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五一章 阮大丈夫

第三百五一章 阮大丈夫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24 03:22 | 本章字數:3348

整個四月,甚至五月過半,都是屬於新科士子們的光鮮熱鬧。

李文山更是喜上加喜,不管見了誰,都是先笑幾聲再說話,阮十七跟他出去一回,嫌棄一回,當然李文山根本不理會他。

五月十三四日,柏景寧就帶著親衛,押著挑出來獻俘的一隊蠻夷,以及幾個海匪頭領,趕到了京城郊外,駐紮整頓,五月十六這天,卡著欽天監看定的時辰,秦王帶著兵部禮部諸人,迎出南熏門,迎到衣甲鮮亮,威風颯颯的柏景寧、柏喬,和諸親衛,折回前引,往南熏門進去,沿著御街,馬蹄聲亮,往宣德門過去。

李夏和李文楠趴在離宣德門不遠的一間酒樓二樓雅間窗台上,看著先迎面而來的秦王諸人,一對對的御前侍衛後面,秦王一人一馬,走在最前,後面,跟著陸儀,再後,是李文山和從兵部禮部挑出來的贊禮者,眾人後面,後面隔了三四個馬身,柏景寧一人一馬,鎧甲鮮亮,走在中間,落後柏景寧一個馬身的,是神情嚴肅,一身黑甲,滿身肅殺的柏喬。

李文楠從秦王看到陸儀,再看到李文山,目光落到柏喬身上,和李夏不停的讚歎,「王爺最好看,陸將軍最英氣,就五哥差點,柏公子真是……太威風了,殺氣騰騰,嘖嘖,好看!真是太好看了!」

李夏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目光略過諸人,落在柏喬身上,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從前古六總是說柏喬殺氣重,說先皇不喜歡柏喬,大約就是因為他身上殺氣太重,不過這樣的殺氣,這樣的柏喬,真是讓人喜悅心折,從前他肯定殺了很多很多的人,現在呢,他殺過多少人?肯定也不少。

她真是非常、非常的喜歡這樣的少年將軍啊。

要是再歷練幾年,這身殺氣全部斂於身內,應該就能象現在的陸儀,他沒有陸儀的溫和,大約就象一把收於鞘中的希世名劍,靜默時如磐石,睥睨之間,寒鋒閃動。

李夏和李文楠雅間隔壁,郭勝、徐煥並肩站在窗前,看著緩緩經過的凱旋隊伍,低聲說笑著。

阮十七站在兩人身後,臉色陰沉。

他沒想到他在京城定了門親,又考了中進士,更沒想到柏喬這麼快就回到了京城,柏景寧竟然點了樞密使,他進了京城以來,一路幸運,到這裡,一腳踩進狗屎堆,這屎,幾乎糊到鼻孔里了。

「老郭,我有事跟你說。」凱旋隊伍已經進了宣德門,阮十七捅了捅郭勝,又和徐煥道:「你送那倆丫頭回去吧,我找老郭有要緊的事。」

徐煥看了眼郭勝,痛快的答應一聲,出來叫了李夏和李文楠,一起往永寧伯府回去。

阮十七揚聲叫進茶博士,要了最好的茶,再讓挑最貴的上一桌子茶點。

郭勝坐到椅子里,看著阮十七吩咐茶博士總之揀最貴的,高抬著兩根眉毛,打量起阮十七來。

這是有事要求著他了吧。

「聽阿鳳說,你跟柏家關係不錯?跟柏帥,還是跟他那個土匪兒子?」阮十七坐下,看著郭勝問道。

郭勝呆了一瞬,立刻明白了,「怎麼?怕人家找你麻煩?」

「呸!我能怕他?」阮十七一口啐出去,還沒落地,氣就泄下來,人軟堆在椅子里,「不是怕他,是犯不著,月底我成了親,就是有家有室的人了,我跟你說,柏喬那貨,就是個活土匪,土匪都沒他心狠手辣,我不怕他,可我有媳婦啊。」

「那你有什麼打算?」聽阮十七這麼說,郭勝收了笑容,欠身過去,認真問道。

「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到底跟誰關係不錯?要是跟他爹,那用處不大,柏喬那貨土匪性子,他爹說話不一定管用,他不敢明著來,指定玩陰的。」

阮十七也上身前傾,帶著幾分殷切,又帶著幾分打算好的失望,郭勝這個年紀,肯定得跟柏景寧關係不錯。

「我跟柏喬也不錯,至少我說話,他能聽幾句。」郭勝認真道,他跟柏喬,好歹也並肩作過戰。

「能說幾句話就行,大不了我把身段放低點,大丈夫能屈能伸,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事越快越好,最好成親前能跟他把梁子了過了。我也好放心娶媳婦。」

「行!今天晚上我就去柏府,今天晚上怕不行,說是宮裡要賜宴……就今天晚上,再賜宴他也得回家歇著,沒有在宮裡過夜的理兒。」郭勝滿口答應。

阮十七沖郭勝豎起大拇指,「老郭就是仗義!」

「這事,咱得先定個章程,能說得和最好,萬一說不合呢?你有什麼打算?」郭勝手指捻了幾下。

阮十七定定的看著郭勝捻來捻去的手指,「你這什麼意思?」

「這意思還不明白?說不合就打的他和,還是……」

阮十七一口口水差點把自己嗆死,手指不停的點著郭勝,好半天才說出話來,「老郭,你跟柏喬那廝……我是說,柏喬那隻活土匪,跟你不錯……你比他可狠多了!好主意。要是沒成親,咱們非打碎他一腿一胳膊,可現在,不行啊,說不合,我想過了,求個外任,我帶著六娘子遠走高飛,他在京城,我就離京城千里之外,他到福建,我就回京城。惹不起,總躲得起。」

「這也是個好主意,那就這麼定了,晚上我去尋柏喬,請他出來跟你見過面,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

在柏喬和柏景寧面前,郭勝的臉面,還是挺大的,隔天傍晚,柏喬就推了一場能推的慶賀宴,坐到了郭勝定下的雅間里。

柏喬和郭勝剛剛坐下,徐煥陪著阮十七就到了。

看到徐煥進來,柏喬急忙起身,往外一步,鄭重無比的長揖見禮。直起身,看到阮十七,緊緊嘴唇,看起來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剋制住自己,沒衝上去就打。

阮十七一臉乾笑,沖柏喬長揖下去,「又見面了,柏公子風采大勝從前。」

「柏公子好象長高了不少。」看著柏喬鐵青的臉,徐煥趕緊打圓場,一邊打圓場,一邊納悶,這小十七做了什麼事,能把柏公子惹成這樣?「這氣度是大不一樣了,聽老郭說,你這一陣子打了不少仗,少年將軍,一看這氣勢,就是歷練出來了。」

「徐先生過獎了,我來前,家父囑我跟先生先說一聲,等忙過這幾天,他在家裡設宴,請兩位先生把酒長談。」柏喬急忙沖徐煥欠身答話。

阮十七保持著一臉乾笑,客氣非常的讓著徐煥,「舅舅請坐。」

柏喬被阮十七這一聲舅舅,叫的一臉說不出什麼表情,斜睨著阮十七,臉上的厭惡依舊,狠厲卻淡去了很多。

郭勝瞄著柏喬的臉色,哈哈笑著讓著眾人,「坐下說話,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說,十七爺定親前,性子荒唐,這個不用我說,柏公子比我清楚。」

柏喬嗯了一聲,對郭先生和徐先生,他不能不恭敬。這貨居然拉了郭先生和徐先生一起替他說客,真是可惡之極!

「好在定了親之後,十七爺知道自己從前過於荒唐,痛改前非,先是埋頭苦讀,考中了二甲第三,現在,又肯直面自己從前的荒唐,這一趟,是十七爺央了我和老徐,專程陪他來給柏公子陪禮陪罪的。」

「小十七父母遠在南夷,他在京城,我這個舅舅責任重大,從前種種,我先替小十七陪個不是。」徐煥立刻站起來,沖著柏喬就要長揖下去,柏喬動作極快,一把扶起徐煥,「當不起先生這一禮,這是他阮謹俞混帳,和先生有什麼相干?」

「不是為了他,是為了我那個外甥女。」徐煥極其誠懇坦率。

「上回的事,是我混帳,請柏公子大人大量,抬手這一回。」阮十七站起來,沖著柏喬,長揖到底不動了。

柏喬斜瞄著阮十七,深吸了口氣,上前扶起阮十七,「過去的事了,你既然請動了郭先生和徐先生,再怎麼,我也不能再計較,往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柏公子大人大量!」郭勝拍手稱讚,徐煥也連連點頭。

柏喬看樣子是膩歪透了阮十七,扶起阮十七,轉身沖郭勝和徐煥各揖半禮,「郭先生,徐先生,這幾天實在太忙,我就不多耽誤了,過兩天家父忙完,我親自上門,請兩位先生過府。」

郭勝和徐煥連聲不敢當,一起送柏喬到門口,被柏喬堅決攔住,兩人看著柏喬走遠了,郭勝輕輕吁了口氣。

徐煥納悶無比,「小十七到底做了什麼事兒?我瞧這柏喬不是個氣量太狹小的。」

阮十七一臉乾笑,顧左右不看徐煥。

「他在台州,煽動了滿城的人,說柏喬是海匪冒充官兵,人人得而誅之,說他才是柏帥旗下來剿匪的將軍,連台州知府,都信了他的話。」郭勝端起茶,抿了幾口,「他跑了,柏喬差點被台州百姓打死。」..

徐煥呃了一聲,呆了好一會兒,沖阮十七豎起大拇指,「你這胡說的本事,比老郭強多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