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六一章 福兮禍兮

第三百六一章 福兮禍兮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5-28 11:30 | 本章字數:2470

陸儀站在書房院牆一角,遠遠看著邊走邊說著話,又蹲在路上,頭挨頭不知道在看什麼的兩人,慢慢吐了口氣,

他過慮了。

金拙言從角門出來,站到陸儀身邊。

「沒事了?」陸儀回頭看了他一眼。

「能有什麼事兒?不就是不想讓我領差使,我又沒領過差使,從來沒領過。」金拙言看著越走越遠的兩人,「郭勝怎麼說?」

「不知道,他跟王爺私下說的話,王爺說,是九娘子,只說了這一句,一會兒你自己問王爺最好。」陸儀答的極其簡潔。

「我曾經遇到過一個高人,求過一卦,說王爺的事九死一生,只有一線之機,這一線生機,在他的婚姻上,現在看,這一線生機,王爺已經有運得了。」金拙言看著兩人越走越遠,低低道。

陸儀蹙起眉,轉頭看著金拙言,好一會兒,才移開目光,「你要是真覺得這是生機,那是生機自己找上門的,九娘子,」陸儀頓了頓,想著上元節那天,嘴角隱隱露出絲絲笑意,「實在真是令人佩服得很。」

「這是吉兆。他當初說要把阿夏嫁進古家,我就不贊成。」沉默片刻,金拙言看著陸儀低低問道:「阿夏為什麼要殺乙辛?你想過沒有?」

「乙辛該死,只是……晚上我約了老郭喝酒,到時候問問他,不過,」陸儀頓了頓,一臉苦笑,「老郭這個人,滴水不漏。」

「你是要聽聽他想讓你知道什麼?」金拙言的話有些拗口。

陸儀嗯了一聲,「我看現在,也不一定用咱們操心,你看。」陸儀示意從另一條路上轉回來的兩人,「王爺只怕已經問過了。」

金拙言的目光從兩人身上,落到秦王和李夏握在一起的手上。「我就瞧著,阿夏又在哄著王爺高興了。」

「你這話……」後面的話,陸儀沒說下去,這話里有股子酸味兒。

「你約了郭勝在哪兒喝酒?你那間小空院?我也去,昨天酒沒喝好,我正好有話問他。」金拙言轉了話題。

陸儀應了,示意迎著兩人越走越近的秦王和李夏,「去迎迎。」

李夏迎著金拙言,笑容燦爛,遠遠就曲膝見禮。

秦王拉著李夏,緊幾步往前走,拉了兩步才意識到還握著李夏的手,急忙鬆開,想往前沖,剛要抬腳又急忙頓住,看著李夏跟上來,才又往前迎上去。

陸儀看的別過了臉。

金拙言神情嚴肅,長揖到底,「王爺安好。」

「拙言辛苦了。」秦王還了半禮,「昨天有累。」

金拙言眉毛一下子挑起來,轉目光看向李夏。

李夏笑容燦爛,又沖他曲了曲膝,以示陪罪,再往後退了半步,笑道:「我出來好一會兒了,該回去了,讓世子受累,也辛苦陸將軍了。」

「我送你出去。」陸儀接過話,沖秦王和金拙言微微欠身,跟在李夏後面,送她出去。

「她跟你說了什麼?」看著兩人走遠了,金拙言直截了當的問道。

「說乙辛昨天入城時的凄苦,過於刻意,是示弱求存之計,郭勝說乙辛拋出骨肉以抵刀槍?」見金拙言點頭,秦王接著道:「這乙辛狠厲隱忍,只看到現在,就是一代梟雄,你大約也看出來了。只是,畢竟是孤兒寡婦,對著孱弱女子,你下不去這個手。」

「下手還是下得去的,我是想著,獻俘時,活的乙辛,應該比死的乙辛,更能讓皇上高興,之後,皇上真要是放她回草原,半路上再截殺就是了,是我疏忽了。」金拙言想著變幻的世事,確實,他有些託大了。

「要是這投降是事先安排好的……」秦王看著金拙言。

金拙言臉色微青,沉默了好一會兒,「乙辛的死,瞞不住,好在她留下了兩子一女,我跟翁翁說說,把這兩子一女放回去,看看沿途都釣出多少人,得請陸將軍幫忙,這事他最擅長。」

「嗯,你去找阿鳳商量,還有,叫上郭勝,以後,多用用他。」秦王低低吩咐道。

金拙言應了,兩人一起進到上房,可喜上了茶,垂手退出。

……………………

相比於金拙言一路急行的返回京城,江延世就慢的很多了,剛剛返程時,又受戶部嚴尚書囑託,查看各地秋收秋糧,這行程,就更慢了。

乙辛自殺的消息傳過去時,江延世還在千里之外,剛剛查看了秋糧,回到驛站。

江延世聽莫濤江說了乙辛自殺,輕笑了一聲,「要想自殺,兵敗那會兒就殺了,既然降了,怎麼可能再自殺?」說著,看著莫濤江笑道:「你說說,金默然為什麼要殺了乙辛?什麼事讓他那顆混帳腦袋清醒了?」

「據說,乙辛入城時形容凄慘,博得了滿城同情。」莫濤江指了指旁邊一封信,「這個乙辛,用力太過,反倒把自己葬送了。」

「嗯。」江延世低低嗯了一聲,伸手拿起那封信,仔細看了,將信拋到長案上,背著手,來來回回踱了幾趟。

「柏喬也在,是碰巧,還是……」江延世看著莫濤江。

莫濤江迎著江延世的目光,「我以為,在柏將軍,應該是碰巧,在金世子,就不一定了。」頓了頓,莫濤江才接著道:「柏家的過往,和現在,都不犯著多做什麼。金世子要想拉柏將軍入局,極其容易,一句想和柏將軍說一說北方戰事,柏將軍就必定前往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江延世輕輕舒了口氣,隨即又皺起眉頭,「金默然只是看護不周,卻以這場大功相抵,看來,咱們……」

「公子也要找點過錯。」莫濤江說完,長嘆了口氣,「皇上這樣的脾氣,從前我和明尚書說過很多次。皇上即位二十多年了,在他手裡,文武官員,都是一級級輾轉往上,從來沒有因大功一步而上的例,不管多大功勞,都是以過錯抹煞。」

莫濤江說著,苦笑起來,「好在,之前也沒什麼大事,人人循規守例,不出錯就是了。這兩年……」莫濤江看向江延世,「南北兩場大勝,突兀而起,一舉肅清了以後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外患之憂,我很怕,只怕是內亂要起。」

「不瞞先生,這一場戰事,我竭心儘力,也是希望肅清外患,以後可以全力於朝堂,承平了近百年,內亂起一起,沒什麼壞處,也該中興了。」江延世語氣清淡而冷酷。

莫濤江有幾分寒瑟的拉了拉身上的薄斗蓬,明家滿門的鮮血,從他眼前晃過,這一場內亂之後,不知道要空出多少府邸,又有多少家平地崛起……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