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四二章 隱去的過往

第三百四二章 隱去的過往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19 13:33 | 本章字數:2912

看著李夏三人出了屋,金太后漸漸沉下了臉,「你看看,這算什麼?這還是個半大孩子,家世……我不是挑家世,這孩子好在哪兒了?哪一條出色了?從那天他跟我說了,我這心裡就堵的難受。」

「我倒瞧著這孩子挺好。」魏國大長公主一臉的笑,「要說不好,就是小了點兒,要成親還得等上幾年,著急想抱孫子,那可是急不得了。」

金太后沉著臉,沒接大長公主的話。

「這是哥兒自己看中的,還不是一眼看中,從到杭城那年起,這都多少年了?可見是真正放在心裡的,你呀,就別想那麼多了,只看好的吧。」大長公主接著勸道。

金太后沉著臉抿起了茶。

「你要是捨得在這上頭委屈哥兒,要給哥兒定哪家姑娘,還不是你一句話,你要是真看不中……」

「你明知道我捨不得。」金太后將杯子重重放到几上。

大長公主笑起來,「你看看,這就怪不得別人了吧,既然捨不得,好人做到底,這樁親事,你就想開點,光看好處,喜事兒歡喜著辦。」

「唉。」金太后長長嘆了口氣,「你倒是越來越會勸人了,你就是不勸,我能怎麼辦?捨不得委屈他,就只能委屈我自己了。唉。」

「哥兒算好了,多懂事的孩子,又能幹,從他署理了兵部,你看看,南邊大捷了,北邊也要大捷了,多能幹。」

「你這話,把南北大捷的功勞,全抬到他頭上去了,讓人聽到豈不得笑掉大牙?」金太后白了大長公主一眼。

「那功勞總還是有一點兒的,我看皇上那意思,哥兒這王爵,要再給回去了。」

金太后臉色和緩了些,「當初就是糊塗遷怒,算了,過去的事了。我心裡煩,哥兒這親事,你去跟皇上說一聲吧,請他出面成全這一對吧。」

「好。」大長公主一邊笑應,一邊站起來,「你這脾氣,真是幾十年如一日,這兩天就指定下了?」

「嗯。」金太后嗯了一聲,又嘆了口氣。

看著大長公主出了門,金太后慢慢往後靠進靠枕里,臉上的惱怒鬱結漸漸消去,怔忡的看著殿門出神,好半天,金太后舒出口氣,看向侍立在炕角的韓尚宮,嘴角露出笑意,「哥兒比他爹強多了。」

韓尚宮想笑,眼淚卻掉下來,急忙用帕子按住,強笑道:「可不是。」

「她們覺得我要挑門第挑助力,我就挑給她們看,魏國這幾十年都不長進,哥兒還用得著挑門第兒找助力?真是蠢。」金太后語調冷冷。

「大長公主一輩子順遂成那樣,用不著長進。」韓尚宮低低道。

金太后彷彿沒聽到這句話,出了好一會兒神,聲音低低,象是自語,「哥兒太苦,還不知道要苦多少年,能有個人陪著……」

金太后目無焦躁的看著遠方,臉上露出絲絲溫暖明媚的笑意,好一會兒,慢慢嘆了口氣,有個人陪著,就是煉獄,都能走上幾年、十幾年的。

「你走一趟,跟陸儀說,他把哥兒照顧得很好,我很感謝他。」好半晌,金太后收回神思,看著韓尚宮,含笑吩咐道。

李冬出宮上了車,煎熬一路到家,下了車就問大伯娘回來沒有,聽到句要到傍晚才能回來,只急的跺腳。

李文楠和李夏一輛車,下車見李冬急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忙看向李夏,李夏沖她攤著手。

她想到姐姐急什麼了,可是……嗯,急就急一會兒吧,又不是什麼大事,她這裡,還有一堆的納悶和驚奇要好好理一理。

魏國大長公主曾經跟太后這麼親近么?

從前她在宮裡那麼些年,在太后身邊陪了那麼些年,她從來沒見大長公主進過萱寧宮,她從來沒有離大長公主象今天這麼近過,她只在慶典上,或近或遠的看到過她……

她也從來沒聽太后提起過魏國大長公主……

她掌政之前,魏國大長公主就死了,壽終正寢。

魏國死那天,皇上哭的很厲害,就是那一回,唯一的一回,她覺得皇上還是個人,和她差不多的人,好象就從那一回起,她開始不怕他了……

李夏低著頭,繞過李冬,往明萃院回去。

李冬強壓著焦急,等大伯娘回來,她很想衝過去找五哥說說,可五哥過兩天就要進場考試了,這會兒不能亂了他的心,再說,那是太后,真要有什麼事,五哥能有什麼辦法……

也不見得是壞事,也許是好事呢,楠姐兒說的對,阿夏都不急,肯定沒事……

李冬一會兒往好處想,一會兒又急出一身汗,等的只覺得日影一萬年移不了一絲,可又好象一眨眼,天色傍晚,蘇葉一口氣衝進來,夫人和太太回來了。

李冬急急忙忙接出去,迎上嚴夫人和徐太太時,兩人已經走進二門很遠了。

「冬姐兒慢點,別管什麼大事,你先穩住!」看到焦急而來的李冬,嚴夫人沉下臉先訓斥了一句。

李冬收住腳步,深吸了口氣,再緊幾步過去,站到嚴夫人和徐太太面前,先示意前後跟從的丫頭婆子,「我跟夫人、太太說幾句話。」

眾人急忙後退,嚴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對了,你記好,不管什麼大事,自己先穩住。」

「午後,太后把我和阿夏,還有楠姐兒,叫到宮裡去了。」李冬沒看徐太太,只盯著嚴夫人,聲音微顫。

嚴夫人眼睛瞪大了,看了眼有幾分莫名的徐太太,示意李冬,「你接著說。」

「太后是……就是在相看阿夏,大長公主也在,她們說話……那些話,一點兒都不避諱。」李冬把這些話一口氣說出來,頓時心裡一松,只緊張的看著大伯娘,彷彿有什麼重擔,從她身上,移到了大伯娘肩上。

「相看阿夏!」徐太太一聲驚呼。

「阿娘!」李冬責備了一聲,她叫的那樣大聲,讓人聽到怎麼辦?

嚴夫人喉嚨里咯了一聲,用力咽了口氣,兩隻手一起抬起,一邊示意徐太太別急,一邊示意李冬,「沒事沒事,我想到了,大伯娘想到了,可這也……也是也是,不小了,沒事沒事,什麼事都沒有。冬姐兒是個好孩子,這事你做得對,就是這樣,好了沒事了。」

嚴夫人一腦門的紛亂,她是想到了,可也就是想想……

「到底怎麼回事?那是太后,她相看……」事關阿夏,一眨眼的功夫,徐太太急的後背一層白毛汗。

「啊……啊!」李冬被大伯娘一句想到了,突然福至心靈,太后相看……還能是誰?都是當娘的相看,這人不是明擺著的嗎,她真是太傻了!

「大伯娘!」一想到這人,李冬這心,呼的又提了起來,這門親事,好象很不怎麼合適吧?

「沒事!」嚴夫人一張臉板的一絲縫兒沒有,嚴肅非常,「哪有什麼事兒?瞧你們,一個兩個,都回去吧,都別多想,什麼事兒都沒有,櫟哥兒山哥兒後天就要下場,多大的事兒呢,還有徐家舅舅,還有小十七,你看看你,不趕緊替小十七準備準備,亂忙什麼呢?明天到太平興國寺,你也一起去,是我沒想周到,小十七進場這事,沒人操心,你怎麼也不上心,真是……」

「有陸將軍……」李冬被嚴夫人這一通亂扯亂訓說的有點兒懞,十七郎怎麼沒人操心?陸將軍還有阮姐姐……好吧大伯娘說的對。

嚴夫人訓走了李冬和徐太太,緊緊繃著一張臉,回到自己院里,進了上房,呆站了片刻,長長一口氣松下來,腿一軟跌坐到炕上,抬手按在額頭上,好半天,才聲氣虛浮的叫著老劉媽,」老劉,給我拿碗清心湯,不是,寧神湯,快去。」

她這顆心,有點兒受不住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