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三一章 不巧和巧

第三百三一章 不巧和巧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13 18:04 | 本章字數:3333

秋闈放榜隔沒幾天,朝會上,皇上大發雷霆。北邊那位乙辛佔了三座城,四處燒殺搶掠打穀草的摺子一來就是一堆,和親你們說有損國威,力主要戰,可到現在,一晃半年,動靜全無,還在備戰備戰備戰……

哪怕皇上這胸懷能包容天地天物,這件事他也容不下了。

當天朝議後,旨意就頒了下來,令長沙王世子金默然即日啟程,赴北督戰,太子舍人江延世即日啟程,代太子總糧草輜重。

欽天監卜了吉時,第二天一大早,金拙言和江延世出北門,各自啟程,遠赴北地。

皇上的怒火和這份猛烈的催戰,讓整個京城的氣氛都壓抑起來。

嚴夫人一邊慶幸壓住了陣腳,沒在嵐哥兒考中解元和櫟哥兒中舉這件事上大事慶賀,一邊嚴詞厲色一連幾遍敬告府中諸人,萬萬不可輕狂得意。

重陽前兩天,阮夫人打發人來請李冬,說是許了願,每年重陽前一天,都要聽一天經做做法事,李冬要是沒什麼事,請她陪到婆台寺聽一天經。

李冬當然沒什麼事,初八一大早,阮夫人車子到永寧伯府門口,李冬乾脆吩咐不用車了,她跟阮夫人一輛車來回就行。

李夏聽說阮夫人請姐姐初八日去聽一天經,眉梢微挑又落下。

她知道阮夫人每年九月初八日聽經的規矩,陸儀跟她說過,阮夫人母親生她時,胎位不好,生下阮夫人,纏纏綿綿病了五六年,才得康復,阮夫人從不慶生,每年生辰,都到寺里做一天法事,聽一天經,為母親祈福。

從前,每年這一天,陸儀都要告一天假,陪阮夫人去聽經做法事,現在阮夫人請姐姐陪她聽經,這會兒,陸儀還沒有陪夫人聽經的習慣么?

阮夫人的車子走的很快,兩個人說話投機,只覺得沒說幾句話,就到了婆台寺,寺里已經準備停當,阮夫人和李冬坐在蒲團上,靜心聽了一上午經,吃了頓素齋,兩人都沒有午後小歇的習慣,乾脆出了寺,往門口那片大湖逛過去。

剛到湖邊,京城方向,遠遠的,一隊人馬急縱而來,從婆台寺山門外,折向湖邊。

看到兩人,陸儀跳下馬,迎著阮夫人大步過去,李冬忙往旁邊避讓。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這幾天都要歇在王府里的?」迎著陸儀,阮夫人如同被陽光照到的花兒一般,瞬間亮麗飛揚起來。

「嗯,早起了一會兒,看著能抽出點兒空,打發人回去,說你已經走了。」陸儀看向李冬,欠身半揖,「多謝六娘子,拙荊有勞了。」

「這是我跟六姐兒的交情,要你謝什麼。」阮夫人嗔怪了句,「就是來聽一天經罷了,有六姐兒陪我就行,你不用……」

李冬渾身不自在的站在旁邊,急忙打斷阮夫人的話道:「正好我也累了,剛才就想跟姐姐告辭先回去了。我就不陪姐姐了,阿夏說重陽登高人太多,和楠姐兒盤算著要今天晚上就去,我先告辭了。」

「我讓人送你回去,一會兒我和將軍騎馬回去。」阮夫人一臉歉意道。

李冬掃了眼陸儀的衣角,抿嘴笑著點頭,沖兩人曲了曲膝,低頭往山門過去。

婆子僕從急忙趕了車子出來,李冬上了車,沖站在山門口送她的阮夫人揮了下手,放下帘子,車子走出一段,李冬悄悄將帘子掀起條縫往回看。

阮夫人和陸儀已經轉身並肩往山上走去,陸儀解下身上的斗蓬,披在阮夫人肩上,一隻手攬在斗蓬外,阮夫人仰頭看著陸儀,笑著說著什麼,那份甜蜜,漫山遍野,看的李冬直直怔怔,替阮家姐姐高興甜蜜之中,摻著絲絲縷縷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澀。

「咦!怎麼現在就回去了?出什麼事了?」

李冬剛剛放下帘子,半杯茶沒喝完,車子猛的停住,一個有點兒熟悉的聲音,從車外傳進來。李冬急忙掀帘子看出去。

車外,阮十七騎在馬上,正彎腰伸出馬鞭,要挑開車窗帘子,看到李冬,嚇了一跳,急忙往回縮。

「你是誰?這是陸府的車子……你,啊,原來是……李家啊……呵呵……」外面跟車的婆子急忙解釋,阮十七一臉乾笑,又一個李家小娘子!

「我沒帶車,借了阮姐姐的車子,讓十七爺誤會了,實在對不住。」李冬一臉歉意,在車裡頜首欠身。

「呃!」阮十七被閃的連眨了幾下眼,他已經準備好應對李家小娘子牙尖嘴利張牙舞爪的質問指責了,這個歉意……好象還挺真誠,這個這個……

「是我莽撞了,驚擾了姑娘,那個,你阮家姐姐呢?每年今天,她聽經都是必定要聽一天的,沒什麼事吧?」阮十七在馬上拱手一個揖禮,他從不欺負弱女子。

「陸將軍過來陪阮家姐姐了。」李冬趕緊欠身還上一禮,這位十七爺,不象阿夏說的那麼可惡么。

「陸儀那廝!」最近阮十七一聽到陸儀,氣兒就不打一處來,「那你……讓我猜一猜,最近陸儀那廝忙的四腳朝天,肯定是說沒空陪玉姐兒,玉姐兒就請你陪她聽今天這一天經,然後陸儀那廝又來了,他們兩口子,就把你趕走了,是這樣?」

「不是趕走,我正好累了,晚上又要陪阿夏登高,就是陸將軍不來,我……」李冬趕緊解釋,十七爺這話說的,有點兒過了,陸將軍難得陪一陪阮家姐姐。

「你是永寧伯李家的姑娘?」阮十七上下打量著李冬。

李冬有幾分莫名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那個小九,叫阿夏的,是你妹妹?親的?」

「嗯,阿夏其實很懂事的,她……」

李冬話沒說完,就被阮十七幾聲乾笑打斷,「真是龍生九種,算了,我也不去婆台寺了,我送你回去吧,算是替我那個重色輕友的侄女兒陪個禮,陸儀更是混帳,他們兩口子有的是在一起廝混的時候,偏偏半路上把你趕走,這不是欺負人么,你就忍了?」

李冬哭笑不得的看著阮十七,他這話說的,她怎麼接?

「這話你不好說,回頭我替你去找玉姐兒,特別是陸儀那廝,太不象話了,你放心,我必定替你討這個公道回來。」阮十七越說越覺得生氣,陸儀這廝,越來越不是個東西了!

「不是你說的這樣,是我自己該回去了,我……」李冬急的額頭汗都要出來了。

「我懂我懂,你放心,你這是真懂事,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阮十七看李冬急的臉都紅漲起來了,趕緊表示,他真懂,她一點兒也沒怪罪那兩隻,可這是她體諒大度,不是那兩隻做事不錯。

「不用十七爺送,一會兒就到了,阿夏說,十七爺要準備春闈,不敢耽誤十七爺。」李冬聽他一邊串的保證懂了,心裡微微放鬆。

「反正我也要回去,替玉姐兒送你回去,也是份內的事,這裡畢竟是城外,你一個女兒家,又只帶了一群婆子,沒事。我本來是要去給玉姐兒祝個生,還有件小禮物,正好給她,我懶得去陸家……」

阮十七撥轉馬頭,一邊跟著車子往前,一邊和李冬說著話。..

李冬聽的一個怔神,「給阮姐姐祝個生?今天是阮姐姐生辰?」

「啊?」阮十七看起來比李冬還驚訝,「她請你聽經,沒跟你說為什麼聽經?沒跟你說今天是她生辰?」

李冬搖頭,眉毛都抬起來了,她真不知道,唉!她連句道賀的話都沒說,更別提生辰禮了,唉!

「怎麼玉姐兒也混帳起來了……」

「我沒想到……」李冬仔細回想,好象是她疏忽了。

「誰能想到這個?她不說,誰能知道?算了算了,不說這個。」阮十七岔開話,這事兒,回頭他再找玉姐兒好好說道說道,這事兒做的,也不大好。

「大嫂生玉姐兒的時候,不怎麼好,病了好些年才好,前幾年,一到玉姐兒生辰,我大哥就抱著玉姐兒到寺里做一天法事,聽一天經,給玉姐兒祈福,也替我大嫂祈福,後來我大嫂就好了,一直到現在,玉姐兒生辰這一天,都是到寺里做一天法事,聽一天經,大約是因為玉姐兒覺得她這生辰,是真正的母難日,所以才沒跟你說,你別跟她計較。」

阮十七先解釋了一通,又替阮夫人陪了句禮。

「怎麼能計較這個?阮家姐姐不說,就是不想讓人知道,強要知道,也不好。」李冬聲氣輕柔,這位十七爺,其實人蠻好的。

「你比玉姐兒知禮懂事多了。」阮十七一聲感嘆,這京城,還是有知禮懂事的人的,真是難得啊!

走沒多遠,京城方向,徐煥帶著十來個從人,騎著馬急奔過來,他是剛剛得了李文山的遞話,陸儀出城陪夫人聽經,讓他有空趕過去,找個由頭,把冬姐兒接回來。

阮十七看到徐煥也是一肚皮膩歪,迎著徐煥,交待了幾句,拱手告辭,徑直走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