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六九章 議親

第三百六九章 議親 (1/2)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01 12:15 | 本章字數:3480

阮十七一連兩三天都心情鬱郁,傍晚回到府里,吩咐溫一壺酒,拿了個杯子給李冬,給她倒了半杯,自己滿上,連喝了兩杯,示意李冬,「酒不錯,你也嘗嘗。」

「差使不順?」李冬沒喝酒,只拎起壺,給阮十七又把酒滿上。

「順,挺順當的。」阮十七抿了口酒,「阿冬啊,你說,我求個外任怎麼樣?你想去哪裡?」

「跟你在一起,哪裡都行。」李冬抿嘴笑道。

「你這話我愛聽。」阮十七笑起來,「我家阿冬挺會說話。」

「這是實話。」李冬帶著幾嗔怪。

「這句更愛聽。」阮十七咯一聲笑了,仰頭喝了杯中酒,示意李冬再給他滿上,「前兒江延世回來了,人沒到京城,事兒先到,他遞了一堆彈劾摺子,件件有所指,唉,我實在不想淌這趟混水,咱們還是躲得遠遠兒的。」

「嗯。」李冬淡定的應了一聲,他去哪兒,她跟到哪兒,至於去哪兒,她跟著他。

「你說,要是你那個妹妹知道咱們要外任,會怎麼說?」阮十七帶著幾分試探問道。

李冬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阿夏能說什麼?外任這事,阿夏能說什麼?」

「我是說……」阮十七話沒說完就頓住,將手裡的杯子放到几上,「還是實話直說吧,跟自己媳婦不能雲里霧裡的探話,何況,我這個媳婦又有點兒傻氣。」

「哎你怎麼說話呢!」李冬伸手拍了下阮十七。

「好好好,我說錯了,你不傻,就是有點兒憨。」阮十七一邊認錯一邊笑,「是憨厚,咱說正事,阿冬,我跟你說,你那個妹妹,鬼精的不得了,我這是誇她,真是誇!不但鬼精,她能不能成事不知道,反正要壞事,一壞一個準兒,我總覺得,咱們要外任,得她點個頭兒,要不然,多少事兒都得壞在她手裡……」

「你怎麼能這麼說阿夏?」李冬真有點兒生氣了,「你外不外任,咱們是在京城還是在哪兒,阿夏怎麼會管咱們這個?阿夏能管得了?別喝了,你這酒已經多了。」李冬伸手拿走了阮十七面前的酒杯。

「是我錯是我錯,別拿走,我的量你還不知道?這酒沒多,唉這事兒……」阮十七唉聲連連,「阿冬,我不想在京城,是因為,這京城的破事兒,件件沒小事,我的脾氣,你知道一點,看到了不管,憋的難受,管了吧,都是大事,我現在是成了家的人了,唉。」

「你不用總顧忌我。」李冬看著阮十七,「我在家的時候,常聽大伯娘說她和大伯年青時候的事兒,大伯娘說經常嚇的愁的睡不著覺,大伯仕途算很順當了,大伯娘說她到現在,才真正明白了,只要頭沒落地,就沒大事,滿門抄斬也得等刀落下來才能算呢。

阿爹一直做教諭,後來做了縣令,沒經過大事,可從我記事起,阿娘總是擔驚受怕,不光是因為鍾嬤嬤,年年都有別的事,有一年災荒,阿娘的莊子顆粒無收,沒有進帳,還有拿銀子出來買種子度荒年,阿娘和洪嬤嬤都急的睡不著覺,還有一回,阿爹被知府家小衙內打了……」

李冬垂著眼皮,「五哥常說我,要想得開,除卻生死無大事,要不然,不管什麼日子,都能自己把自己愁死嚇死,我覺得五哥說的對。」

阮十七瞪著李冬,好一會兒,哈了一聲,「這話……也是,我竟然不如你……我是說,不如你那是再自然不過,你這話很有幾分我阿娘的味兒,阿娘常說:總有過不去的坎,趁著眼下還是能過得去的坎,趕緊樂呵吧,趕明兒過不去了,做了饅頭餡兒,那才真叫樂不出來了。」

李冬聽的笑個不停,對這位還沒見過面的婆婆,她的好奇有多少,感嘆就有多少。

從她嫁進來到現在,她這個婆婆,幾乎天天打發人往京城送各式各樣的東西,包括幾大箱子小孩子的衣服玩具。

「那我年裡年外,得好好忙一陣子了。要是除卻生死無大事,那咱們家,咱們倆,肯定沒大事。對了,家裡沒什麼惹你生氣的事兒吧?」

「煩心的事有幾件,生氣的事兒沒有。」李冬笑道。

「那就好,咱們這一大家子,煩心的事斷不了,這個,我想想都煩。我跟你說,理事不用太周全,也沒法處處周全處處顧到,大差不差就行了。還有,別急,事緩則圓,一時理不妥當的事,放一放,過一陣子就妥當了,要是沒妥當,那就再放一陣子。」

李冬聽的失笑出聲,「我知道怎麼理事,不能用你那法子,真是害人。」

阮十七哈哈笑起來,「下次你再試試,肯定管用。」

冬至大過年,今年南北兩場大捷,海清河晏,雖說宮裡沒什麼添子大婚之類,可今年的冬至,還是照著大禮年,或者說是照著最熱鬧最喜慶的規格,來慶賀今年的冬至。

宮裡照例由江皇后主持,外面,自江延世回來後,就從禮部鄭尚書手裡,移給了江延世。

不過嚴夫人卻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關注今年冬至的熱鬧。

剛進十一月,李文松媳婦姚四奶奶診出身孕,初九,唐家瑞順順噹噹生下了李文山的長子李章恆,洗三禮隔天,李文林的媳婦沈三奶奶又診出身孕,今年永寧伯府這個年,又與往年大不相同,好在有李文楠、李文梅和李夏三個趕緊頂上,跟在嚴夫人身邊打理家事。

冬至前四五天,金太后命人到大相國寺連做十天祈福法事,嚴夫人打聽著苗太夫人和趙老夫人去法會聽經的日子,帶著李文梅,也去大相國寺聽經。

日跌時分,大相國寺里聽經的各家老夫人夫人走的差不多了,苗太夫人和趙老夫人才進了大相國寺。

嚴夫人帶著李文梅,到的也不早,比苗太夫人和趙老夫人早了一兩刻鐘,從大殿里上了香出來,迎面正好碰上。

「太夫人安好,老夫人好,這是剛來?」嚴夫人忙緊幾步迎上去,親熱見禮,「我也是剛到,還以為就我這麼晚了呢。」

苗太夫人忙欠身還禮,「夫人是忙人,貴府上這一陣子喜事連連,恭喜夫人。」

「可不就是為了這幾件喜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