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三四章 直接和迂迴

第三百三四章 直接和迂迴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15 13:37 | 本章字數:3843

傍晚回到府里,阮夫人喝了半碗湯,不停的瞧著滴漏,眼看著離陸儀回來的時辰還早,竟有幾分焦急不耐煩起來。

好在今天陸儀回來的比平時早了那麼一點點,在阮夫人眼看就要耐不住性子前,小丫頭的通傳聲響起,「爺回來了。」

阮夫人急忙掀簾出去,迎著陸儀,直迎出了半條走廊。

「出什麼事了?怎麼急成這樣?」陸儀急忙緊走幾步迎上阮夫人,伸手扶在她腰間,仔細看著阮夫人的臉色。

「沒出什麼事,就是……你回來了么。」阮夫人眉眼裡都是喜色。

陸儀一整天的鬱結頓時煙消雲散,「這是想我了?」

「嗯。一半是想你,一半么,有件好事兒,急著等你回來拿個主意。」阮夫人往後靠在陸儀手心裡,仰頭看著他笑道。

「明明是有事兒!」陸儀抬手在阮夫人鼻尖上點了下。

「我今天和冬姐兒說了一天的話,她覺得十七叔哪兒都好,我要是說十七叔哪兒不好,她一定要替十七叔辯解幾句,我看……」阮夫人拖著長音,頗有幾分得意,「這一頭,差不多了,我沒敢再深說,冬姐兒脾氣柔和,十七叔可彆扭得很,你看,咱們什麼時候探一探十七叔的話兒?」

「你真覺得這樁親事合適?」陸儀看著阮夫人問道。

阮夫人點頭,「十七叔看中的那兩三回,都是象冬姐兒這樣的柔婉性子,不過那兩三家都覺得十七叔不是良人。」

「十七就是離經叛道了些,他倒是個真正不欺負人的,這樣的事兒,你眼光比我好。你十七叔哪是個能探話的?他聰明得很呢,把他叫起來,直接了當的問一問最好。」

「那什麼時候問?得趕緊些,都不小了,特別是十七叔。」阮夫人再次急不可耐。

陸儀失笑出聲,「你說的對,你十七叔是老大不小了,那就現在,不能讓你著急。」陸儀頓住步,招手叫了垂手侍立在垂花門下的小丫頭,「你去找含光,讓他立刻去一趟阮府,跟十七爺說,有要緊的事,讓他立刻過來。」

小丫頭答應了,急步出去傳話。

阮府離的不算遠,阮十七一聽說有要緊的事,過來的很快。

陸儀乾脆把他請進正院上房,坐到廊下說話。

「你的親事,現在怎麼說?」陸儀真是直接了當。

阮十七嚇了一跳,「你說有要緊的事,問這個……有人要給說親?太后?皇上?」

「你這自視可不低。」陸儀無語的斜瞥著阮十七,「太后大約知道阮氏有個十七叔很不成器,皇上肯定不知道你。」

阮十七沒理會陸儀這些話里不算很少的鄙夷,長長鬆了口氣,往後靠進椅子里,「只要不是這兩位,別的……嘿。」阮十七嘴角往下一聲乾笑,抬手揮了下,別的人要算計他的親事,他可不在乎。

「你的親事,現在家裡怎麼說?還是由著你?」陸儀再問。

「我的親事,不由著我,難道由著你?我阿娘的脾氣,玉姐兒難道沒跟你說過?她覺得我現在挺好,要是我這親事的事了了,她怕下一個坎她就撐不住了。」阮十七翹起二郎腿,自在的晃著。

「你上回說李家那位姑娘不錯,我替你牽一牽這根紅線怎麼樣?」陸儀是真真正正直接了當的問。

「李家姑娘?哪個?李家……你說那個說話細聲細氣的什麼冬姐兒?」阮十七先是嚇了一大跳,一說到李家姑娘,他頭一個想到的,就是李夏,這根紅線……他還是自己抹脖子算了……好在不是。

「嗯,怎麼樣?」陸儀緊盯著阮十七。

「這怎麼……李家從那位當家夫人,到那兩個小隻的雌老虎,肯定是哪一個都看不上我,你怎麼想起來這什麼線不線的?你現在這麼閑了?」阮十七下意識的迴避了頭一個問題,再趕緊反問了第二句。

「李家別的人不用你管,你只看李家六娘子怎麼樣,你這個人,什麼時候在乎過別人怎麼想?」陸儀眉毛微微抬起,似笑非笑的打量著阮十七,他這態度……有點兒門路么。

阮十七斜著陸儀,「你這麼一笑,我覺得好象我坐的這地方,是個陷阱。」

「是阮氏,覺得你和李家六娘子挺合適,讓我探探你的話,李家六娘子今年十九了,雖說挑揀的厲害,可年前,這親事肯定要定下來,你好好想想,或是想再見一面也行,讓阮氏安排,只是,得快點兒。」

陸儀乾脆直接有話明說。

阮十七往後靠在椅子里,緊擰著眉頭,手指急促的敲著椅子扶手,「人是不錯,不過……」

「行了,那就這麼定了,明天讓阮氏再探探人家姑娘的意思,要是人家不嫌棄你,你這終身大事,也就能了了,我就不多留你了,忙了一天,飯還沒吃呢。」

陸儀站起來,再一把揪起阮十七,一邊推著他往外走,一邊道:「你明天過來聽信兒,我就不讓人過去請你了,對了,我得了幾罈子南邊的好酒,在前院,你自己去挑,喜歡喝都拿走也行,我沒空喝酒。」

阮夫人心急這事,隔天見了嚴夫人,就拉著嚴夫人,三言兩語說了她十七叔想求親冬姐兒的事,嚴夫人熟門熟路的幾句套話說完,什麼得青眼是冬姐兒的福份,她今天回去就跟冬姐兒爹娘商量……

等阮夫人笑應走了,嚴夫人坐到蒲團上,直怔怔了半天,才恍過神明白過來阮夫人那幾句話是什麼意思:那個攪了徐舅爺的相親,當場撒銀票子打人的阮家最嬌生慣養長大的十七爺,看中冬姐兒?

這是看中了冬姐兒好欺負吧!

不對不能這麼想,阮十七這人她不知道,可阮夫人和陸將軍,等冬姐兒和阿夏都極好,再怎麼著,也不至於這麼坑冬姐兒……

阮十七是阮夫人的小叔,那也是陸將軍的長輩,那冬姐兒……咳,她怎麼想到這上頭了,這會兒用不著想這個……這事兒有點兒亂,她得好好理理……

嚴夫人一恍過神,就凌亂成狂風中的一團絲線,她得好好想想,好好理理。

嚴夫人亂成一團中,看到李夏扭回頭沖她悄悄打手勢,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