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八六章 患起之初

第三百八六章 患起之初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10 17:47 | 本章字數:3072

雨越下越急,子時剛過,金貴穿著厚長的油衣,從角門擠進去,直奔上房。

郭勝坐在南窗下的炕上,對著大開的窗戶,看著外面密集的雨絲,慢慢抿著酒。

「爺,漫出來了,爺真是料事如神,說今年汛期這汴河撐不住,還真撐不住了!」金貴一臉興奮的笑,「客棧那地方低,這會兒,水該漫進客棧了,爺,下一步,咱們做什麼?」

「下一步啊,出門別忘了帶簍子,抓了魚也好有地方放。」郭勝眼睛眯起,看起來心情十分愉快。

金貴嘿嘿笑著,「瞧爺說的。」

「你去歇下吧,明天早點兒起來,還有,跟富貴說一聲,都別起來收拾東西,淹就淹了,大傢伙都淹了,咱們不好不淹。」郭勝一邊吩咐,一邊站起來,一手拿杯,一手執壺,和金貴一前一後出來,金貴穿過月亮門往後面院子歇下了,郭勝站在廊下,看著傾瀉如注的雨幕,滿上一杯酒,沖大雨舉了舉,仰頭喝了,眼睛一點點眯眼,笑起來。

這場大雨,這汴河之災,姑娘早就知道,還是早有安排?

郭勝笑意越來越濃,再倒一杯酒喝了,不管哪一種,都足夠奇了,這天下,真是無奇不有,真是太有意思了。

吳推官家在離汴河不遠的長生巷裡,半夜裡被鄰居家的尖叫鼓噪吵響,忙起來去看。

他家去年剛剛新修的房子,地基墊得高,水還沒能漫進去,從院子里出來,下了最後一級台階,一腳踩下去,水就沒過了腳面,嚇的吳推官唉喲一聲,手裡的傘差點拿不住,急忙跳回了台階上。

「燈籠給我。」吳推官將傘遞給小廝,急忙從後面僕從手裡抓過燈籠,往到最低往台階下看。

青石板路上,渾黃的河水已經快漫過最低一級台階了。

「這是怎麼回事?」吳推官更加嚇著了,他活了快四十年了,頭一回看到這樣的情形。

「吳老爺!」渾身**的鄰居老黃頭不知道從哪兒推了一推車沙子過來,一邊往自家院門檻上倒,一邊沖吳推官叫道:「您趕緊跟上頭老爺說一聲,不得了了,汴河的水漫上來了,到處都是水,我家眼看要進水了,趕緊讓人把水堵回去!」

「老黃,你那樣不行,你看看,都沖走了,得拿麻袋……什麼袋子都成,拿袋子裝上沙子才能堵水!」吳推官先指揮老黃頭。

老黃頭哎了一聲,猛一拍大腿,「你瞧我,急糊塗了,可不是,老大媳婦,把面口袋找出來,都找出來!」

「去府衙,不不,去黃府尹家,老陳,你去找周頭兒,讓他趕緊把衙門所有人都叫起來,發大水了,叫了人都到衙門裡去,我和黃府尹一會兒就到。」吳推官提醒了老黃頭一句,一邊吩咐家僕,一邊急忙往外走,走出幾步,一個掉頭,又往汴河方向過去。

他還是先去看清楚,這水,是不是從汴河漫出來的。

陸儀得到汴河漫水的信兒,不比郭勝晚,阮夫人跟著坐起來,一臉驚懼的看著陸儀,「過水了?那……」

「沒事,京城不比咱們南邊,發水災,也不過就是平地慢慢往上漫,毀壞些東西罷了,別害怕。我去一趟王府,你也起來吧,看著人把各個門口用沙袋堵起來,怕淹的東西也趕緊收起來,雨還下著呢,還不知道水要漫上來多高。」

陸儀輕輕拍了拍阮夫人的後背,柔聲安撫她,阮夫人低聲應了,欠身起來,先侍候陸儀穿了衣服,披好衣服送陸儀出了門,叫了丫頭進來,一邊侍候洗漱,一邊吩咐把府里的管事們都趕緊叫起來。

陸儀到秦王府時,秦王已經穿戴整齊,正站在廊下,仰頭看著傾瀉如注的雨幕。

「我從南門大街,經相國寺橋,穿過朱雀門街,過龍津橋,從御街過來的,水已經漫上御街了,不過還淺,半指左右,朱雀門街還好,沿汴河兩岸都在漫水,士子們那間客棧地勢低,水已經漫進去了,我去看了一眼,古六少爺在,正指揮人堆沙袋堵水,把人往二樓抬。汴河兩岸,已經很亂了。」

陸儀一進來,不等秦王問,就仔細稟道。

秦王沉默好半天,才嗯了一聲,「這雨,還早呢。」

「嗯,看天相,還要下上兩三天。」陸儀低低接了句。

「坐視這一場災患,無能為力,不敢為力。」秦王一臉苦澀。

「這是天災,」頓了頓,陸儀似有似無的嘆了口氣,這不是天災,這是**。

「王爺署理的是兵部,京城有京府衙門,有都水監,有皇城司,還有金相,各司其職才是正道。」陸儀不再多想是**還是天災,低聲勸道。

「都水監衙門,還有常家,現在怎麼樣?」秦王接話問道。

「吩咐了一有動靜就趕緊稟報過來,沒有稟報。」陸儀眼睛微眯,這一場汴河漫水,這樣篤定的都水監,事後會怎麼樣?

金相是被孫子金拙言叫醒的,汴河裡的水,已經漫上御街了。

金相急忙洗漱穿衣,一邊吩咐往宮裡遞牌子請見,一邊讓人去請魏相、王相,六部尚書,以及柏景寧,計相金延智等人,一起進宮,汴河水漫而出,雨依舊傾瀉如注,要水淹京城了,這是大事。

落了鑰的宮門極難叫開,等金相等人見到皇上時,天際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都水監監事常家貴是被小丫頭叫醒的,宮裡來人了,等在二門裡,急召老爺進宮。

常家貴新納了個極其合心合意的小妾沒幾天,折騰大半夜,聽說宮裡來人急召,吩咐趕緊侍候洗漱拿衣服來,等出了門,冷風冷雨一吹,才想起來,這麼大清早,為什麼突然召他進宮?

前面小內侍神情嚴肅,行動急急,已經騎著馬往前很遠,常家貴急忙勒馬趕上,一路上大雨和不知道哪兒來的喧囂中,常家貴也沒法跟看起來十分急慌的小內侍打聽,直到進了宮門,進了紫極殿,看著坐了滿殿的朝臣,常家貴才確定的意思到:出大事了。

「汴河水漫出來這事,你知道了?」皇上這幾天身子不爽利,停了早朝,這會兒歪在榻上,煩躁中透著幾分有氣無力。

「是。」常家貴急忙磕頭先應了句是,一個是字沒吐完,就反應過來,汴河漫水了?這什麼意思?汴河漫水了!

「京城河道,年年都照規矩疏通的?」皇上眉頭皺的不見什麼變化,看著常家貴又問了句。

「回皇上,年年都照規矩疏通,一絲兒不敢走樣。」常家貴先磕了個頭再答話,汴河的水怎麼會漫出來呢?這簡直是個笑話兒,這怎麼可能?常家貴垂著頭,根本不敢相信,汴河裡的水,還能漫出來?

「今年這雨水太大了,這是天災。」皇上問了兩句,一臉疲憊的看著金相道:「天災這樣的事,怪到都水監頭上,那就過了,年年都有天宮,朕可沒怪過誰,不提這個了,如今救災要緊。常家貴是都水監,長處在疏通治理河道上,這救災統總的事,他不擅長,你們另議個人吧。」

「是。」金相欠身答應,「都水監除了疏通治理京畿河道,京城內外排水溝渠,也歸在都水監,雨水漫淹京城,各處排水溝渠都要檢查,還有怎麼引水出京城,這上頭,常監事領都水監幾十年,必定最為精通,臣的意思,統總泄水救災這事,常監事為副,專一負責檢查疏通各處,務必儘快引出城內積水。」

皇上點頭。

「至於統總調度之人,」金相說著,看向工部尚書羅仲生,「羅尚書統理工部,在江南東路時,屢次統領此樣事宜,這一趟,就煩勞羅尚書,皇上的意思呢?」看著羅仲生欠身垂頭,沒什麼意見,金相看向皇上。

「諸位的意思?」皇上環顧四周。

眾人或早或略遲的點頭連聲贊同,這差使算不上不好,可也絕對算不上巧宗,真點到了,領就領了,點不到自己,那算好事,不管點到誰,自然是點頭贊成最佳。

皇上見眾人都點了頭,傳了口諭:由羅仲生羅尚書為主,都水監監事常家貴為副,會合京府衙門,皇城司,都水監諸部,統領京城疏通水患,救治災民。必要時,可調動殿前司諸軍。

a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