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四百零四章 釜底抽薪

第四百零四章 釜底抽薪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8-06-19 16:22 | 本章字數:3301

永寧伯府側門,郭勝急匆匆進去,找人捎了話,有急事要見李夏。

李夏很快出來,郭勝兩隻眼睛裡閃著興奮的光芒,欠身見了禮,低聲笑道:「姑娘,咱們運道好,盯到頭緒了。

這三四天,陳江一直在南城根一帶,幫著看方子寫信什麼的,他手頭壓著那樁大案,哪有這份閑心?但凡他多說了幾句話,或第二回又找上去說話的,我都讓人去打聽來歷。

今天辰末左右,陳江和一個叫熊大的,說了好一會兒的話,銀貴立刻就讓人報給了我,這個熊大,五六年前找過訪行,想讓訪行替他出面,求個公道。」

李夏眉梢微挑又落下,陳江找到苦主了。

「我先把朱喜叫過去問了,這件事兒朱喜知道,因為這個熊大,當初要討公道的人家,是現在的計相趙長海趙家,朱喜那會兒已經很慈悲了,找人勸熊大打消了主意,又讓人給他找了個活計,在南城根一帶安了家,不過,朱喜說熊大一看就是個倔犟性子,還是個能隱忍的,當時答應算了,只怕是無望之下的無奈之舉,不一定真算了。

全氏兄弟下了大獄這事,沒有明旨,加上這場水患,全氏兄弟的事,市井之間還沒傳開,這會兒,熊大還不知道。」

「熊大的案子怎麼回事?是趙家的哪一位?」李夏聽說是趙長海家,微微蹙眉,這個陳江,不是很聰明么,這頭一個找上的人家,可不怎麼聰明,嗯,也許不是他找上的,是他碰上的。

「也算不上趙家,朱喜說,熊大家在離京城兩三百里的陳留鎮,是鎮上數一數二的富戶,一家門都是還算本份的莊戶人家。」

「還算本份?」李夏疑惑了一句。

郭勝笑道:「姑娘聽聽就知道了,陳留一帶,皇莊多民庄少,賦稅勞役就重,這熊家,說是有四百多畝地,每年交租,熊大說他爹都心疼的病一場,後來,也不知道是親戚中,還是鄰居中,有人將地投獻給皇莊,皇莊的地租,比國賦少,說是還少了挺多,熊大他爹就動了心思,託人找了門路,將地投獻到了皇莊名下。」

李夏低低冷哼了一聲。

郭勝乾笑幾聲,「誰知道剛投獻了不到半年,趙長海的大兒子趙遠書陪新婚的妻子江氏到陳留查看江氏陪嫁的一處莊子。熊家這幾百畝地,正好彎進江氏的莊子里,當初江氏出嫁時,江家就找過熊家,想買下這塊地,熊家不肯賣,趙遠書陪江氏去看莊子,舊事重提,那塊地就已經是可買了。熊家一分錢沒拿到,地卻沒了,成了江氏的陪嫁莊子。」

李夏哈了一聲,這事兒可真是,這熊家到底是蠢,還是運道實在不好?或者是,兼而有之。

「熊大他爹找到皇莊庄頭說理,反被打了一頓,當場打死了,熊大他娘也連驚帶嚇,一口氣沒上來也沒了,熊大三個弟弟,一個和他爹一起被當場打死,另兩個,一個逃了,說是能熊家留條根,一個年紀小,跟著大哥大嫂一家子來了京城,後來一病沒了。

這事兒,認真論起來,至少熊大這一家子的事,論不到趙遠書頭上。」郭勝看著李夏。

李夏臉上說不出什麼表情,熊家死了半家門,論律法是跟趙家搭不上,可趙家敢向皇莊里伸手拿地,不管趙家給沒給銀子,給了多少,這都是件能讓皇上暴怒的事兒。

至於經手的庄頭,不管是誰,在皇上心裡,大約都夠得上活剮的大罪了。

「這樁案子,熊家投獻違律,庄頭接了熊家的幾百畝地,接著又給了趙家,不管是給,還是賣給,都是大罪,這樣的事,又近在陳留,全具有,或是全氏兄弟,不可能不知道,就算真不知道,也是失察大過。還有就是當場打死了熊大他爹,和熊大弟弟,只要能找到一個兩個證人就行,只是,熊家到底算農戶,還是算皇莊佃戶,又在兩可……」

「這些都不要緊。」李夏打斷了郭勝的話,「庄頭也罷,全氏兄弟也好,敢往皇莊里伸手拿他的東西,敢把他的地私自給了別人,這一件,才是大罪。」

郭勝呆了片刻,李夏斜著他,「想想皇上的脾氣,這樁案子要是捅出來,趙長海這計相的位置,只怕都得動一動。」

郭勝接著呆了片刻,突然失笑搖頭嘆氣,「姑娘的意思?」

「把熊大一家送走,找個穩妥地方好好安置,這熊大以後還有用,好好活著不能死。讓朱喜去試試,這是個機會。」

郭勝垂頭應了,退了出去。

李夏坐在椅子上,慢慢喝完了半杯茶,才站起來回去明萃院了。

南城根熊大那間已經清乾淨淤泥的小院里,只有正屋點著一豆燈光,熊大坐在院子里,仰頭看著天,怔怔的發獃。

院門推開,熊大媳婦田嫂子進來,反手關了院門,上了門栓。

「是誰尋你?說到這麼晚。」熊大看著媳婦進來,站了起來。

「咱們進屋說話。」田嫂子神情鄭重,和熊大一前一後進了屋,關了門,又噗一口吹熄了燈。

「出啥事兒了?到底是誰找你?」熊大有點兒驚心了。

「是咱們南城那位二等媒婆楊嬤嬤。」田嫂子聲音壓的低到不能再低了。

「楊媒婆?她找你幹嘛?」熊大愣了,「咱們大哥兒今年才八歲,要說親……」

「人家是二等媒婆,說親能說到咱們這樣的人家?你想哪兒去了,不是說親的事,是大事。」田嫂子悠悠嘆了口氣,「他爹,你跟我老實說,今兒個,是不是有人找你,讓你出首咱們那個案子?」

熊大嚇了一跳,「你怎麼知道?我還沒跟你說,誰都沒說,你怎麼?」

「他爹,咱不是說好了,這事不提了?」田嫂子神情哀苦,「我不是抱怨,當初要投獻,我怎麼說的?阿爹他上了年紀,糊塗了,你也……算了不說了。

這幾年,咱們在這京城,天子腳下,到處都是有學問的人,當官的人,貢院門口還有一堆寫狀子代打官司的,還有衙門裡,咱們也沒少去看熱鬧聽案子對不對?

咱們這案子,這個理兒,你不是都聽明白了?咱那地,是你和阿爹按了大紅手印,就是不要錢白給人家了,官府備了案,咱們都是親眼看到的,後頭咱們再租回來種,也是按了手印的,人家賣人家的地,可不關咱們的事兒。」

熊大垂著頭,一言不發。

「弟弟是被人家打死的,可阿爹,阿娘親眼看著,我也親眼看著,你不也看到了?阿爹是自己一頭碰死的,人家沒攔著他罷了,碰,總是他自己一頭碰上去的啊,他就是沒想到,人家沒攔著他。」

田嫂子聲音里透著哭腔,「二弟拎了把柴刀衝上去要砍人……他爹,就算阿爹和二弟都是被他們打死的,咱們是人家的租戶,有租約,白紙黑字清楚寫著,打死了,也就是一條命賠三十兩銀子,阿爹和二弟抬回來的時候,人家給了一百兩銀子,保長經的手,他爹,你還想要什麼公道?」

「這世道……」熊大聲音啞的哽的幾乎說不出話。

「別怪這世道了,這世道成千上萬年,都這樣,阿爹不生了取巧的心,也沒有後來的事,這事兒,咱們說好了,不再提了。」

「人家找上門了。」熊大抬頭看向媳婦,黑暗中,只能看到隱隱的輪廓。

「那邊找上門,這邊也找上門了,楊嬤嬤說,是朱老爺託付的她,說朱老爺也是受人之託,讓咱們離開京城,是去平江府,杭州府,或是別的什麼地方,都隨咱們,咱們自己走也成,她找人送咱們也成,楊嬤嬤說,人家之所以託付朱老爺,朱老爺之所以託付她,是怕咱們信不過,她說,讓咱們放心,說這是朱老爺給她打的保票,她也能給咱們再打個保票。」

「出了京城……你答應了?」

「嗯,他爹,歡哥兒多聰明靈氣,一個學裡,就數他最聰明,讀書最好,還有福妮兒,我這肚子里……他爹,算了,咱們走吧,阿娘臨死前,一遍一遍交待,不要報仇,好好活著,就是報仇,也得等咱們真有了本事。」

熊大抱著肩膀,由蹲而滑坐在地上,好半天,猛抽了口氣,又呼了幾口氣,「他讓咱們什麼時候走?」

「說是越快越好,天亮前吧,我去收拾幾件衣服,我跟楊嬤嬤說了,讓她找人送咱們,我挑了平江府,那裡有學問的人多,又富庶,楊嬤嬤說了,給咱們三百畝良田,或是一間鋪子,隨咱們挑,路上,咱們再商量商量。」

田嫂子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來,往屋裡進去。熊大緊跟在她後面,隱約的光亮下,默然看著忙個不停的媳婦兒。

天色大亮的時候,熊家這間小院里,房門大開,院門虛掩,院子乾淨整齊依舊,屋裡卻一片凌亂,里里外外,已經空無一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