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三百九七章 舊事的縫隙

第三百九七章 舊事的縫隙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16 13:30 | 本章字數:2344

秦王沒在府里,李夏等了大半個時辰,秦王回來時,臉色不怎麼好。

「怎麼了?」李夏仔細打量著秦王的臉色問道。

「你從宮裡出來,就過來了?」秦王沒答李夏的話。

「嗯,娘娘把統總賑濟的事派給我了,讓我過來找你討個主意,再要幾個人用。」

「趙貴榮貪腐的案子,已經委給了御史陳江,陳江這個人我認識,我看他很有幾分郭勝的品格,百無禁忌,只是才幹上,比郭勝差了不少。」秦王話題一下子又拋的很遠,李夏看著他,等他往下說。

「交到陳江手裡,趙貴榮案,必定要牽出大小弓這件事,大小弓的事,你聽說過沒有?」秦王看著李夏,見李夏點頭,露出幾分意外。

「趙貴榮貪腐的案子,還有都水監的案子,都是郭勝挑起來的。」李夏看著秦王道,秦王眉頭微蹙,卻沒有什麼意外,這個,他知道了。

「郭勝之所以挑起這兩個案子,就是為了大小弓這件事。」李夏接著道,秦王驚訝而意外的看著李夏。

「最早,是從阮十七身上起來的。」李夏將阮十七巡查刑部大牢,發現十九人案的事說了,「……阮十七就找到郭勝,說這件事他既然知道了,如骨梗在喉,沒辦法置之不理,而且,大小弓並行,這是亂政,禍亂之源,但是,這件事,只怕牽涉到朝廷中每一個人,甚至是每一個大族富戶,每一個得利的人,阮十七這個人,你知道的,看似莽撞,其實滑頭得很,他和郭勝兩個,就轉了這麼大一個圈。」

秦王呆了片刻,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疑心過阮十七,問過他一回,阿鳳也問過他好幾回,他鐵齒銅牙,一字不認。」

「他只跟郭勝說這件事,是郭勝告訴我的,不過,阮**約不知道郭勝告訴了我,我又告訴了你。」李夏笑起來。

「這件事,確實再怎麼謹慎都不為過,就到此為止,不能再容第五個人知道。唉。」秦王輕輕嘆了口氣,「這大小弓的弊端,當初在杭州時,我就聽說,也親眼見過幾起,剛剛,阿娘和我說了大小弓的來歷,阿娘說,小弓改大弓,是當年的金貴妃,也就是端敬皇后,給先皇提的建議,先皇用了。」

李夏眼睛都睜大了,「端敬皇后?」

「嗯,先皇極寵金貴妃,阿娘說,金貴妃當初極愛干涉朝政,倒不是為了權勢,她只是要讓皇上看到她的才幹,那時候連年災荒,朝廷拿不出賑災的錢糧,金貴妃不知道從哪本書里看到大小弓,就給皇上提了這個荒唐蠢惡的建議,皇上採納了,密旨密州知州孫學仁,在密州試行,推行不到一個月,就出了十九人暴動造反的案子,朝臣反對之聲極其激烈,說是先皇的亂旨,害了孫學仁等人,以及密州這十九人。」

李夏聽的專註無比,她要是沒記錯,金貴妃好象就是在密州案那一年死的。

「阿娘很生氣,罰了金貴妃,金貴妃嬌弱,一病沒了,先皇傷心過度,心神失守,逆著所有朝臣,執意不肯取消這份旨意,以及,下罪已詔,門下中書也將這份旨意封退,後來,就不了了之,就當這份實際已經廢棄,只是沒有收回的旨意不存在。直到皇上即位,全具有想起……他大約從來就沒忘記過,把這份旨意又拿出來,先在皇莊,後來,又藉此禍亂天下,謀利無數。」

秦王說到最後,聲氣都有些粗了,李夏卻獃獃看著秦王,怔怔忡忡的出了神。

從前她敢動手,是因為她確定了一件事,皇上不是太后親生骨肉,確定這件事時,她已經如同刀貼到脖子上的雞鴨,除了求生,無力顧及任何其它……

之後,刀從她脖子上移開了,可她站到了地獄一般的修羅場上,四面八方,都是槍刀,偶爾,她會想一個兩下,皇上竟然不是太后的骨肉,後為,她就極少想起來這件事,因為她極其不願意想起那個皇上。

現在,她知道是誰生了皇上,這份愚蠢和惡毒,一脈相承,不是全具有記得這件事,而是,皇上身上那股子血脈,象磁石一樣,在這份蠢壞惡的大小弓上,一見而融,由皇上,她可以想見這位金貴妃,甚至可以想見先皇。

太后那樣的人,怎麼會嫁給了先皇?

「阿夏?阿夏!」秦王連叫了好幾聲,才把想的出神的李夏叫回了神,「啊,想出了神,原來大小弓是這麼來的,我就說,這麼蠢壞的政令,先皇是怎麼想出來的,不過也跟他自己想出來的差不多了,人以群分。」

秦王聽的眼睛都睜大了,瞪著李夏,李夏迎著他的目光,想露出幾分怯意,露到一半又放棄了,攤著手笑道:「你難道不覺得這什麼大小弓,蠢到極處,壞到極處?這麼個又蠢又壞的貴妃,先皇還能愛若掌珠,因為她自作自受死了,能空虛後宮將近二十年,還幽禁了娘娘,難道不是人以群分?」

秦王抬手按著額頭,片刻,嘿了一聲,「也不能全以群分,還有阿娘呢。」

「阿娘原本就跟他們不是一群啊,那個金貴妃,聽說也是金家女?旁枝?那金家這一枝還有什麼人?全具有既然是金貴妃的舊仆,怎麼不是金家的家僕,倒成了皇家的了?」

李夏一問一串。

因為金拙言,她對金家知道的最少,或者說,幾乎一無所知。

「金貴妃姓金,卻不是金家人,是金相極少時候,七八歲,或者只有五六歲的時候,有一回出城,碰到金貴妃和她奶娘,以及全具有,說是姓金,到京城尋親的,金相就把金貴妃主僕三人帶回了長沙王府,後來,好象是沒找到金貴妃要找的金家,金貴妃生的極好,也極聰明伶俐,就留在了金家,當金家姑娘養著,只不放族譜,不論排行。」

秦王說著,輕輕嘆了口氣。

李夏微微側頭斜著他,古家當初收養了先李太后,這金家,大約覺得他們收養的這個,是又一個李太后?只看這大小弓一件,這位金貴妃,跟李太后的差別,雲泥都不足以形容,這樣的人品德行,這樣的小聰明大愚蠢,她生的孩子,怎麼能入了金家的眼?入了金太后的眼,在這位金貴妃死後,成了金太后的長子?

因為先皇?

魏國大長公主必定是知情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