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零三章 擔當

第四百零三章 擔當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19 08:27 | 本章字數:3305

秦王將李夏送回永寧伯府,回到秦王府,可喜和春山兩人打聽的信兒,就都送進來了。秦王下了車,就吩咐請世子到書房說話。

金拙言進了上房,秦王剛凈了手臉,正在換衣服,示意長案的那份數目抄折,「這是各間粥棚每頓施粥的數目,我剛剛讓人抄來的,你先看看。」

金拙言拿過抄折,翻開就合上了,「我那裡也有,正要找你商量。」

「嗯,」秦王換好衣服,吩咐可喜,「你跟世子爺說說。」

可喜答應一聲,轉向金拙言,微微欠身道:「剛剛小的陪王爺去看各處粥棚,在報慈恩寺門口,王爺吩咐小的跟上幾個既沒進寺里,也沒進兩邊棚屋的人,小的挑人跟了七個人,後來又挑人跟了九個,先頭七個,有三個,走沒多遠,就併到一起,是一家的,看門戶應該是中等人家,大門沒關,方桌擺在院子里的樹下,有幾樣小菜,家裡還有一位老太太,一個中年婦人,五個人分了兩盆粥,另一盆,放在地上餵雞了。」

可喜沒說完,金拙言臉就開始泛青。

「其餘,有兩家類似,有一家好象更富裕些,有肉湯的味兒,還有兩家稍差一些,有一家家裡有病人,象是領粥人的母親,領粥人年紀約有十二三歲,是個男孩子,還有一家,領粥人只有七八歲,家裡一母一弟,弟弟正在母親懷裡吃奶,稍稍打聽了,這些人家都是有男子成丁的,都在外面做工掙錢,如今城裡人工難找,工錢比平時至少多出三成。」

可喜稟報完,垂手退下。

秦王點了點那份抄折,「這上面的數目,第二頓比第一頓多了三成,到第三頓,就暴漲了五成,今天中午這一餐,約有二十萬眾,整個京城,有多少人?各粥棚施粥,量又極大,照這樣施下去,銀糧夠嗎?」

金拙言臉上的尷尬濃的化不開,站了起來,「是我疏忽了,這些數目我都看到了,正打算來找王爺商量商量,各粥棚的米豆……」

「都是上等粳米,上等赤小豆,剛剛在二門裡,我問了幾個管事,我這府上,低等雜役,吃的是三等粳米。這確實是你思慮不周,倒怪不得這些市井之民,要說受災,確實是家家受了災不是?你坐下說話,你沒想到,我不也疏忽了?」

「是,米豆全部得換掉。」金拙言頭一回跌了這樣的大跟頭,坐在椅子上,滿臉渾身的難堪。

「已經施了一兩天粥了,再換掉……這一次得想周全,晚上先把赤小豆拿掉,你問問柏喬,再問問戶部,京城內外各個糧庫,浸了水還能吃的糧食有多少,今年要換掉的陳糧有多少,按價買下,把那些上等粳米和赤小豆,送到河工等各處。」

秦王路上已經理了理思路,金拙言一邊聽一邊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

「我記得黃清泉上次說過,河工和皇城司,環衛司各處,急缺人手,讓他抽些衙役,敲著鑼到各個粥棚去招募人手,一定要多說幾句,從下一頓起,這樣的好粥好飯,就沒有了,讓大家都趕緊挑個活。」

「好。」金拙言鬆了口氣,這樣就那麼突兀了,唉,一開始就應該陳糧煮粥。

「一會兒我讓府里管事也找點活計出來,到各個粥棚招募人手,黃清泉那邊用的都是男丁,我這裡,就安排些女子,甚至老幼也能做的活。」沉默片刻,秦王苦笑道:「以前先生說,小慈是大慈之賊,這一條,咱們都沒做到……」

後面的話,秦王沒說出來,阿夏能做到。

「是我大意了。」金拙言滿心的愧疚,「我們府上,也去招些人手,不拘什麼人,不過給她們一個自食其力的機會罷了。」

「還有,」秦王目光漸漸悠遠而冷,「救災,救急救命而已,陳糧以不許吃病人為限,還有……」秦王頓了好一會兒,聲音落低而冷,「米里略摻些沙子碎石進去,這粥,就是活命用的,當場吃完,不許拿走。要讓他們但凡有一絲活路,都不想來吃這碗善粥,施上幾天,看看還能留下多少人。」

金拙言帶著幾分愕然看著秦王,這肯定不是他自己的意思,這些話里的冷酷刻薄,簡直和郭勝如出一轍……不是郭勝,是阿夏。

想到阿夏,金拙言怔怔忡忡的出了神,他一直在想那份生機在哪裡,難道就在這份冷酷上?

郭勝是怎麼殺的乙辛,柏喬和他推演過幾回,不論怎麼推演,乙辛扔出了孩子,郭勝必定沒接,不但沒接,而且絲毫不為之所動,這份狠厲冷酷,他捫心自問了無數回,他做不到,柏喬含糊了句他也許能做到……他覺得他也是做不到的。

阿鳳說,郭勝說過,九娘子是大慈悲……

他和他做的事,中間需要忍下多少心,狠下多少心?譬如那個被人扔出來的孩子……

「拙言?」秦王看著怔忡出神的金拙言,微微提高聲音叫了句,「嚇著你了?」

「何至於!」金拙言答的飛快,看著秦王,猶豫了片刻,還是低低問了句,「是阿夏的建議吧?」

秦王眼皮微垂,沒答話,以差換好,粥里摻沙這樣世人眼裡的陰損事,哪怕對著金拙言,他也不願意拉出阿夏,這該是他承擔的事。

「這是大慈悲,我現在就去,這不是咱們一家的事,把大家叫過來一起商量過才最好,我去了。」金拙言不再多問,站起來道。

秦王起身,送到屋門口,看著金拙言大步出了垂花門,怔忡了許久,才慢慢踱回去。

賑濟七八人組,江府那位幕僚依舊是金拙言說什麼都點頭贊一句極好,三位皇子面面相覷,卻不願,更不敢表態,黃府尹是經歷過不知道多少回,深知其中關竅弊端的,他只是不願意擔這個罵名,他也犯不著不是,這會兒金拙言提出來,他這贊同,誠心實意。

柏喬是個極其聰明的,金拙言那一串施粥的數目念到一半,他就明白了。

不過一刻來鍾,這章程就議定了。

柏喬動作極快,出來就急急吩咐趕緊清查他轄下的大大小小各個糧庫,不等戶部有信兒,他這邊的浸水糧、陳糧,已經開始往城裡運送了。

這是大事,江府幕僚散了出來,就急急忙忙去尋江延世,江延世凝神聽幕僚稟報,沒等幕僚說完,就眉毛挑的老高,那位王爺還有這樣的擔當?那當初幹什麼去了?怎麼到現在才想起來?

江延世才鄙薄了一半,就落下眉毛消散了,他也沒想到。

這樁差使,他領的也有一份,派了一天多的上等米豆濃粥,再換成陳糧爛粥,那這場善事,翻手就能成為能掀出無數風浪的惡事,真是好機會,可惜他也身在其中,還贊成了……不贊成的話,那位王爺把施粥這鍋甩給他,他可擔不下,不能不贊成。

就算這樣,他這份擔當,也十分難得。

江延世站在窗前,目無焦距的看著窗外的花和樹,好半天,低低嘆了口氣,算了,皇上春秋正盛,這會兒可犯不著生死相見,象明尚書那樣,刀撥的太早了,落在皇上眼裡,那就是自殺。

還是捧個場吧,畢竟,也是自己的差使。

」去跟大管事說一聲,就說我的話,讓他找點活出來,每個粥棚,每天走兩趟,招些干雜活的人,隨便找點活給他們干,或是找個地方讓他們出力就行。「

江延世叫過楓葉吩咐道,楓葉答應了,剛要出去,江延世又補了一句,」先去跟老太爺打個招呼。「

楓葉垂手應了,退幾步,急忙出去傳話了。

黃府尹動作最快,散了出來,立刻就安排精幹的衙役書辦等人,到各個粥棚敲著鑼,貼了一張張河上,皇城司等等各處招人的告示,衙役提著鑼不停的敲,不停的喊,喊一遍工錢優厚,大米白饅頭管夠,再喊一遍,這粥棚從下一頓起,可就是陳米陳糧了。

秦王府的管事晚了沒多久,也帶著僕役挨個粥棚招人,不論男女,長沙王府緊跟其後,江家也就晚了一會兒,接著是陸家,阮家,永寧伯府等各家,都打發了管事家僕,挨個粥棚敲鑼招人。

傍晚,上等粳米赤豆粥就換成了浸水陳糧雜娘粥,柏喬抽調了些皇城司廂兵,每個粥棚放了兩三個,虎視眈眈守著,但有抱怨的,就上前打量質問,怎麼不去幹活掙口吃的,這活到處都是。

秦王金拙言柏喬等人,連江延世在內,都悄悄坐車挨個粥棚看了一趟,總算平平安安,別人還好,黃府尹長長一口氣松下來,念了不知道多少遍佛。

幾天後,等到粥棚的粥換上全部陳糧又加了沙子時,最後一批想捱下去的人,也跟著招人的各家僕從們走了,留下來的,幾乎都是孤殘老幼的幾乎無力照顧自己的可憐人,人數極少,黃府尹請了金拙言的示下,挨個問清查清,登記造冊,將這些人分別安置。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