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五二章 簡直是當娘的心腸

第三百五二章 簡直是當娘的心腸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24 15:26 | 本章字數:3170

下旬,這一科進士的差使落定,李文山自然去了兵部,阮十七找唐尚書自薦,去了刑部,剛一到任,就請了一個月假,他得先成親去。

莫宗興如他叔叔莫濤江所期望的,點了個十分難得的上上等小縣,秦慶斟酌著言詞,給莫濤江寫了封信,隱晦的告訴莫濤江,能點到這樣的上上等小縣,都是託了王爺的福,多虧了郭先生盡心經辦。

成親前四五天,從南夷千里迢迢而來的十幾船阮十七的書籍,常用的東西,以及阮十七阿娘韋老夫人給阮十七備下的成親諸物什,林林總總十幾船,阮十七讓人統統搬進庫房鎖起來,以後讓六娘子慢慢清點吧。

總算能從頭到尾看一回發嫁,李文楠的興奮可想而知。

相比五哥娶親,李夏對於姐姐出嫁這件事,要激動和興奮的多。

唐家瑞有了身孕,月份還小一定得小心,這樣的忙亂,嚴夫人,徐太太兩人一致不許她近前,只讓她在自己院子里靜養。

餘下的三個媳婦中,老四媳婦姚氏倒是個能讓人放心的,姚四奶奶跟李冬也要好的很,可姚四奶奶年紀青家世一般,有心無力,老二媳婦和老大媳婦兩個,在小三房這樣的事上,她還不敢多用,這麼一來,嚴夫人諸事親力親為,實在顧不過來,乾脆和霍老太太商量,收拾了一個小院,把霍老太太請過來住著,專程看著清點查看李冬的嫁妝,反正李冬的嫁妝都是霍老太太一手準備的,她最清楚。

李文楠和李夏,就自告奮勇,給霍老太太打下手,幫忙清點準備嫁妝的事。

李夏是頭一次看到姐姐的嫁妝。

傢俱是清一色的黃花梨,這是姐姐挑的,她覺得黃花梨最好看,款式很大方,雕花精細。

衣服不算多,這是霍老太太的意思,年年都有時新樣子,以後想穿什麼現做多好,李夏從幾條大紅開檔褲,看到一身黑底綉紅壽衣,忍不住拎了起來,「怎麼還有這個?」

「這是什麼?」李文楠沒見過壽衣,只覺得這衣服好奇怪。

「這是壽衣!這個可不能少。」單嬤嬤接話笑道:「這是要讓咱們姑娘嫁過去有底氣,我們娘家,連壽衣都替我們姑娘準備好了,不用看婆家臉色吃飯,就是這麼個意思,這臉色該看還是得看。」

「嬤嬤這話讓人泄氣。」李文楠將壽衣丟在衣服堆里。

「老單你又胡說什麼呢?」霍老太太揚聲叫了句。

「沒有沒有,我就是跟兩位姑娘說這壽衣的講究,哪敢胡說!」單嬤嬤急忙否認,又沖李夏和李文楠眨了眨眼,低低道:「嬤嬤人老嘴碎,胡說呢。」

「有嫁妝傍身,跟沒有嫁妝,大不一樣,」李夏湊近李文楠,低低道:「就看太外婆好了,要不是太外婆嫁妝厚,當年……嬤嬤,當年說是太外婆娘家也不讓她和離?」

「當然不讓,壓著你太外婆納妾什麼的,九姐兒這話說的對,你們太外婆就是有錢底氣壯,就是不咽這口氣,和離了,又嫁了,你們太外婆,脾氣硬得很,錢多,就硬得起來。」單嬤嬤趕緊接話迴轉。

「嫁妝厚也得能幹明白,這是阿娘的話,我太婆……」李文楠湊過去,和李夏和單嬤嬤低低嘀咕,「太外婆快六十歲的人了,看著象四十歲,太婆老的不成樣子了。」

「你太外婆想得開。」單嬤嬤笑的十分驕傲,彷彿受到誇獎的是她。

「阿娘跟我說,讓我學太外婆,不要學太婆,阿娘說也不要學她,說她只要我過得好,還有啊,」李文楠又往前湊了湊,聲音壓的更低,「這是我偷聽到的,阿娘和老劉媽說閑話,說從前覺得我能定到唐家,這門親事她滿意得很,現在覺得,還是六姐姐這門親事好,唐家那門親事是面上光鮮,以後怕我跟她一樣,一輩子操不完的心,說還是六姐姐這樣的好。」

「這話我可不敢多說。」單嬤嬤瞄了眼霍老太太,「你阿娘是個明白人,多明白呢!不過我瞧著唐家那個哥兒,生的真好,又有才,也有心眼,人品又好,大家子弟,哪兒都好。」

李文楠噗一聲笑起來,「嬤嬤跟太外婆一樣,真會說話。」

「唐家比咱們家強太多了,再說,隨夫人多明白呢,比太外婆還明白,古大奶奶也是個明白人,咱們家要不是……大伯娘也不會這麼累,大伯娘這麼說,有點兒關心則亂。」李夏抿嘴笑道。

「就是啊,我也覺得挺好,唐家人我都挺喜歡的。咱們接著看嫁妝,我最喜歡看嫁妝了!」李文楠愉快的心情壓根沒受她娘這話半點兒影響,和李夏一起,接著興緻勃勃的清點嫁妝。

清點造冊,一遍遍擺放,折騰好,也就該發嫁妝了,一抬抬的嫁妝抬出去,薈芳閣里,侍候香湯沐浴的幾個香水行婆子已經到了,打掃凈房,四處熏香,一桶一桶的提了熱水進來,準備這場繁雜細緻的沐浴。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阮家催妝的冠帔花粉,已經吹吹打打的送到了。

李夏和李文楠自然起的極早,兩人一樣好奇的翻看著冠岥花粉,李文楠拿起花粉盒,舉給李夏看,「這盒子真好看,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紋樣款式。」

「這是我們老夫人打發人從老家送過來的,這些,都是老夫人準備的,老夫人一年準備一套。」送冠帔花粉的阮家管事婆子,一邊說一邊笑。..

「哎!六姐夫真是……今年總算用上了。」李文楠放下粉盒。

「你是從南邊過來的?嬤嬤貴姓?」李夏看著婆子問道。

「不敢當個貴字,老奴姓張,是十七爺的奶嬤嬤,剛從南邊過來。老夫人聽說十七爺定了這麼好一門親事,高興的不得了,看著收拾了十來天東西,連老奴,帶十來個自小兒侍候十七爺的老成下人,一起打發過來,侍候十七爺和十七奶奶。」

張嬤嬤問一答十,恭敬非常。

「姐姐嫁過去,諸事無知,往後,還請嬤嬤多多指點。」李夏深曲膝鄭重託付。

「不敢當,可不敢當!」張嬤嬤嚇了一跳,急忙就要跪倒,李文楠一把拉住她,「嬤嬤當得,我也要託付一句,姐姐嫁過去,嬤嬤一定要多多照應。」

「不敢當,不敢當!」張嬤嬤沒跪下去,只不停的沖李夏和李文楠曲膝行福禮,「我們是在路上聽說十七爺高中的信兒的,大家都說,這全是託了十七奶奶的福,我們十七爺……從前不大爭氣,都是託了十七奶奶的福。

我們老夫人還不知道十七爺高中的信兒,要是知道了,還不知道高興成什麼樣兒,都是託了十七奶奶的福。」

李夏叫了端硯過來,吩咐帶張嬤嬤和幾個送催妝過來的婆子到旁邊花廳吃茶吃點心,端硯帶了張嬤嬤出去,李夏站著想了想,進了上房,看到蘇葉,沖她招手。

蘇葉忙過來,李夏瞄了眼四周,低低道:「那些瑣細的事,你不用事事動手,親力親為,有件要緊的事。」

李夏拉著蘇葉,站到屋門外,「送妝來的那個張嬤嬤,是十七爺的奶嬤嬤,剛剛從南邊老宅過來,一起過來的,有十幾個人,說是,都是自小侍候十七爺的,一會兒我讓人去打聽清楚,到底來了多少人,都是哪些人,也就能打聽到這些了,脾氣性格什麼的沒法打聽。」

蘇葉凝神聽著,眉頭微蹙。

「平時聽阮夫人說的,她太婆是個極明理的人,你不用太擔心,我不過是跟你說一聲,讓你心裡有個數,不要失了禮。」

李夏見蘇葉蹙起了眉,忙又迴轉了一句。

「到時候你跟姐姐說一聲,自小兒侍候在十七爺身邊的人,特別是象奶嬤嬤這種,情份都不一般,明天認了親,這些人別忘了,恩惠什麼的是小事,臉面一定要給到。」

「九娘子放心。」蘇葉點頭答應了,看著李夏,嘆了口氣,「九娘子跟姑娘,倒了個個兒。」

「能者多勞么。」李夏嘿笑了一聲,推著蘇葉,「你去忙吧,記著,事情讓小丫頭們去做,你統總看著,指揮她們就是。」

蘇葉笑應了,轉身進了屋。

李夏站在門口,看著屋裡的忙亂熱鬧,只覺得心裡紛亂一團,揪成一團。

姐姐踏出這間屋,這方小院,這座伯府,就踏到了她的視線之外,踏進了未知之境,簡直象一把擲出的骰子,她這會兒只能眼睜睜看著空中翻滾的骰子,等著落下來……

萬一落差了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