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四零章 作主

第三百四零章 作主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18 16:32 | 本章字數:3463

秦王府的燈棚在御街最前,正對著鰲山,一片流光溢彩、沸騰喧囂中,燈光昏暗的燈棚顯的過份安靜了。

陸儀站在樓梯口,看著李夏拎著裙子沿樓梯上來,抬手掀起帘子,笑容溫和,微微頷首致意。

昏暗的燈棚里,秦王坐在放的很靠後的椅子上,回頭看著李夏進來,招手示意她坐過去。

李夏進來,站住,目光從秦王身上掃向四周,這間燈棚里,撲面而來的感覺,和往常大不一樣。

李夏回頭看向陸儀,陸儀正轉身走向燈棚一角,李夏目光往下落在走動的衣襟,他跟往常也很不一樣,出什麼事了?

「過來這裡坐。」見李夏站住了,秦王再次招呼。

李夏走過秦王,站在檯子正中,往四周看了看,才退到秦王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你這燈棚位置太好,鰲山亮的有點兒刺眼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秦王笑應了句,抬頭卻看向側前的宣德樓。

李夏隨著他的目光看向宣德樓,從那裡往下看鰲山,過於居高臨下,那鰲山年年都是一幅跪伏的樣子,古六說的雄偉壯觀,她從來沒能看到過。

這會兒看過去,倒是有了幾分雄偉壯觀的意思。

李夏的目光移回來,打量著正對著眼前的鰲山。

「去年沒來看鰲山?」秦王看著李夏,神情中隱隱透著幾分陰鬱。

「本來是要來看的,後來坐船沿河看燈去了,各有千秋。」李夏的目光從鰲山,看向四周。

「今年的鰲山比往年好,往上加了一層,佔地也廣了三成,十分難得。」秦王帶著笑意道。

李夏沒聽出笑意,她只覺得這會兒的他,象鰲山最底下,沉重而陰暗。

「高是高了,可那水卻汲不上去,我還是覺得水從頂上傾瀉而下更好看些。」李夏指著從鰲山上飛流而下的水瀑。

「小古也這麼說。」秦王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裡。

李夏看著他,忍不住蹙眉,沉默片刻,李夏在椅子挪了挪,挪到面對秦王,微微欠身往前,仔細打量著秦王,「你今天有點兒不一樣。很不一樣。」

秦王迎著李夏的目光,下意識的上身往後仰,隨即又避開了李夏的目光,突然發現,原本以為整理的非常清楚明白的思緒,其實還是亂紛紛一團。

「去年中秋,你去獨樂岡了?」秦王想著從哪兒說起,可這一句問出來,立刻覺得十分的不合適。

「嗯,跟太外婆,舅舅,姐姐,還有七姐姐,姐姐和七姐姐都喝醉了,我和太外婆酒量都好,回來的時候,碰到江公子,跟他又去賞了一回月,在獨樂岡後山,景色極好,還有江公子的笛子,也極好。」

李夏答的極其爽快,又極其簡潔。

陸儀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江延世不是良配。」秦王沉默片刻,直接了當道。

「我知道,」李夏點頭,「我就是看看,現在看好了,以後不看了。」

「嗯,你大伯娘開始替你看人家了嗎?」秦王眼皮微垂,她這麼聰明,他還是直接跟她說清楚最好。

「不知道,應該還沒有,還早呢。」李夏轉頭看向陸儀,陸儀卻目不轉睛的看著鰲山。

李夏收回目光,微微側頭,看著秦王,是有人要給她指親了嗎,還是他要定親了?還是魏家姑娘?

「你看,我這間燈棚對面,是江家的燈棚,十幾年前,鄭太后還在的時候,那個位置,是鄭家的,我們隔壁,是長沙王府的燈棚,長沙王府對面,是古家,古家旁邊,是蘇尚書府上,蘇家對面,是大長公主府上的燈棚,再往後,是唐家,魏相府上,嚴家等諸家尚書府上。」

李夏一隻手托著腮,看著秦王,靜等他往下說。

「從我這裡,直到御街過半,這些燈棚,巋然不動,年年都在同一個位置的,除了長沙王府,就是古家。」秦王的手指,從旁邊,點向對面。..

「本朝定鼎以來,就是唐家這樣的詩書大家,也有好些年,在這御街上根本沒有位置,比你們府上最難的時候還不如,鄭家有烈火烹油,傲視整條御街的時候,也有兩三次,險些滅門,長沙王府,之前巋然不動,之後……」

秦王沉默了,好半天,慢慢嘆了口氣,「就不知道了,只有古家,福澤深厚,謹守祖訓,詩書耕讀傳家,文曲星曾經臨凡落腳的地方,之前屹立百餘年,之後,至少本朝,他那間燈棚,會一直在那裡。」

李夏目光越來越沉,他先問她的親事……

「古家門風嚴謹,又極其富庶,小古的脾氣你知道,你很小的時候,他就很疼你,不亞於我和拙言,要說毛病,就是愛美人兒這一樣,你能容就容,要是覺得委屈,你能管得住他,管嚴了就是了,小古是能管得住的。」

李夏長長噢了一聲,坐直上身,斜著秦王問道:「是古家托你提親,還是你要向古家提親?」

「你要是覺得好,我讓古家上門提親。」秦王看著面前亮的刺眼的鰲山。

「我覺得,六少爺跟我六哥一樣,當哥哥也就算了,再嫌棄也是自家哥哥啊,沒辦法。」李夏給自己倒了杯茶,坐的更自在些,抿了口茶。

秦王回頭,帶著幾分意外看向她,陸儀緊盯著李夏,微微有些緊張。

「我還是覺得江公子更好。」李夏語調閑閑。

「阿夏,江家不合適,我不想你有生之年,經歷抄家滅門這樣的慘事,江延世不是個安份性子……」

「我也不是啊。」李夏截過秦王的話,側著頭,笑眯眯看著他。

「江家不行,你要是不喜歡小古,那就……」後面的話,秦王卡住了,換一家,換哪家呢?他挑挑揀揀了快一年了,只有古家讓他滿意……

李夏側頭看向陸儀,陸儀迎上李夏的目光,立刻避開,背著手,站的筆直,目不轉睛的看著鰲山。

李夏輕輕哈了一聲,挪了點兒,看著秦王一臉的糾結問道:「你的親事呢?你阿娘給你定下來沒有?」

「還沒有。」秦王一個怔神。

李夏又挪了挪,兩條胳膊一起支在她和秦王之間的高几上,托腮看著秦王,好一會兒,慢吞吞道:「我就覺得,只有你比江公子好,哪兒都好。」

陸儀猛一聲咳,接著幾聲又是幾聲猛咳。

秦王瞪著李夏,彷彿沒聽到陸儀那一陣狂咳,好一會兒,點著李夏,「你,你知道你這話……你知道你說了什麼?」

李夏兩隻手托著腮,連頭帶上身一起點,「可是我家門第兒太低了,唉,實在不行,退而求其次,江公子也勉強過得去。」

陸儀轉身,掀簾站到了外面。

秦王上身一點點往後仰,仰到不能再仰,突然坐直,抬手直直指著前面,「看燈吧,很好看。」

李夏沒動,托腮看著直眼看燈的秦王,片刻,站起來,「你還有別的事嗎?沒有我就走了,我是偷偷溜出來的,時候長了就瞞不住了。」

「我送你回去。」秦王站起來,擦身越過李夏,穿過應聲而起的帘子,下樓的腳步十分急快。

李夏不緊不慢的出來,陸儀微微欠身,忍著笑,「姑娘……豪氣!」

李夏看了他一眼,將裙子提起來些,下了樓,伸手指捅了捅背對燈棚,負手站的筆直的秦王,「走吧。」

陸儀打了個手勢,還是承影帶路,卻引著眾護衛小廝,從旁邊人少安靜的巷子里繞往陸家燈棚。

「阿夏,你真知道自己說了什麼?」離開喧囂無比的熱鬧,秦王頓住腳步,低頭看著李夏。

「嗯。」李夏迎著他的目光,認真點頭,她知道她說了什麼,她想了很久了,對她來說,這是最好的選擇。

「你知道我……」秦王口齒凝澀。

「你要做大事,我知道。」

「不止是大事……」秦王聲音很低,不是大事,是大逆不道的事。

「做什麼都行。」李夏往前半步,仰頭看著秦王,「我就是想跟在你身邊,想見你的時候,就能見到你,想和你說話的時候,就能和你說說話,至少要象現在這樣,可是……」

李夏喉嚨微哽,可要是兩年後他沒有了……

這一世的未來,這天道,她覺得沒有誰比她這個主政十數年、君臨天下十數年的太后,更重要的了,她要先改變自己,她變了,她這天道變不變!

「阿夏,我以後,十幾年,幾十年,都很艱難,不光艱難,也許幾年後,或者明年,甚至明天,一夜之間身首異處,也可能整個秦王府都是身首異處,你跟著我,我不忍心……」秦王聲音越來越低。

李夏沒說話,低下頭,往前半步,將手放到秦王手裡。

秦王呆了片刻,慢慢握住李夏的手,一點點握緊,牽著她,穿過明暗不定的巷道,將她送到陸家燈棚下,拉著她面對自己,「出了正月,我就去請旨。」

李夏笑容綻放,「嗯,那我上去啦。」

秦王后退幾步,看著李夏腳步雀躍的跳上樓梯,又站了片刻,才轉過身,吩咐承影:「從這條街回去,看看熱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