起來,迎上李夏的目光,片刻避開,抬手輕拍著額頭,笑個不停。

她肆無忌憚成這樣,他竟然覺得……如此美妙。

「前一陣子,聽說你受了傷,我很擔心。」兩人並肩走了一段,江延世開口道,聲音聽起來隱隱有幾分硬澀。

「嗯,看熱鬧湊的太近了些。」李夏看了眼江延世。

江延世笑出了聲,一邊笑一邊點頭,「看熱鬧這事,不湊近了,看不清楚,也看的不熱鬧,湊近了,」江延世側頭看向李夏,「說是傷了半邊臉?哪半邊?」

李夏微微蹙眉,「好象……忘了,不疼的時候,就忘了哪邊了。」

江延世縱聲笑起來,「阿夏,你這個,算好了傷疤忘了痛嗎?看這樣子,下次有熱鬧,還是要照看不誤了?」

李夏一邊笑一邊點頭,「我覺得是,只是,下次再看熱鬧,不能湊的這麼近了,實在太痛了。」

江延世一邊笑一邊搖頭一邊嘆氣,「阿夏,你這脾氣……真好,以後若有機會,我陪你看熱鬧,一定讓你好好看了熱鬧,又不會傷著。」

「你要是陪著,那不是看熱鬧,那是熱鬧。」李夏側頭看了眼江延世,「我聽七姐姐說,有一年上元節,江公子沿街巡查,看江公子的人,把御街都堵滿了?」

「哪有的事!」江延世矢口否認,連聲唉唉,「阿夏,你不要聽人亂說,沒有……」

「真沒有啊?」李夏拖長聲音,打斷了江延世的話。

「好好,是我錯了,那是我頭一年領督辦巡查上元節煙花這樁差使,大意了,在御街上有人扔花,我順手接住……後來,就亂了套了。」江延世一臉的無奈。

李夏笑個不停,「真是可惜,這麼熱鬧的事,我竟然沒看到。」

「阿夏。」江延世嘆著氣,帶著一臉無奈的笑,看著李夏,「你要是真想看,明年上元節,我帶著你,一點熱鬧也不讓你錯過。」

「那可不行,我不是說了,跟著你,哪是看熱鬧,是被人家看熱鬧才對,我還是和七姐姐一起,站在街邊看熱鬧最好。」李夏笑著擺手。

「那等你七姐姐出嫁了,我來陪你看熱鬧。」江延世側頭看著李夏,語調輕快隨意,神情卻十分鄭重。

李夏笑著別過頭,沒答這句話。

「我從小跟著阿娘住在四明山的莊子里,頭一回看熱鬧,是到明州城裡考童試,考完出來,正趕上一家酒樓開業,請了明州城裡幾乎所有的紅伎歌舞造勢,我湊上去看熱鬧,結果,也是湊的太近,跟人打了一架。」

江延世幾乎立刻轉了話題。

「打贏了沒有?」李夏揚眉笑問道。

「輸了,被人家打的很慘,不止半邊臉,從頭到腳都是傷。」

「那後來呢?你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李夏追問道。

「我們明州民風算得上彪悍,有一條規矩,約定的生死之搏,那就生死自負,第二天我在文廟門口堵到他,向他挑以生死之搏,他答應了。」

江延世突然往前跑了一步,跳起來,從路邊斜伸出來的桂花樹上,折下一枝桂花,聞了聞,遞給李夏,「山裡的桂花,香味兒格外好。」

李夏接過,仰頭看著江延世,「你把他殺了?他是你的仇人,還是你家仇人?」

「怎麼這麼說?」江延世睜大眼睛看著李夏,滿眼滿臉的期待。

李夏斜著他,嘴角往下撇,「在明州啊,敢跟你打架的……也姓江嗎?」李夏說到一半,突然問了句。

江延世哈哈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沖李夏長揖到底,「姑娘之聰慧,在下……咳,佩服的很。是。」江延世站直,背起手,看起來十分自得,「是我異母兄長,被我殺了,我回到山上隔天,祖父就親自到山莊里,接了我和阿娘,到了京城。」

李夏有幾分怔忡。

江延世的家世,她知道的不多。

江延世的父親江會賢是個由著性子,卻沒什麼大本事的人,有個青梅竹馬,海商出身,家裡脫籍還沒過三代,江家自然不會讓他這個長房嫡長娶這樣人家的女子回來,給他定了明州書香大家魏家的姑娘,就是江延世的母親。

剛定下親事,江會賢就一聲不響把青梅竹馬楊氏接到了家裡,把生米做成熟飯,納了楊氏。

魏氏聽說性子極傲,定了親,拖了四五年,才嫁進江家,不過一個來月,就從江家大宅,搬進了江家在四明山上的莊子里,江延世是在四明山上出生,在四明山上長大的。

他還有個異母兄長,這個,她沒聽說過。江延世的過往,她知道的不多。

「唉。」李夏輕輕嘆了口氣。

「為什麼嘆氣?」江延世低頭看向李夏。

「你阿娘帶你住到山裡,退避三舍,你那個時候,還小,肯定還肯聽你阿娘的話,能打起來,肯定不是你挑事,嗯……」李夏側著頭,斜往上看著江延世,「照你的脾氣么,大約他在你面前擺長兄的譜了,挺蠢的,能教出這樣的兒子,生母可想而知,怪不得你阿娘避到山裡,是挺煩人的。」

江延世高高挑著眉毛,笑個不停,「阿夏,我真是,佩服得很。只是,我現在也聽阿娘的話。」

「真的?」李夏腳步頓住了,驚訝無比。

江延世抬手扶額,「阿夏你不要這樣,我是說,阿娘要是說的對,我肯定是聽的。那你呢?你阿娘的話,你聽不聽?」

「當然聽啦,我跟你可不一樣。」李夏甩了幾下胳膊,「阿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