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七三章 他是真擔憂啊

第三百七三章 他是真擔憂啊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03 11:18 | 本章字數:2794

整個臘月,永寧伯府從嚴夫人到阿夏,都只有一個忙字。

李文山和唐家瑞長子恆哥兒的滿月禮上,連金太后、江皇后都打發人送了東西。

再加上京城習俗,象樣點兒的人家,臘月里必定要擺幾回宴席,賞雪賞梅賞水仙,今年的永寧伯府,上到宮裡的賞雪賞花宴,下到跟永寧伯府攀上攀不上的人家,幾乎沒有哪家會落下永寧伯府的。

嚴夫人每天最大一件大頭痛要緊事,就是對著一堆請柬,甄選斟酌,哪家不能不去,誰去合適,哪家可以不去,整個臘月和正月,她看到請柬,頭一個念頭就是:這一張能不能不去……

永寧伯府也得照習俗至少有一場賞雪的文會,有幾場賞花的花會,一整個臘月,照李文楠的話說:她象只花枝招展的陀螺,除了赴宴,就是待客。

就連李老太爺和姚老夫人,這個臘月也過的十分忙碌。

還沒進臘月,先是李老太爺得意無比的宣布,他心愛的小妾懷孕了,沒等他宣布完,姚老夫人就炸開了,挖地三尺一定要找到那個賤人狐狸精的姦夫是哪個,但凡能進後院的,連李二老爺都沒放過。

等姚老夫人把李老太爺那座奢華套院抄了個底朝天,折騰了小半個月一無所獲時,大夫宣布:先頭診錯了,小妾是因為一直鬱結恐懼,鬱結於身,經血不行,脈象和有孕一樣,其實是血塊,是病了。..

姚老夫人一口氣松下來,李老太爺卻爆開了,他心愛的美人兒這是鬱結,這是嚇的,他堂堂一個伯爺,有頭有臉,他生出來的子孫個個出息,竟然護不住一個小妾,對著哭成一棵帶雨梨花樹的小妾,李老太爺再次雄心**,拎著棍子將姚老夫人上房砸了個稀爛。

小妾病著,姚老夫人病了,李老太爺用勁太猛岔了氣兒,也病了……

李老太爺和姚老夫人都是過了七十的人了,常年病著太正常不過,嚴夫人眼皮不抬,只管打發人一天一趟的請大夫過府診病,和徐太太,郭二太太一人輪一天的往姚老夫人處一天一趟的請個安。

年三十和大年初一,李老太爺和姚老夫人也各自憤恨著對方,病著不出院門。

永寧伯府這個年,過的分外輕鬆喜慶。

年前好些天,徐太太就打發人跟霍老太太說了,初二她就不回娘家了,在家裡等著冬姐兒回娘家,嚴夫人也沒回娘家,打發幾個媳婦回娘家好好消散一天。

正月初二一大清早,天還沒亮透,阮十七就騎馬到了永寧伯府,見了嚴夫人,連連長揖,「冬姐兒昨天晚上吐的厲害,她說沒事,誰知道半夜裡又吐了……」

「懷上了?」不等阮十七說完,嚴夫人立刻問道。

「呃,是。」阮十七被嚴夫人這一問問的又噎又閃,頓了頓,才接著道:「大夫說脈象還淺,他不是很確定,說要再過個十來天,才能診確實了,我問了丫頭,說是這個月月信是遲了,可還沒遲幾天,遲幾天這事又常有,懷沒懷上,還不敢說,我是想著……」

「我知道我知道,從今兒起,讓她靜養,別出門了,好在你們府上過年清靜,初九你們府上待客的事,也別待客了,就說冬姐兒病了,一會兒……我先不過去了,月份小不聲張最好,讓冬姐兒阿娘走一趟,悄悄兒的去看看。」

嚴夫人趕緊交待阮十七,阮十七連聲答應了,再次長揖,「那就煩勞大伯娘跟阿娘說一聲,我去趟柳太醫府上,請他走一趟,再診一診,柳太醫診這個最拿手。」

「你趕緊去吧,別急,穩著點兒。」嚴夫人交待了一句,看著阮十七三步兩步出了門,忙讓人去請徐太太。

徐太太聽嚴夫人說完,臉先白了,頭生孩子是道鬼門關……

「你瞧瞧你,大喜的事兒。」嚴夫人看著徐太太蒼白的臉,微微一怔就明白了,「這是京城,守著太醫院呢,你趕緊收拾收拾,先去一趟徐家,給老太太報個喜,再跟老太太悄悄去一趟阮家,看看冬姐兒身邊人手夠不夠……算了,這些不急,先去看看吧,有你們老太太呢。」

嚴夫人話沒說完,徐太太就急急站起來,沖嚴夫人急急擺著手,趕緊換了衣服,趕緊往徐家過去,會合了霍老太太,趕往阮府。

阮十七請了柳太醫回到阮府時,徐太太和霍老太太已經到了。

柳太醫是婦科聖手,祖傳的醫術,搭上脈診了片刻,就確診恭喜,李冬身康體健,脈象平和暢通,正常飲食保養就行了。

徐太太忙打發了人回去和嚴夫人說一聲,自己和霍老太太兩個,圍著李冬,飲食起居,人手衣服,一件一件的過,霍老太太什麼事都經過,就是懷孕生孩子這事沒經驗,跟著徐太太唯恐哪兒不周不到。

阮十七送走柳太醫,在屋裡站了一會兒,自己也覺得自己礙事兒,乾脆從府里出來,站在大門口呆了一會兒,要了馬,去尋郭勝。

郭勝也是難得清靜一天,正和徐煥坐在廊下,圍著爐子吃花生喝酒。見阮十七晃進來,郭勝和徐煥同時咦了一聲,一起坐直上身,徐煥指著阮十七,「你怎麼到這兒來了?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事兒,都在我家呢。」阮十七一進院門就看了一圈,尋了把竹椅子拎到兩人旁邊,找了個合適的地方坐下,郭勝站起來,給他拿了個杯子。

「都在你家?你媳婦病了?懷上了?」郭勝一邊倒酒,一邊隨口問道。

「嗯。」阮十七看起來心事很重,端起杯子一口喝了,放下杯子,才嗯了一聲。

「你這嗯是什麼意思?病了?還是懷上了?」徐煥扶著椅子扶手,有點兒急了。

「你看他這張臉,肯定是病了,你去看看。」郭勝示意徐煥。

徐煥剛要站起來,阮十七忙擺手道:「是懷上了,冬姐兒阿娘和你太婆都在。」

「胎相不好?」郭勝臉幾乎伸到阮十七臉上,仔細看著他問道。

「不是。」

「六娘子身體不好?不宜懷胎?」郭勝再問。

「不是。你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兒?」阮十七把杯子拍在桌子上。

「你看看你這張臉!」徐煥一屁股坐下,指著阮十七,「到底哪兒不好,你趕緊說。」

「哪兒都好,請柳太醫診的脈,沒有一點兒不好,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們想哪兒去了,我就是……」阮十七的話卡住,長嘆了口氣。

「這孩子,你不想要?」郭勝眯眼瞄著阮十七,慢吞吞道。

「老郭,你就不能想點好事兒?」阮十七瞪著郭勝。

「你這樣子,我屋裡有鏡子,你自己去看看,你讓人怎麼想好事兒?」郭勝不客氣的瞪了回去。

「好好好,唉!」阮十七一聲長嘆,往後靠在椅子里,靠的椅子一陣嘰噶亂響。「我就是……唉,有點兒害怕,不是那個,不是怕冬姐兒,冬姐兒福大命大,比我有福,我就是,一想到……孩子!」

說到孩子這兩個字,阮十七臉上帶出了一大片驚悸,「要是隨我怎麼辦?」

郭勝和徐煥兩個人都直直的瞪著阮十七,好一會兒,郭勝猛啐了一口,「這是高興過頭失心瘋了。」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拎著椅子挪了個方向,對著爐子專心挑起了花生。

徐煥在椅子上挪了挪,拎壺倒酒,和郭勝接著說阮十七沒進來前的話題:「咱們接著說,我是覺得,今年肯定要開恩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